迎[然影坛]
热线电话:0471-4682078 15847141899
新首页 | 注册 | 搜索 | 会员 | BLOG模式 | 
用户名: 密 码:    
切换为不分页显示
【首页】→ 【影视】→ 主题:[原创] 碓臼沟的笑声
字体:    回复
 返回列表 跳至页首跳至页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原创] 碓臼沟的笑声
admin(2012/4/10 16:48:29)  点击:19898  回复:0  IP:110.17.245.*
电影文学剧本              

碓臼沟的笑声

作者 霍忠胜













二零零七年七月
《碓臼沟的笑声》故事梗概

在我国北方农村,有一个方圆六十多平方公里的偏远山区,这里景色迷人,风景秀丽,就是‘稍有名气’的碓臼沟。它里边分布着八个自然村,共居住着一百五十多户人家,四百多口人。这里远离市区,距最近的乡政府所在地还有二十五公里的山路。从前,因为这里偏远,人口稀少,上级一直把这里作为迁移的对象。所以,这里既没有电也不通公路。这里的人们购买生活日用品和推米磨面都离不开驴驮、人扛,同时还得花去两天的时间,来回走五十公里的山路到乡政府所在地办理。现代生活好像远离他们:“自行车不能买,电视买不得,手机没信号,洗衣机买上也转不了;有物难换钱,有钱花不出;担水河里挑,喝水铁锅烧,腥味去不了;有病拿命熬,没病就最好。”就是这里人们生活的真实写照。
还好,上级为了照顾这里的孩子上学,保留了一所小学,可是难往来派老师……
土生土长的青年小伙子,宁愿在外打工,也不愿回到村里。更谈不上有哪一个姑娘愿意嫁到这里来。
为了下一代,村里人不得不重新抉择,这不,等待收割完了庄禾,处理完了牲口,不少人就要搬家。
可是就有这么一位青年从部队复员回来,不在省城找工作,却当了这里的支书和村长。他立志要把碓臼沟彻底改变面貌……
却逢市里为了落实党的三农政策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把这里规划为重点开发的对象:建旅游区。决定给这里拉电、修柏油路。这一消息如同一颗炸弹,在这里炸开了花:有信的,有怀疑的,还有观望的。
这几天乐坏了任亚军也忙坏了任亚军:为了能早日拉上电,早日通了公路,上上下下到处奔波……
听到这个好消息:春花不走了,当了代课老师;秀秀不走了,决定嫁给狗娃;出去打工的也准备回来;
这不,电力公司勘察设计院的人员到了,东滩市市委古书记又亲自出马跑交通厅去了……
说个容易实施难,这必竟是个花大钱的事,光拉电就得四、五百万。电力公司全年的计划资金早已分配完,还有不少急需项目在等待……
村民们的希望化成了泡影,70%的人家要搬离。这愁坏了任亚军:情急之下,又给古书记写信……
古书记收到信后立即赶往省城
同时,一个偶然,小学老师的一封忘写姓名,夹带照片的信,误投到了电力老总的手里。照片上:煤油灯下读书的孩子、推着石磨的老人、挑水的人们、美丽的风景,深深打动了老总……
古书记的到来,双方决定共同贷款投资为碓臼沟提前送电。
路不通,电力设备无法运送。市委为了运送电力设备,决定先修简易公路。
栽杆、架线的施工现场:某些高山地段汽车难以到达。沉重的水泥杆、变压器、坚硬的岩石;艰辛的电力工程技术人员;倾巢出动的全村男女老少;谱写出一曲曲感人的赞歌。
送电那天,电力公司老总来了、东滩市市委古书记来了。
电灯亮了、电磨转了、电视机有图像了……
人们的脸上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二零零七年六月


剧中人物表
任亚军———复员军人、碓臼沟行政村支部书记兼村长  25岁
春花——————      任亚军的未婚妻、村小学老师  24岁
狗娃———————————     村民(未婚男青年) 25岁
秀秀——————————— 村妇(离婚后带一孩子) 26岁
扎根———————————   村民(养牛、羊大户) 35岁
古书记——————————        东滩市市委书记  55岁
学区主任—————————        沟门乡学区主任  45岁
韩旭东—————  任亚军的战友、电力公司老总助理  25岁
常有利——————————(绰号:常有理)  村民  40岁
电力公司老总—————————                    55岁
侯金——————————(绰号:猴精)村民        40岁
群众演员
春花妈—————————————            村妇  47岁
辣妹——————————————            村妇  28岁
村民甲—————————————              男  35岁
张主任————————  王工同学、地质项目办主任  50岁
电力工程技术人员若干名
小学生若干名   中学生一班人       教师2人     
民工2名       村民50多名
1   山路上     日外
任亚军兴匆匆地走在回村的山路上,路边高矮的灌木丛,数不清的野花、令人心旷神怡。
眼前一朵漂亮的野花吸引了任亚军……
(闪回)
在上学的路上,遇见与这朵同样的野花,任亚军上前采了下来。
春花:“亚军哥,给我。”接过去闻了闻:“真香,快给我戴到头
上。”
任亚军:“满山都是,你戴得过来吗?”
春花:“不,我就要这朵。”
任亚军把花给春花戴在了头上:“真美。”
春花:“你真好!”亲昵地挽住任亚军的一只胳膊,继续走在上学的路上……(闪回完)
  任亚军手里握着花,美滋滋地笑着。
他大步流星地继续赶路,不一会儿到达山顶,放慢了脚步,又坐在了一块石头上。眺目远望:崇山峻岭,蜿蜒起伏;山腰原始林、人工混交林郁郁葱葱;山下小河银光耀眼;沟湾的庄稼地里片片油绿;错落的村庄炊烟袅袅……
任亚军自言自语道:“这回我可要大展宏图了。”
(闪回)
      A   乡会议室  日内
墙壁上悬挂着“西沟门乡建设新农村工作会议”
乡长:“下面有市委古书记宣布市委、市政府对我乡碓臼沟的规划决定。”
任亚军猛地一惊坐直了,听着……
古书记:“下面我宣读:(无声)……将碓臼沟规划为旅游区,列为我市重点开发的项目。涉及的电力、道路问题力争尽快解决……
听到这里任亚军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呼喊道:“万岁、万岁……”
任亚军的举动惊得全会场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B   会议室外  日内
满脸带笑的任亚军夹在散会走出的人群中。
乡长过来:“任亚军,你到我办公室来,古书记找你。”
同事:“这下你闯大祸了:咆哮公堂,扰乱会场秩序,够你小子喝一壶了!”拍了拍任亚军的肩头:“下午讨论会也不用参加了,直接进看守所得了。”
乡长白了一眼:“乱讲啥话哩?”
  C  乡长办公室  日内             
    乡长和任亚军进来。
古书记:“快,请坐。”
任亚军:“古书记,我在会场上失态了,对不起。”
古书记:“小任啊,我又没有责怪你,检什么讨?相反我被你的激情感动了。证明你心里时刻装着碓臼沟,时刻挂念着那里。”
任亚军不住点头……
古书记继续说:“你从部队回来,立志改变碓臼沟的面貌,各级政府支持你。这个规划就是按照你的《碓臼沟的新农村构想》设计的,这下你满意了吧?现在交给你三个任务:一要稳定人们的情绪;二要配合好旅游区的建设;三要带领广大群众加快新农村建设步伐,也就是在实现你的《构想》……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
任亚军:“我希望上级能尽快把电和路给通了。”
古书记:“我知道你就要提这要求,这两项就一千万哪!我也得到处央告去,如今的缘不好化哩。”
(闪回完)
2  碓臼沟打谷场  日外
一伙村民在闲聊.
村民甲:“扎根,你是不是也搬家呀,见你卖牲口哩?”
扎根:“嗯,为了孩子念书,将来找个媳妇咋的,不挪动不行了。”
村民甲:“叫扎根,看来不在碓臼沟扎根了,你爹妈白给你取这名字了。”
扎根:“事物总是在不断地变化吗?去别处再扎吧。”
老汉甲:“你们有腿的都走哇……”伤感地。
村民甲:“你们也走吧,撇下你们这几户老人,种又种不下去,收又收不回来,夜里黑灯瞎火的,叫狼吃了也不知道。”
狗娃:“狼吃了哇倒不至于,反正有个病病灾灾的,请不来个大夫也是个事。”
老汉甲:“我们拿甚搬?”
扎根:“嘿,说不定我们搬走后,乡政府把你们这些孤寡户,请到敬老院一块养起来。”
另一老汉:“死到临头了,再把这把老骨头扔到外面去?”摇摇头。
村民甲:“去了敬老院起码吃住有人管,点的是电灯,看的是电视,也享受一回城里人的生活。”
老汉甲:“故土难离啊!”
