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然影坛]
热线电话:0471-4682078 15847141899
新首页 | 注册 | 搜索 | 会员 | BLOG模式 | 
用户名: 密 码:    
切换为不分页显示
【首页】→ 【影视】→ 主题:[原创] 儒 工作者 霍忠胜
字体:    回复
 返回列表 跳至页首跳至页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原创] 儒 工作者 霍忠胜
admin(2012/4/10 16:50:57)  点击:19458  回复:0  IP:110.17.245.*
电影文学剧本

儒  工
作者 霍忠胜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故事梗概
故事讲述了刚刚迈进二十一世纪初,一位随野外地质队整体搬迁进市后,因子弟学校解散而下岗的教师甑要强,费尽了艰辛,好长一段时间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代课工作。迫于生计,隐瞒了身份,暂时屈就于妻子工作的地质公司,当了一名勤杂工。由于人步入中年,文质彬彬,气质又好,加上天生的一个富态像。忙晕了头的公司老总,错把他当成新聘来的地质工程师,又给他安排了一份颇有分量的地质工作。恰好他这个读书迷,从前对地质理论有着坚实的基础,对地质勘探也有着不少的经验,自觉的额外加了这点工作量也完全能料理得了,于是就欣然应许了下来。
他一边做完勤杂工的活儿,一边又麻利地干地质工作……
妻子吴娜和同事江艳丽在得知是林总搞错了后,为他担任这份技术含量极高的工作,恐难以胜任而担忧,要去找林总说明真像。甑要强自己心中有数,加上他亲眼看到拼命干的老总、忙坏了的员工,又想到林总给他交代工作时高兴的神态,同时也想证实一下自己的能力,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不,马上就是难题。一上班林总就把甑要强叫到办公室,讨论风水岭铅锌矿的重大事宜:最初设计钻孔已经打完,没有见到矿脉。摆在面前有两种选择,一是停钻,放弃,也就是公司的矿业基地当即宣告破灭;二是如果再