任亚军从远处回来,见一头毛驴在啃树,拣起树条将驴赶回到村内。
大伙儿循声望去:“村长回来了。”
狗娃喊道:“那驴是你未过门媳妇家的,不能打,让春花看见了黑夜非给你脊背不可。”
大伙儿轰笑……
侯金:“媳妇,嘿,不一定跟他不了。”
大伙儿:“快说,咋回事?”
任亚军已经走了上来,侯金看了一眼,将话噎了回去,众人都迎向了任亚军。
狗娃上前:“村长开会回来了,一定带回来好烟。”随手从亚军兜里掏出了两盒烟,高兴地举了起来:“真的有好烟慰劳大家!”
任亚军:“别胡闹,这是招待贵宾的。”随手将香烟夺了过去。
狗娃看了一眼表情严肃的村长,脸上也没了笑容:“咱们这地方‘跌死圪翎(当地的一种土松鼠),踒死蛇的’,要饭的也不敢来。”
任亚军将烟握在手中:“我告诉大家一个特大喜讯,市里决定要把我们这里建成旅游区了,还要给我们村拉电、修柏油路。”
村民相互看了看,疑惑地,嘴里嘟哝着:“又是‘狼吃鬼哩,没影’的事。”
扎根:“大集体时候就吵吵上了。”
任亚军:“这回不是狼吃鬼了,而是‘唢呐手的嘴’了。”
大伙儿:“啥意思?”
任亚军:“准了(肿了)!我连文件都看了。”
村民们相互看了看,半信半疑:“难道这回是真的了?”
3  小学校园  日外
任亚军路过,办公室锁着,教室门敞开。孩子们有的在校院内扎堆看书,有的在玩石子棋,有的几个在追逐打斗。
两个玩累了的孩子走过来:“班长,我们想进教室凉快凉快?”
班长:“不行,把教室弄脏了,老师来了会生气的。”
4  春花家院内 日外
任亚军高兴地推门进入,在收拾东西的春花妈抬头瞟了一眼任亚军,没有搭理他,继续干她的活。任亚军径直向正在洗衣服的春花走去:“春花,我给你带回来个特大喜讯……”
春花阴沉着脸:“不听。”随即将拧成一团的衣服,重新又掷向水中,溅了任亚军一身,转身进入屋里,随手将门关了一下。
任亚军不顾身上的水:“春花,春花,你听我说……”推门跟了进去。
春花妈看了一眼跟进去的任亚军,冲着屋里高喊:“春花,寻毛驴圪,这个枪崩货又跑哪去了?套上推磨去。”走出院门。
5  春花家 日内
春花生气地倒坐在炕沿上:“拉电、修路,吵吵多少年了,我打小就听到了,耳朵都听起茧子了。我再问你一句,到底你跟我走不走?”
任亚军:“这个问题一会儿再谈,先说拉电……”
春花把脸扭向一边。
任亚军跟随着春花转动的脸:“这回是真的了,这次开会市委古书记也来了。”
春花:“那是安抚人心。”
任亚军:“这回是开发旅游和建设新农村。”
春花:“旅游,咱们这儿有啥呀?”
任亚军:“咱们这儿青山绿水的,正是城市没有的。你看看:咱们这儿的空气正是城市人说的——天然氧吧;漫山的天然林景色迷人,林内的蘑菇、黄花、蕨菜城里人叫——绿色食品;庙宇也有,白桦沟的召庙;动物也有哇,野鸡、野兔、狍子、狼……”
春花:“别说了,这是猴年、马月也等不来的事,我就想进城。大学没考上,本来想等你在部队提了干,把我和妈接到城里住,谁知你几年的兵白当了,又回到了这穷山圪崂了,今年我已经二十四岁了,连个电灯也没点上,别说看电视了(哭诉着),我再委委屈屈在这儿活一辈子,干脆等于白活了。这次你听我的也得听,不听也得听。我表姐已经给在城里联系好出租房子了,庄禾收了就走。咱们进城后我到饭馆端盘子,你再去电网公司找你战友”
任亚军:“这……”
春花:“这什么呀这?在部队当了五年兵只混了个班长,复员回来你战友给你在省城安排当保安,你又不干,非要回来当这个破村长……”
任亚军:“我还兼着行政村的支部书记呢,管着八个自然村哩。咋了?”得意地。
春花被气得蹭一下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咬着呀:“瞧你那点儿出息!”一把将任亚军推出了门外,将门闩插上,背又靠在了门上哭了起来。任凭任亚军在外边叫喊:
OS:“春花,你听我说……”
6  狗娃家门口  日外
狗娃正在扫门外的道路,任亚军过来。
任亚军:“狗娃,你下午去一下各家各户,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稳定一下人们的情绪,顺便把这些退耕还林补贴款按名单发下去。我去一下其它村子。”
7  春花家  日内
春花手里拿着她和亚军的合影照片,趴在柜顶上哭泣……
妈妈在一旁唠叨:“春花,听妈一句话,亚军不走也好,趁机会你跟他一刀两断,让你表姐在城里给你再找个好的。”
春花生气地:“妈,你说啥哩,哪容易吗?”
妈妈:“这有甚哩?没结婚,又没孩子的。结婚生了孩子的还离婚哩,这也是为你好。”
春花:“这哪像一个当大人说的话哩,半路离婚就好?秀秀姐那样半路离了婚,又带个孩子,多可怜。当初那不是为找城里的,没感情基础,结果呢?”
妈妈:“你俩这哇有啥感情哩?还没有结婚,他就不听你的话了,结了婚还不得处处依着他。”
春花:“我们俩从小一块长大,从小学到高中又是同班同学,在学校他像个大哥一样地护着我,上学的路上,山路难走的地段他就手把手地拉着我;那年参加高考的前一天……”
(闪回一)OS:(春华)“我俩走在半道上,突然下起了雨,山路很滑,我一不小心把脚葳了,是他整整背了我十里地。等把我送到乡医院时,已经是大半夜了,第二天我俩都发了高烧,打起了吊瓶,耽误了考试。“
(闪回一完)
春花:“是我连累了他,他学习也那么好,当时肯定能考上重点大学的。”
妈妈:“你也没有那上大学的命,第二年补习的时候,你爹又死了,(擦了擦眼泪)那他也咋就半路地不补习了?”
春花:“您还没有看出来?他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
(闪回二)
春花家  日内
辣妹进来:“春花,亚军当兵走了,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春花惊愕地:“啊……”
春花含泪打开了信:OS:(亚军)“春花,我参军走了。你会问我为什么不补习了呢?因为你突然不念了,我一个人实在静不下心来,我们不是说好了双双进大学的吗!……
你知道你走后我是怎样过来的吗:
高中补习班教室  日内
老师给学生讲课:“下面大家把这道题算一下。”
任亚军抬起头看了看春花空荡荡的位置,低下头什么也做不出来,气得将稿纸撕下,揉作一团……
(闪回二)
教室内   夜晚
几个同学在温习功课……
一女生过来:“任亚军,给我讲讲这道题。”
(幻觉)春花过来:“亚军哥,给我讲讲这道题。”
人亚军接过题看了看:“春花,这道题是你给我讲过的?!”
众人大笑……
女生:“我看你是想春花想疯了。”
(闪回三)
水房   午内
任亚军衣服盆内的水早已溢出,水龙头还在哗哗流着,也在洗衣服的几个女生抬起头看了看。
(幻觉)春花过来:“亚军哥,我给你洗把,看你笨手笨脚的。”
(闪回四)
班主任办公室  日内
班主任手里拿着作业本气愤地:“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补习的成绩?倒退了。同学们说你神经了,我看你是真的神经了。一个优秀生尽然……”
(闪回五)
春花哭作泪人一般……
辣妹:“姐知道你难过,你就给他写信吧。”
(闪回完)
春华妈:“我懒得管你们。”生气地走了……
8  任亚军家  午内
一家三口人在吃饭。
母亲:“亚军,你不随春花去省城,我看你这个媳妇也没指望了。”
亚军:“妈,您说啥哩,我也走了谁管您们?”
母亲:“那还是媳妇当紧哇。”
亚军:“咱们这儿也马上就好起来了,城里更不好混,她进了城还得再回来”
母亲:“傻孩子,春花模样又好,又有文化,谁见了不动心?我看进了城,用不了几天就变心了。”
父亲:“犟,犟,我看打你一辈子光棍儿去吧!”把空碗一推,坐在后面抽烟去了。
任亚军:“我的事您们就别管了。”
9  扎根家  夜内
两个孩子在油灯下写作业,相互争执光亮。扎根干完活回来,上了炕。
扎根女人边做饭,边责骂两个孩子:“你们俩躲开点儿亮,我咋做饭?”
两个孩子往后闪了闪,光亮透了过来。
扎根:“你们老师回来了没有?”
两个孩子同声:“还没回来。”
任亚军进来。
扎根夫妇:“快往炕上坐,你们俩别写了,腾开地方。”
任亚军:“让孩子写得哇,我就坐在这儿说会儿话。”跨在了炕沿上。
扎根递过了烟:“那你抽烟吧。”
任亚军接过了烟点燃:“扎根叔,听说您也要搬走?”
扎根:“就为了他们的前途,要不然我才不想搬哩。你也知道我这家业,就不数了。咱们这儿,驴驮人扛的,到时候啥也带不走。古语说得好‘家越搬越穷’。”
任亚军:“您这不是很明白事理的,为啥非要搬?”
扎根:“谁有点奈何搬家哩?这不是没办法吗,原来想的庄禾收了再搬,谁想这圪且(北方方言:将就,凑合的意思。)也圪且不下去了,尽快就得搬。”
任亚军:“咋回事?”
扎根一指孩子:“这不,他们的老师回家走了一个星期了,还不见人影。这书能念成吗?”
任亚军:“学生娃娃的事您别着急,我先叫春花给代一天,明天我就去学区问一问。”
10  春花家  晨内
春花:“什么,让我给那些屁猴儿代课?亏你想得出来,我代不了。”
任亚军:“咱们村就你我高中毕业,你不带就没人了。”
春花:“有人没人,与我有啥相干?”
任亚军:“咋就没相干了?你想想,这些孩子上不成学,有二十多户马上就得搬家,那我们村不就真的塌户了吗?”
春花:“迟走早走不都是一样的?你不走还不让别人走。”
任亚军:“好不容易盼来好时候了,这个村子不能塌户。我求你了,我知道你能代,顶多两天,我这就去学区问咋回事。”
春花:“你别在这儿磨牙了,我不会给代的。”要拉亚军出去。
任亚军:“你别赶我走,听我说,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孩子上不了课哇?再说了,你学会了代课,进了城说不定还能招聘代课哩?”春花一下停住了拽亚军的手……思索了起来……
11  学区主任办公室  日内
学区主任递过来一杯水:“任书记你来得正好,这几天我急得派人通知你们,可是谁也不愿意跑那五十里的山路,就耽搁到今天了。”
任亚军急切地:“主任,咋回事?”
学区主任:“李老师那天从你们那儿走时已经很晚了,走到半道天就黑了,一个人有点儿害怕,深一脚浅一脚地,一不小心从山崖上滚落下来。幸亏悬崖不高,左胳膊摔成骨折,身上多处外伤……。后来他忍着痛走回来,已经是第二天七点了。”
任亚军焦急地:“现在怎样了?我去看看他。”就要起身。
学区主任示意坐下:“我们伙同他家人已经把他送到省城大医院了,你放心吧。咱们先商量你们哪个学校怎办?”
任亚军:“再派不去老师了?”
学区主任:“再派不去了。年年因为往碓臼沟派老师快把我愁死了,今年是新分来个师专生,才把他派了去,谁知半路又出了个这事。”
任亚军:“市教委的意见?”
学区主任:“再派不去老师的话就有让合并的意思,就是合并在乡里小学。”
任亚军:“那可不行,孩子们太小,住校没有自理能力。”
学区主任:“我也是这样考虑的。”想了一会儿“哎,你们那儿就再没有文化程度比较高的人了?比如高中毕业的。”
    任亚军:“就我和我对象是高中毕业,她庄禾收完了就要搬到省城了,今儿个的课是她在给孩子们上的哩。”
学区主任一下来了兴趣,乐得满脸笑容,拍了一下桌子:“太好了,有救了!”
任亚军:“什么有救了?”
学区主任:“就叫她代。”
任亚军:“人家只答应给代一天。”
学区主任:“她不是你的对象吗,工作由你来做,就让她代。情况特殊就免试了,报酬和正式教师一样。我现在就给局长打电话……”
任亚军赶紧过来将主任拨电话的手按住:“我得回去跟她商量一下。”
学区主任:“别人都争、抢不来的好事,她哪能不愿意?代上几天就舍不下那些孩子了。”又拿起了电话……
12   臼沟小学 日外
教室内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13  学区主任办公室  日内
主任放下电话:“市教委同意了。(取出表格)让她填好,贴上相片,尽快送来。再特殊照顾你们那儿一千块办公费(任亚军接过钱签字),寒暑假还得来培训。你现在就上街给他们购买点办公用品,中午我请你。”
任亚军:“不了,我买上就直接回去了。”
主任:“你今天已经走了五十里山路了,就别回了。”
任亚军:“别忘了我是军人出生,五十里山路用不了三个小时。”
主任:“那你路上一定小心。”送出门……
       14  西沟门镇农贸市场  日外
     任亚军背着办公用品,又调选扫帚,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院落,门口写着:“收羊”,他抬头看了一下正要绕过去,突然嘻嘻哈哈从院子里走出来两个人来……
    羊贩子甲:“这五千给你。”
羊贩子乙:“不,大哥,我要不了这么多。”分出一多半退还给甲……
羊贩子甲:“叫你拿就拿上,废什么话?”挡了回去。
羊贩子乙:“这多不好意思?”
羊贩子甲:“只要你跟上我不会亏待你的。比如收羊,就得去碓臼沟这交通不便、信息不灵的地方。那破地方,给什么价咱们说了算。”
羊贩子走后,任亚军进了院内,见到老板。
任亚军:“老板:收羊啥价?”
老板:“活秤四块八,一斤。”
15 春花家  夜内
春花沉着脸,倒坐在炕沿上:“我不代,等收割完庄禾就搬家,这破地方,我是一天也不想待了。”
任亚军:“你不要老想着大城市,你进了城,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怎么生活?”
春花:“我打工。”
任亚军:“打工卖苦力能挣几个钱?到时候连房租也不够。在这儿家门口每月加上各项补贴就能挣将近二千元左右。别人求也求不来的,可你倒好。”
春花:“那我也不愿意,打工不成我就在城里再找一家人家,总不会把我饿起吧?”
任亚军气得咬咬牙:“好,你就到城里找你的去吧!”转身出了门。
很响亮的关门声,母亲惊了一下:“孩子,要不再想一想。妈要不是为了你,也不想扔下咱们的这个家。”
16 春花家院内  晨外
一群小学生每人背了一捆草进来,春花和母亲从屋内出来:“你
们这是?”
学生:“老师,我们怕你给羊割草,不能给我们上课。”
学生甲:“老师,你还教我们吗?”
    学生乙:“老师,你不教我们,我们就念不成书了。”
大伙儿都围了过来:“老师,你就教我们吧!”
春花摸摸孩子们的头……
(闪回)
村小学校园内  日外
上课钟声敲响,一位小女孩(春花小时候)站在校园外,眼巴巴地看着孩子们争先恐后地进入教室。
春花家  日内
春花爹在炕上躺着,春花妈给喂药……
春花跑进来:“妈,我也要念书。”
春花妈把春花拉到外屋,小声地:“傻孩子,给你爹抓药还没钱哩,拿甚供你念书?”
春花:“不,我要念书。”哭了起来……
春花妈也哭了,蹲下来,给春花擦了擦眼泪:“走,妈领你去跟老师说说,看行不行。”
(闪回完)
春花含着眼泪,慢慢地:“行,老师给你们代课,走,进教室。”
孩子们高兴地叫了起来……
17 学校路上  晨外
孩子们有拿扫帚的、有拿铁箥其的、有拿水桶的、有拿粉笔的……在春花老师的带领下,高高兴兴地向教室走去。
18 村内打谷场  日外
几个村民在闲侃。
村民甲:“凭啥亚军把他对象安排了代课?”
侯金:“这就叫权,你懂吗?”
狗娃:“全村就他们两个高中生,叫你代有那个能力吗?”
村民甲:“春花不搬家了?”
侯金:“在家门口每月就能挣千大几,棒子也打不走了。”
扎根:“你们这是盼哩呀,还是怕哩?你们傻不傻呀,要是没有春花代课,学区早就把这个学校给撤了。学校一取消,孩子们到哪念呀,那里边没有你们的孩子吗?再说了,春花要是搬走了,亚军能留住吗?到时候谁还给你们跑拉电呀、修路呀?碓臼沟真要是能建成旅游区,我哪儿也不走了,开饭店就发了。那些牛羊也都值老钱了,谁还再叫咱们这儿‘光棍窝’哩。”
村民都低下了头……
19 校园  日外
教室内传出了春花的讲课声,扛着一大捆草的任亚军驻足听了听,会心地笑了,又向春花家走去……
20  村委会  日内
墙上挂着《碓臼沟新农村规划图》
任亚军站在图前……
21 狗娃家大门口  日外
狗娃无事地站在门口,秀秀抱着孩子走来,“狗娃,你给我的那几只小兔子都长大了,可都是母的,再借给一只公兔子配一配。”
狗娃:“嫂子,我家那么多,再给你一只不就行了,说啥借哩。”
秀秀:“哪能行哩,你辛辛苦苦喂到那么大,我咋好意思白要你的。”
狗娃:“嫂子说成甚话了,不就是喂点儿草吗?咱们这儿的草不就多的是,我那么多的兔子正愁没个打下出哩,我妈恨不得一下都给我扔了。你要不嫌,我多给你几只,一并杀了给孩子吃。”
秀秀:“我不嫌。这些兔子要在城里哇值老钱了,要不说咱们这儿交通不方便,坑死人了。”
见亚军走过来,秀秀抱起孩子要走,狗娃:“嫂子,那我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秀秀:“那我就先谢谢你了。”走了……
亚军看了一眼秀秀的背影,又转向狗娃:“我看你们俩挺亲热的。”
狗娃:“她离婚又带着一个孩子,挺不容易的,咱们一个大老爷们,能帮她就帮她点儿。”
亚军:“嗳,这就对了。我问你,你家还有几只大兔子?”
狗娃:“有个四十多只吧,你问这干啥?”
亚军:“你赶紧杀几只,让秀秀给试验做熏兔子,招待电力勘察设计院的人。”
狗娃:“她会做吗?”
亚军:“你太小看人家了,在城里大小饭店都干过,这算啥事。”
狗娃:“不是杀羊呀,干么还要吃兔子?”
亚军:“不能光吃羊肉哇?”
狗娃:“看来我的这些兔子没有白养活。”高兴地就要走。
亚军:“等一下,你以后各方面对人家秀秀和孩子大气点儿。”
狗娃点点头,欢快地走了。
22   侯金院门口  日外
门口挂着“收羊”的牌子,两个羊贩子不停地在吆喝:“收羊了,赶紧来卖羊了,和镇上一个价!”
村民三三两两地把羊赶了出来……
羊贩子招呼道:“别急,别急,一个过完一个来。”准备过秤。
任亚军走近看了一眼两个羊贩子,一惊:“哎,你们这收羊啥价?”
羊贩子甲:“三块五,和镇上一个价,有羊快赶来吧。”边忙乎过秤。
任亚军:“慢!你们也呔黑了点儿吧,我昨天刚回来,镇上可不是这个价。”
羊贩子甲打量了打量任亚军:“喂,你是谁,不卖你多啥嘴?”
任亚军:“你别管我是谁,给这么低的价就是不行。:”上来抓住了过秤的绳子。
羊贩子甲:“我看你小子是活腻味了,管起老子的闲事来了。你睁大狗眼看看老子是谁?”
任亚军:“你嘴巴干净点,我昨天就在收羊站门口见到你了,不就是个收羊的吗?”
羊贩子甲:“不干净咋地?老子还要揍你哩。” 上来就要打任亚军。
众人连忙拉架……
侯金:“少给就少给点儿吧,反正咱们这儿也没路,便宜也卖不了,好不容易有个上门收的。”
任亚军气得甩脱侯金的手,大声地:“镇上收羊是四块八,你给三块五,一斤就差一块三,八十斤的羊,一只就少卖一百多哩。(指一村民)你这十只羊就少卖一千多块钱。”
村民一听:“太亏了,那我不卖了。”大伙儿纷纷往回牵羊……
羊贩子甲气得掏出刀子:“让你坏我的好事。”就要和任亚军比划。
羊贩子乙过来赶忙劝阻:“大哥,他是特种兵出身,十个你也打不过他一个,咱们还是走吧。”羊贩子甲一听马上松了下来进入侯金院里。
23  秀秀家院内  日外
院里野锅灶上,扣着正在熏制的兔子。
孩子:“妈妈,我要吃兔肉。”
秀秀:“一会儿就好。”
狗娃:“今天就让你这个小馋猫吃个够。”
秀秀:“估计差不多了。”动手揭开了扣着的锅:“好漂亮呀。”动筷子尝了一口:“好香啊!”
狗娃:“成功了。”拍起了手……
24  打谷场  日外
一群人围住狗娃:“狗娃,听说你熏出兔子了, 能不能卖给我们
几只?”
狗娃:“总共就熏了三只,都吃了。是人家秀秀熏的。”
“小气,怕我们不给你钱咋地?”
     狗娃:“我还不会做,那你们跟人家秀秀商量去。”
“顺便问问连鸡子送去加工行不?”
狗娃欢快地走了。
“早咋不做哩,有的能人,吃不上好东西。”
25   秀秀院内  日外
狗娃清理现场,秀秀点钱:“狗娃你过来,这四百元是加工费,
咱俩一人一半,这六百元是你的兔子钱。“
狗娃:“嫂子,我不要,你拿起吧。”
秀秀:“这哪能行哩。”追着给钱……
狗娃躲闪着:“嫂子你听我说:我学到了技术,又给兔子找到了销路,我感谢你都来不及。”
秀秀;“咱一码归一码,你拿上。”推让的过程中俩人的手碰在了一起,秀秀脸一红,猛一抽手,钱洒落一地,狗娃赶忙拾起……
狗娃:“那这样吧,我拿上三百元堵一堵我妈的嘴,省得她整天喊叫着要给我扔兔子。”其余的钱重新又塞到了秀秀手里,高兴地出了大门。
秀秀在背后深情地望着狗娃的背影。
26   小河边  晨外
狗娃在河边饮驴,任亚军向河边走来,后边又上来挑水的秀秀。
任亚军:“狗娃,今天你有事吗?”
狗娃:“没事,你又让我干啥?”
任亚军:“没事的话你就去镇上一趟吧,一是找到王乡长问电力勘察的人什么时候到;二是把春花的代课表交给学区主任;三是替春花家磨点面。”
狗娃:“这又得走一百里。”
任亚军:“我有点事,你就辛苦一趟吧,电和路通了,我给你介绍个对象。”
秀秀突然从背后上来:“呦……,啥时候大支书兼做红娘了?有时间给我也介绍一个。”
任亚军:“好哇,咱这条沟媳妇不好找,光棍多的是。”
秀秀:“那我得看上眼才行哩。”
任亚军:“你说吧,看上谁了?我给你说合。”
秀秀:“那我看上人家,人家不一定能看上我哩?”看了一眼狗娃。
任亚军明白地笑了:“看来你真看上一个,(故意)说说谁还有这么好的福气?”
秀秀羞红了脸:“去你的。”借故蹲下洗水桶。
任亚军知趣地:“我走了,你们俩的事以后再说。”
狗娃:“哎,我们俩什么事?”见亚军走远:“嫂子,你别生气,他说着玩的,我走了。”
秀秀:“你等等,我也要去磨面,正好有个伴。”
狗娃:“行,给你牵上驴(递给秀秀缰绳),我给你挑上水。”
秀秀:“你愿意经常给我挑水吗?”
狗娃没有明白:“挑点儿水有啥哩?我就是怕村里的人给你嚼舌头。”
秀秀:“我才不怕哩。”
27  村口  晨外
狗娃和秀秀分别牵着两头驮(tuo)着驮(duo)子的毛驴走出村。
村妇辣妹出门来正好看到他们俩,笑了笑。
28  村内墙上 日外
任亚军在墙上写“保护环境、开发旅游、建设新农村、迎接通电、通路”完最后一笔,扎根走过来。
扎根:“亚军,看来你把他们的话当真了。”
亚军:“市政府文件也不信?马上勘察队的人就要来了。”
扎根:“唉,你还年轻,在大集体的时候就来过勘察队了,有管电的、管路的、还有地质队。”
亚军:“地质队—,发现什么矿没有?”
扎根:“就在大铜沟山上发现有铜矿,我还看过那种石头哩”
OS:“亚军,不知哪的人又到林子里套狍子啦。”
亚军:“哎,我马上……(转回头)有时间您领我去采点样。”
29  山路上 日外
狗娃和秀秀并排走在头里,狗娃手里牵着串联着的、驮着粮食的两个毛驴。
狗娃端详着秀秀:“嫂子…”
秀秀:“你以后直接喊名字得了。”
狗娃:“秀秀——,有点儿不习惯。”害羞地……
秀秀:“这样叫亲切,你想说啥就说吧。”
狗娃:“你今天打扮得真漂亮?”
秀秀:“是吗?”
狗娃:“是真的”
    秀秀有点脸红:“那你喜欢吗?”
狗娃:“有点儿-不敢-喜欢。”
秀秀:“为啥?”
狗娃:“因为你人又漂亮,在大城市待习惯了,不会看起这山沟里的人的。”
秀秀:“那几年我酸甜苦辣尝够了,真要是有了电,通了路,我就不走了。(停了一会儿,忍了忍辛酸转为笑)我要是真不走了,你敢喜欢吗?”
狗娃羞答答地:“我,我,…”
秀秀:“有心没胆,是不?我给你个胆儿?”两条胳膊搭在了狗娃的肩上。
狗娃看了看眼前这幅美丽的脸庞、高耸的乳房,慢慢地抱住了秀秀:“那我……”急切地亲吻起秀秀的脖子来…
突然秀秀推开狗娃:“别急,把驮(duo)子卸下来,让驴也吃会儿草。”用手指了指小沟……
30  任亚军家  夜内
狗娃来汇报。
任亚军:“好,后天你跟我一块儿去接。”
狗娃很干脆地:“行!”
亚军惊讶地:“哎,什么时候你变的觉悟了,这么痛快?”
狗娃:“拉来了电,修好了路,秀秀就和我结婚。”
亚军:“什么时候的事,我咋不知道?”
狗娃:“就这次在路上,你别跟外人说。”
亚军:“好哇,你得感谢我。”
狗娃:“那你以后有啥活派我得了。”
亚军:“这次要招待好客人,明天你给杀羊,让秀秀给做饭,你再打下手。”
狗娃高兴地:“噢。”
31  河边  日外
一群花花绿绿的妇女在洗衣服,有说有笑,紧挨秀秀的辣妹往近挪了挪:“秀秀,姐问你个事。”
秀秀:“有话说,有屁就放。”
辣妹压低嗓门:“我问你,狗娃那东西受用不受用?”
秀秀一下脸红了:“你说甚哩?”撩起水就扬。
辣妹见秀秀停止扬水,又蹲下:“别瞒人了,我也是过来人,啥不清楚。五十里山路,瞎鬼遇不见一个,干柴烈火的,你装啥正经。”
秀秀:“看来你多在路上挨硬杆子了,今个儿来说人哩。”
辣妹:“我和你说个正事:你看狗娃人怎样?”
秀秀:“挺好的。”
辣妹:“我看你就找上他哇。”
秀秀:“拉来了电、修上了路我就找他。”
辣妹:“看来这次没白受用,有感情了。”
秀秀洗好了衣服:“不跟你这灰嘴婆嚼舌根子了,回去赶紧得给客人们人做饭哩。”起身就走。
辣妹:“这得招待好。”
秀秀:“吃喝好就行了,还用咋招待?”
辣妹:“我指的是睡好。”
秀秀:“呀,你不提我都忘了,听说你男人打工不在,(耳语)……”
辣妹追打……
32   村口  日外
村口站满了男女老幼,望着前方:任亚军和狗娃一人牵一头毛驴走在前边,驴身上驮着仪器,后面跟着四个勘察人员。
33   秀秀家 日内
桌子上摆满了饭菜, 客人们坐定,狗娃在拉风箱烧火,秀秀还在做菜。
秀秀又端上一盘菜:“你们动筷子呀。”
大伙:“快,一齐上来吃吧。”动起了筷子。
王工程师:“太香了,纯绿色食品,手艺也不错,城里一般是吃不到的。(又对秀秀)看你言谈举止,不像是本地方的人?”
秀秀:“我地地道道是这个村里的人。”
王工:“不像。”
任亚军:“她是这个村里的人,她那几年在省城饭店打工来着。”
王工:“我说不一样吗。”
大伙儿敬酒……
任亚军:“王工,你们在前期工作完了,什么时候能给我们栽杆拉电?”
王工:“这个不好说,往快了说明年吧,往慢了说还得两、三年吧。”
任亚军心急地:“今年拉不成?”
王工:“今年是不可能的,今年的计划资金早就分配完了,明年能轮上就不错了。这也是这几年抓‘村村通’工程,投入的资金比以前大多了。要不然,就像你们这儿这么偏僻,居住又分散,人又少,又没有什么开发项目,且早哩。”
任亚军:“王工,您讲的开发项目,就像我们这建旅游区不能算吗?”
王工:“兴建旅游区现在只是一个规划,还没有建成规模,不过也可以提。”
任亚军:“王工,看来今年拉电是没指望了。”
王工:“权力也不在我这儿,我只是知道点儿,我的认为是这样的。除非,有什么大的开发项目……,比如:矿产呀、工厂呀等。”
34  扎根大门外  晨外
任亚军在砸门:“扎根叔,……”
一会儿大门开了,扎根披着衣服出来:“亚军,大清早的,不让人多睡一会儿,有啥事?”
亚军:“你赶快穿好衣服,垫巴几口,跟我去一趟大铜沟。”
俩人对话(无声)……
35  大铜沟山上  日外
亚军和扎根两人走在山上……
任亚军捡起一块石头,扎根看看摇摇头,继续找……
36   野外  日外
电力工程人员各自忙忙碌碌:用经纬仪观察的、图纸上做标记的、打木桩的在一块儿坟地里打下了一根木桩。
37  大铜沟山上 日外
扎根一下坐在了地上:“早晨让你催得,急急忙慌地吃了一口,我这一会儿,前心贴后心了。”
亚军:“早晨我一口还没吃。”
他们在继续找。
38  秀秀家  日内
秀秀忙里忙外,辣妹进来。
秀秀:“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洗菜,晚了看不见。”
辣妹边干边说:“狗娃哪去了?”
秀秀:“他去河边洗羊杂碎去了。”
辣妹:“我问你,这些人见了女人规矩不?”
秀秀:“你好好帮我做饭,一会儿他们回来你就知道了。”
辣妹:“你先给我说说。”
秀秀:“人家这些人呀,都是些有文化、有身份的。对人又和气,又有礼貌;尤其是年岁稍大一些的王工程师,原来是搞地质的,是后来调到电力设计院的,他对地质也非常精通。”
39  大铜沟山上 日外
亚军在半山腰上发现了一处带绿色的石头:“扎根叔,快过来。”
扎根近前:“就是这种石头,不会有错的。”
任亚军:“太好了!”
40  秀秀院内  日外
一堆矿石倒在地上,王工拿起一块,用地质锤砸开,在放大镜下观察。引得大伙儿都过来观看。
王工兴喜地:“是黄铜矿。它是花岗斑岩类的一种矿硫化物矿,矿化很好,黄铜矿晶体特征很明显。从这几块样品来看,品位还很高,足可以达到或超过工业开采品位。(任亚军高兴的表情)只是看储量大小了。”
任亚军急切地:“山上很大一片都是这石头。表层碎石比这颜色深,表面上的铜绿也比这多,这些大块是从深层挖的。”
扎根:“从山梁一直延伸到山崖下,大概有一百多米长,二十多米宽吧。”用手比划着。
王工:“你们说的这些,都是黄铜矿的标志。你们咋知道那里有铜矿?”
扎根:“六五年地质队来过,就住我家。我见过这石头。”
41  村外   夜外
月光下,任亚军和王工并排走着。
任亚军:“这次找到了铜矿,如果能尽快立项,今年拉电、修路有希望了。”
王工:“还得做很多的工作。……看来在六十年代地质队只是普查,并没有详细资料。只有明天带上仪器、工具,咱俩再上一次山,重新采样。采回来样,你送去化验,我抽时间做份储量预测报告。报告出来后,你再拿上去找市里、省国土资源厅……”
42  秀秀院内  日外
任亚军和王工扛着仪器和工具兴致勃勃地回来……
王工:“看来这个铜矿规模不小,很有前景,就看你的化验结果了。”
任亚军:“我明天就走。”
王工:“我给我同学写个条子,他就是国土资源厅项目办主任,将来立项也离不开他,去了吃、住、化验一切都不用你操心了。”
秀秀迎出来:“你们俩老晌了。”
三人进屋。
43   野外 日外
常有理气呼呼地坐在自家的坟堆上,面前摆放着根被拔起的标桩,勘察人员停下手中活儿与之僵持着,四周围满了村民。
44  秀秀家  日内
任亚军和王工吃完饭,正在喝水。突然,狗娃气喘吁吁进来……
狗娃:“亚军,常有理不让在他家的坟地理打标桩。”
王工和亚军快速下地。
45  野外   日外
任亚军和王工快步走来,众人让开。
任亚军:“常有理,咋回事?”
常有利:“咋回事?就这么回事:我就是不让他们把电杆栽到我家坟地。”
群众愤怒的表情。
任亚军捡起木桩,看看测量人员:“这标桩原来在什么地方?”
测量人员用脚在地上点了点:“就在这儿。”
任亚军用手比划了一下:“这不是离坟堆很远吗,你阻拦就不对了。”
常有利:“那也不想把一根不生芽的水泥杆子,栽到我们家坟地里。”
任亚军被气得冷笑道:“栽根水泥杆碍啥事啦?”
常有利:“栽上那东西对后辈儿孙不好。”
任亚军:“毫无科学道理。”
村民甲:“常有理,不要怕,这是一根能生芽的水泥杆子。”
众人大笑……
常有利:“能生芽,为啥不栽到你们家坟地里?”
村民甲:“没经过我们家坟地,要经过的话,我就让栽。”
常有利:“屁话谁都会讲,真要是往你们家坟地里栽,比鬼还灰哩。”
任亚军靠近王工:“王工,不能躲开他这个坟地了?”
王工:“这是根据地理特性、河流跨度、导线拉伸力等精确计算的。”
扎根往近走了走:“常有理,祖祖辈辈盼电盼得眼都干了,好不容易盼得有点儿希望了,半路碰了你这个缺德货。就凭你这一点后辈就好不了,还讲究风水哩?”
常有利不满意的表情……
任亚军:“王工,遇到这种情况,国家有啥政策?”
王工:“国家政策是只针对新架线路内的民用建筑,给予拆迁补贴,不包括坟地。坟地如果影响线路的架设,必须在限定的期限内,无条件迁走。”
任亚军:“常有理,你听见了吗,坟地不是房子,你认为影响风水就自己迁走,你决定吧。”
常有利:“那也得多少给点儿补贴哩哇?”
村民哄笑:“说来说去是想要补贴哩。”
王工:“这是国家政策,不是想给就能给的。”
常有利:“平白无故迁坟,那叫倒埋(倒霉),我的损失谁负?”
任亚军:“常有理,政策你也知道了,你再不识相,那就让派出所按妨碍公务来处理了。”
侯金过来拉常有利:“走吧,别不识相。”
常有利狠狠地瞪了侯金一眼:“就你给出的馊主意,让我‘懒哈马跳门槛,又蹲屁股又伤脸’。”
村民投来鄙视的目光……
46  公共汽车上  日外
任亚军坐在去省城的公共汽车上……
汽车行进到一座大山前,任亚军从窗外望去:一座山变成白花花一片,千疮百孔;偶尔还能看到几棵被矿渣掩埋的只剩下树头的大树……
任亚军眼前出现:原来的青山——现在的山(画面交替变换)
OS:(古语)“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47   省城酒店  日内
任亚军和战友韩旭东边吃边谈。
韩旭东:“我说班长,当那个破村官有啥前途?正好我给老总当助理,求人方便点儿,先把你安排到保卫处干的,有个合适的地方,再调换。电力部门工资也不少,把嫂子也接来,一家住在城里多好。”
任亚军:“这事你就别再劝我了,你还不了解我。”
韩旭东:“这倒也是。”
任亚军来了兴致:“你听我说,旅游区定了,拉上电,路一通,那地方山清水秀的,漫山都是宝。我让一部分农户开饭馆、开旅店;一部分农户搞养殖:散养鸡、网围养兔、网围养羊;一部分农户搞大棚蔬菜、大棚养鱼;再一个漫山遍野的林地里到处都是蘑菇、真菌、山野菜;……
韩旭东接过话茬:“再建一个山野菜加工厂,再给家家户户安上自来水,再动员人们多栽果树,把碓臼沟建成花果山,把我也吸引到你们那里。
任亚军:“对了,咋和我想到一块了?”
韩旭东:“你不是在部队天天给我念道吗。”
任亚军:“兄弟,哥三年后来接你。”
韩旭东:“我才不去哩。”
任亚军:“话可不能说绝了,那里的人吃的是绿色食品;喝的是矿泉水;呼吸的是氧吧;周围环境(绘声绘色地)静悄悄地,水声潺潺,万花簇拥,粉蝶翩翩,胜如仙境……”
引得周围人目光……
韩旭东看看周围的人,又示意任亚军:“别摆惑了,(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矿样挎包)我看你又犯了一个大错误。”
任亚军:“咋的了?”
韩旭东:“既然王工也给确定了的矿,那是毫无疑问的了。旅游和开矿放到一起能行吗?”
任亚军皱起了眉头……
韩旭东继续说:“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前几年这儿的北山上发现了金矿,淘金者蜂拥而至,一下整座山头爬满了淘金者。”(画面):到处挖的是矿洞,千疮百孔;废石把树木、花草埋了足足三米厚。山下到处建选场,选场里流出来的废液……
任亚军放下了筷子:“太可怕了,你说的情况我在来的半路上好像也见到了类似的。”
韩旭东:“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不惜牺牲环境,屡见不鲜。你那儿真要发现了铜矿,麻烦就大了,就是不等你知道人家就与国土局的某个人相勾结,私下卖给了外地人了。最后还捞了一个‘引进外资有功’的政绩。”
任亚军脑海里出现画面:隆隆的炮声,拉矿石车扬起的尘土,压坏了的柏油马路……
任亚军突然起身:“矿样不送了,我马上回去。”起身就要走。
韩旭东:“矿样不能扔,也不能马上回去,你听我的……”
48  建筑工地  日外
任亚军和韩旭东在捡石头……
49  电力招待所  夜内
任亚军独自一人在欣赏女式衣服,韩旭东敲门进来随手将两条香烟和相机放在桌上。
韩旭东:“很好看,挺会买东西的。”
任亚军:“来一趟不容易,总得给人家买点什么吗。”
韩旭东:“心里还是惦记着嫂子。”
任亚军拿起相机:“拿相机干啥?”
韩旭东:“去部队嫂子探亲时,嫂子很喜欢照相,我现在有数码相机了,把这个胶卷的给她。”
任亚军:“她会操作吗?”
韩旭东:“我教过她,心灵着呢。我今天过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掏出了纸和笔)你赶紧写一份请求给送电的可行性报告,月底有个总经理办公会议。”
  任亚军接过稿纸:“太好了。”
50  碓臼沟王工住所  日内
王工在1:5万的地形图上绘制“大铜沟铜矿地质调查”图……
51  小河边  日外
秀秀在河边洗菜,春花送学生返回。
春花:“秀秀姐,洗菜哩?”
秀秀抬起头:“嗯,春花,你送学生返回了?”
春花:“嗯,这几天做饭把你累坏了吧?”
秀秀:“总共才四、五个人的饭,耍的一样。”
春花:“听说你给做的花样又多,味道又好,不愧是在大饭店干过的。”
秀秀:“让你夸得我找不见北了。”
春花:“我说的全是真话,前几天送给我的熏鸡,味道真好,我都忘记谢你了。”
秀秀笑着:“啊,这个兔崽子,我给他吃的,他倒给了你了,拿上我的东西通人情。”
春花:“你说谁哩?”
秀秀:“我说的是亚军。”
春花也笑着:“亚军给我吃有啥错?我看你给亚军吃倒有点儿使人生疑。”
秀秀:“吃醋了?不要怕,没人跟你抢。”
春花:“我才不怕哩,早知道你有心上人了。”
秀秀:“几天不见亚军,想了吧?”
春花:“我是想他给我买啥好东西呀?”帮秀秀拿菜。
52  电力招待所  夜内
本村的两位民工来看望亚军。
任亚军:“我明天一早就走了,你们有什么给家里捎的拿来。”
民工:“明天我们往汽车站送哇。”
53   长途汽车站  日外
任亚军和两个村里人谈话。
任亚军:“你们俩一定学到技术,将来回村里干。”
韩旭东提一大堆东西赶来:“班车还早哩,急什么呀,想嫂子了?”
任亚军:“买这么多东西干啥?”
韩旭东:“给嫂子嫂子买的衣服、化妆品,还有常用的药品。”
任亚军:“你心真细,我替她谢了。”
韩旭东:“化验结果……”
任亚军看了一眼两个同村村民,(示意边说漏了嘴)将韩旭东拉到一边。
韩旭东:“化验结果1.5%,低于开采品位,正合适。这个月底你给我打电话,听消息。”
54  碓臼沟山道上  日外  
任亚军停住脚步,放下沉重的包袱,点燃了一支香烟,望着眼前的骆驼峰,脸上露出了笑容。
55  任亚军家   晚内
春花高兴地比划、试穿一件件衣服……
亚军父母高兴地看着:“咱春花穿哪一件都好看。”
春花:“亚军,我想把衣服和化妆品给秀秀姐分点?”
亚军:“哪谁管你。一会儿把捎的东西给人家送过去。”出门……
56  勘察人员休息屋  晚内
王工手里拿着化验单,表情严肃地:“1.5%!为什么品位就这么低呢?”
任亚军平静地:“王工,咱们相信科学吧。矿不随人愿也没办法,咱们从别的地方努力吧。”
王工:“你走了之后,市委古书记派发改委的同志来了,我把发现铜矿的事跟他们讲了。”
任亚军:“估计古书记也在等结果。”
王工随手拿起一卷图纸,交到任亚军手上:“你留个纪念吧。”
57   狗娃家    夜内
秀秀进来,狗娃高兴地给倒水
秀秀:“你看我的衣服好看吗?”
狗娃:“太漂亮了,啥时候买的?”
秀秀:“等你给我买,没指望了,这是人家亚军买的。”
狗娃惊愕:“亚军给你买的?”
秀秀:“咋?你不给我买,还不兴别人给我买。”
狗娃:“我这不是走不开吗,你给我照料牲畜,明天我就去市里,给你买。”
秀秀:“行了,当真了,这是春花给我的。”用手给狗娃擦去额头上的汗珠。
狗娃:“吓死我了。”
秀秀:“我这么让你在乎吗?”
狗娃:“那当然了。”一下将秀秀搂在怀里,边吻边放到炕上……
秀秀推开狗娃:“灯-”
狗娃一口气将灯吹灭……
58   回省城的公路上  日外
两辆轿车在公路上疾驰,……
前一辆车里坐着东滩市委古书记和王工程师。
(车内)
古书记:“王工,回去后你也得在你们公司给多说好话,你们毕竟是一家人,分量不一样。”
王工:“一定,一定。”
59  狗娃家院内  日外
狗娃在院内试验制熏鸡,秀秀领孩子进来。
秀秀环视了一下现场,高兴地:“狗娃,你真有心计。”
狗娃:“我想亲自动手做一次,看行不行。等旅游区建成了,咱俩就开饭馆……”
秀秀:“你这个人心还顶细的啊……快,糊了!”赶紧帮狗娃揭锅盖,猛被烫了一下手……
狗娃马上本能地双手握住秀秀的手,用嘴吹了起来……
秀秀:“没事,看锅……”狗娃赶紧处理锅……
掀开锅三只金黄色的熏鸡映入眼帘……
秀秀:“色气太好了。”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味道很正,就是花椒放多了。”
孩子:“妈妈,我要吃鸡。”
狗娃赶紧取出一只,放入盘中:“小宝宝,快给你吃。”
秀秀也不客气地和孩子吃起了鸡……“哎,那两只你干啥用呀?”
狗娃:“没用,你要干啥用?”
秀秀:“我想再给春花送一只,剩一只给你妈吃吧。”
狗娃:“你想得真周到。只要有你在,我好像什么都有主心骨了。”
    秀秀:“我是怕你用不了几天就嫌我烦了。”
狗娃:“不会的!想起来了,村里人又想吃熏鸡和熏兔子了,咋办?”
秀秀:“那就再做吧。”
60  公路大西沟段  日外
(车内)
古书记:“停一下,咱们下去透透气吧,有点儿闷得慌。”
车辆恰好停在了任亚军看到的那座山。古书记和王工先后下了车,后面的车上也下了人。
古书记:“多年没走这条路了,这座山怎么变成这样了?”
王工:“是挖金矿挖的。”
古书记生气地:“为了眼前的一点小利益,连环境也不要了?”
古书记望山的背影……(隐去)
61  任亚军家  日内
勘察人员走后,屋内收拾的干干净净,春花在往相机内装胶卷。
任亚军进来:“这个相机不错啊,有卷了?”
春花:“韩旭东给带了十来卷哩。”
任亚军:“这下够你玩的了。”
春花:“从小我就喜欢相机,找了个你,也没有给我买个相机,真委屈,我要补回来。”
任亚军:“这有了,那你就可劲造(照)吧。”转身要走……
春花:“别走,我给你来一张。”
亚军:“我这灰头土脸的。”
春花:“生活照就是这样。”‘嘎喳’……
任亚军:“快上课去吧,别误了孩子。”
春花:“今天是星期天,我要带孩子们照风景去。”
62  省城大街上  日外
王工和古书记他们的车在大街上行驶。
(车内)王工的电话铃响起……
王工接起电话:“喂,老同学……是,我刚回来,现在正走在你们单位的门口……进去一趟?(看看古书记)……
古书记:“咱们进去吧,正好我也认识一下你的同学。”
王工:“好得,马上上去。”关了手机,示意司机……
63  项目办  日内
大伙儿介绍之后坐定,递烟、倒水……
张主任开门见山地:“你送来的矿样,为啥里边掺了些普通的超基性岩?”随手取出了矿样。
王工愕然:“超基性岩?”
张主任在桌上摊开:“你看这是矿体,上边沾着围岩,这是毫无相干的一种‘普普通通的超基性岩’……”
王工随手拿起一块:“不对呀,我俩同去采的样,围岩是花岗斑岩,不是这种石头,况且我们也没有采围岩呀?”
古书记也随手拿起一块脱口而出:“这不是建筑工地上用的石料吗?”
随同:“是建筑工地上的石头。”
王工:“难道是他……?”
(闪回)
任亚军:“王工,咱们得相信科学……咱们再从别处努力吧。”
(闪回完)
王工:“很有可能是他故意掺进去的,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呢,难道他不想尽快拉上电吗?”
古书记:“是不是他坐的班车也路过大西沟山?”
王工:“原来的路在重修,改道后那是必经之路。”
古书记:“我全明白了。”
王工:“你看我们再采一次样?”
古书记:“不了,就让它永远成为秘密吧。多好的一位小伙子阿,他只是太低估了我的觉悟了。”
64  任亚军家  夜内
一家四口在煤油灯下吃晚饭,任亚军往亮拧了拧灯芯。
春花小孩似地:“饭太香了,比我妈做的好吃。”
亚军:“好吃你就多吃点儿,别撑着了。”
春花撒娇地:“去你的。”
任亚军:“告诉我,出去尽照了些啥?”
春花:“我照了美丽的风景、磨面的老人、煤油灯下读书的孩子、听收音机的村民、挑水的山民、山路上走回打煤油的人……”
任亚军‘噗哧’一声笑出来:“瞧你照些像,‘打煤油的人’这不是丑化碓臼沟的人吗?”
春花:“你懂个啥?这才叫生活照。我总共照了两卷呢!”
任亚军又笑开了:“哪有你这种照法?先照上一卷洗出来,看看光圈速度哪不合适,下一次再调整。”
春花:“放心吧,在部队韩旭东教过,对我自己很有信心。”
65  校园   日外
任亚军抹完了教室外的墙壁,春花送出一缸子水,亚军接过喝光后,春花又用毛巾给他擦去脸上的汗水。
任亚军:“代的还习惯吗?”
春花:“刚代上不习惯,这几天确实喜欢上这些孩子了。”
任亚军:“看来学区主任没说错。”
春花含羞地低下了头笑了:“对了,你赶紧给我去学区看看我的代课教委批下来了没?顺便把胶卷带上。还有把学生的作业本给学区主任带上,也是我的作业。”
任亚军:“放心吧,你是特殊情况,一定能批下来的。你的作业?”
春花:“对呀,学生的成绩就是我的作业。”
任亚军:“你这个人工作还挺细的啊,这一手厉害,能把学区主任乐死。”
春花:“我这个人要么就不揽承,要揽承下就要干出个样来。”
任亚军:“我明天就去。”转身走向水桶,在上方作了一个拧水龙头的动作(幻觉:水龙头)
春花看见:“你在干啥哩?”
任亚军不好意思地:“我想起了部队的水管。……等电送来,第一件事我就给村里安装自来水。”
春花:“那第二件呢?”
任亚军:“我们结婚,要个小宝宝。”
春花害羞地刮了下任亚军的鼻子。
66   沟门镇街上 日外   
任亚军进入照相馆……
任亚军进入电话厅……
任亚军进入学区主任办公室……
任亚军从写着“出售煤油”的土产商店提出一塑料桶煤油……
67   碓臼沟村口  傍晚外
早已等在村口的春花看见任亚军回来,迎了上去……
任亚军:“你的胶卷送进去了,你的代课批下来了,你的煤油买回来了,还有,学区主任看了学生的作业本,高兴坏了,说要开会表扬哩。就是我的拉电还没有研究……”
春花:“别急,一定会批下来的。”
任亚军:“我就喜欢听这话,要是真能批下来,我就背上你,敲上锣,绕村转三圈。”
春花:“那人们以为你神经了。”
任亚军:“神经就神经。” 说完从春花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春花温柔地跨着亚军的胳膊向村内走去……
68  任亚军家   日内
任亚军在洗头,春花进来。
春花:“月底了,你不是要去镇上给韩旭东打电话吗?”
亚军:“这不是准备走呀。”
春花:“别心不在意的,忘了给我取照片,记得顺便给韩旭东寄几张。”
亚军:“忘不了。”
69  小镇街上   日外
任亚军从照相馆出来,抽出来相片看了看,笑了。
70   邮政局     日内
任亚军向营业员:“我打个电话。”
营业员点点头。
任亚军拨通电话:“喂,韩旭东,开完会了没?”(OS:开完了;你们那儿今年拉电没有批准。原因是今年确实没有钱了,……)没等对方说完就慢慢地压了电话,两眼滞呆……
营业员提醒:“还有别的事吗?”
任亚军被惊醒:“我再寄封挂号。”
营业员拿上了信封,亚军写上了地址,没有写收信人,就将相片装入信封。胡乱给了营业员十元钱,夹起包就走……
营业员:“哎,找你钱……”
71   任亚军家   晚内
任亚军爬在炕上,春花倒坐在旁边的炕沿上一言不发……
72   任亚军大门外     晚外
门口围着一群人。
村民甲:“这又是:猫叼了个猪水泡(膀胱),欢欢喜喜大走气(泄气)。”
侯金:“这下歇心了哇。”
扎根:“当初我咋说来,不要信,偏不听。”
常有利:“这没盼相了哇,搬家哇。”
边上站着几个晃晃悠悠的老汉。
73   碓臼沟半山坡     日外
任亚军独坐在半山坡上,两眼滞呆,手里在一节一节撕扔着草叶……
OS:古书记“你要稳定人心,配合兴建旅游区,加快新农村建设步伐。”
74   碓臼沟村委会      日内
任亚军伏案给古书记写信……
75   古书记办公室    日内
OS:(任亚军的声音)“古书记:村民得知电、路今年通不了,70%的人家都要搬走,将来村里只剩下老、弱、病、残和五保户了,眼下情况万分紧急……”
76   去省城的公路上   日外
一辆轿车疾驰在公路上……
(车内)古书记耳边响起任亚军的声音OS;“没有电、路不通,制约着碓臼沟的整个经济发展:电灯点不上、电视看不上、自来水装不上、电磨安不上;想盖间房拉不回砖,运不回水泥,出行连自行车也不能卖;尤其病了连个大夫也请不来……这里的老百姓几乎与世隔绝,生活十分艰苦。”
77   电力公司总经理办  日内
总经理正在办公,文秘进来送来报纸、文件、信件。总经理习惯性地一一清点,最后拿起了一个厚厚的一封信,上行写着:XXX电力公司,中间没有写收信人,最下具名:XXX市碓臼沟。
OS;(总经理)“碓臼沟……碓臼沟……不就是申请拉电的碓臼沟吗?”迫不及待地撕开了信封,道出了一叠照片,又继续倒了倒,什么也没了。马上观看相片:
美丽的风景;1,2,3。
煤油灯下写作业的小学生。
套毛驴拉石磨的老人。
从山路上走回来,手里提着煤油瓶的村民。
挑水的妇女。
听收音机的人们。
总经理看完一次,又拿起来一张一张地平铺在桌面上,又看了一遍,紧锁眉头,双手抱头,靠在了后背椅子上……突然猛地坐起,拨通了电话:“小韩,你马上来我办公室。”
韩旭东进来:“总经理,您叫我有事?”
总经理:“你看看这个。”随手把相片一拢,推了过去。
韩旭东从桌子上拿起,不明白总经理的用意,看了看总经理又看相片……:“这照得不错呀,生活照,很专业,足可以拿去参展了,您照的?”
总经理严肃地:“什么呀?这是一封申诉信!”
韩旭东似乎明白了……
总经理:“你看这信封:碓臼沟。(韩旭东一惊)前几天他们的申请不是没批准吗,这是说我官僚,不知道他们无电的疾苦,亲自拍了照片,寄来给我看的。就因为这钱给闹得。”
OS:“嗒嗒、嗒嗒”女秘书进来。
女秘书:“总经理,东滩市委书记求见。”
总经理:“来得正好,快,请进来。”
韩旭东:“正好古书记来了,共同抽挫资金。”
总经理点点头。
78  韩旭东办公室   日内
电话铃声响起:“铃……”
韩旭东接起电话:“喂,(OS:我是亚军),是亚军啊,正琢磨咋跟你联系?(OS:有什么事?)告诉你个好消息:电力公司同意给你们送电了。(OS:什么?你再说一遍。)电力公司同意给你们送电了。(OS:是真的吗?)可不是真的。(OS:什么时候?)马上动工。(OS:太好了!)想知道原因吗?(OS:当然想了。)你把嫂子给我的像片寄给谁了?(OS:谁收到了?)老总。(OS:当时可能忘写你的名字了。)
79  回村的路上   日外
任亚军高兴地大步走在回村的路上。迎面赶过来一群羊,后面跟着:扎根、常有利、村民甲、候金等六、七个人。(近前)
任亚军(一惊):“你们赶羊这是干啥去?”
众人:“我们卖羊。”
任亚军急忙阻拦:“不能卖,电力公司答应给咱们拉电了。”
扎根:“亚军,不是老叔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上边拿咱们当猴耍,也就算了,你也咋就没脑子。”
任亚军:“谁也没有耍咱们,到现在古书记还为咱们修路跑贷款的哩。这次拉电就是市里和电力公司共同投的资,马上就要动工了。”
侯金(候精):“你躲开吧,这次你别想再拿哄鬼的话骗我们了。上次来了个收羊的,你硬把人家赶走,害得大伙儿还得把羊赶到镇里去卖,这得掉多少膘?损失已经够大的了,你还嫌害得不够?还要……”
常有利(常有理):“猴精说的对,眼看的没时间了,再愣等几天,一搬家这些都得扔。”
大伙儿都赶羊……
任亚军气得吼了起来:“停下,你们听我说,家里留够了种羊,卖就卖去吧,如果没留种羊,你们给我赶回去。如果今年拉不上电,羊我全买了。”
扎根:“再听他一回吧!”
大伙儿又往回赶羊……
80  碓臼沟场院    日外
任亚军边敲锣…边走…边喊:“特大喜讯,上级同意给我们拉电了。……”
一会儿就围满了人,他们用惊异的目光看着任亚军……
辣妹:“不对,亚军神经了,我叫春花去。” 跑下……
81   秀秀大门外    日外
秀秀抱着孩子站在门口。
OS:(敲锣的声音……)
一村妇快步走过来。
秀秀:“谁在敲锣?”
村妇:“可能是来了耍猴的了。”
秀秀:“咱们也过去看看。”
一起走向打谷场…………
82  碓臼沟场院    日外
任亚军:“大家来齐了,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大家:
春花和辣妹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春花挤开人群哭喊着:“亚军你咋就神经了?……走时不是好好的吗?啊,啊,……”双手摇晃亚军……
任亚军被莫名其妙的春花搞懵了:“啊,你说啥,谁说我神经了?”
春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的辣妹,又转过头:“你没事。”
任亚军:“他们才有事哩,不可思议。”
春花扑哧一声笑了……
村民都笑了……
83  任亚军家     晚内
四口人在吃饭。亚军:“给我喝点儿酒,我高兴。”妈妈递给酒瓶。
春花吃着饭猛然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边咳嗽,边放下碗……
亚军:“这才是真神经了。”
春花:“太逗了,一想起在场院就想笑。都怪你,时不时,晌不晌的敲啥锣?当时辣妹那么着急,我真以为你神经了。”
亚军:“你别说,就你那几张相片立大功了。”
春花:“不怪我是在丑化碓臼沟人的了?!”
84  东滩市政府会议室  日内
古书记:“现在碓臼沟的通电工程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就是路不通,电力设备无法运输。现在,虽然修柏油路跑成了,可眼下就得解决道路的问题。大家议一议,如何解决?”
马副市长:“山区电力施工是最困难的,如果马上先修简易公路,
恐怕也不赶趟,就是修成了,也到不了每根电杆点。”
某常委:“简易路必须抓紧修,要不然电力重型设备没法运输,至于到达不了具体每一根立杆点,就近可以用人工抬。”
……
古书记:“就这么定了,先由市里拿出八十万,投入简易公路,马上动工。”
85  简易公路施工现场  日外
一排排炮爆炸过后,泛起滚滚土浪……
一台台推土机经过……
拉水泥杆的卡车缓缓前进……
86  电力施工现场   日外
全村老百姓几乎倾巢出动;男人们与电力工程技术人员抬电杆,女人们送水的、送饭的、
(字幕)“一个月后”
87  碓臼沟村   日外
周围停满了小汽车。
场院挂着一衡幅“热烈庆祝我村通电,感谢党和政府送来光明!”
主席台上坐着:古书记、市长、电力老总、乡领导、任亚军……
扩音机里播放着欢快的乐曲……
春花、辣妹给客人倒茶……
男女老少聚集场院;人群中狗娃抱着孩子和秀秀笑得特开心。
鞭炮齐鸣,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电灯亮了,电视有图像了,电磨转了……
88  碓臼沟村  夜内
家家户户灯火通明……
全剧终
打出字幕

作者后记
2007年3月初稿   2007年5月第二稿   2007年7月第三稿
作者:霍忠胜
2007年7月8日  于  呼和浩特

 导航:[上一篇下一篇] - [返回]
[本主题共0回复 | 每页显示30回复]

按用户名:    按标题:   按内容:       包括所有回复
【首页】→ 【影视】→ 回复:[原创] 碓臼沟的笑声
帖子标题:
    未登录!    

帖子内容:

UBB功能:×
匿名发表:×
会员专区:×
文件上传:×
 

风格选择:极速  古韵  宽屏  大字  |  图示说明:·24小时新发主题 ·最近被编辑的主题 ·超过24小时普通主题
页面执行时间:46.875毫秒 | 在线:4 今日:86 合计:5492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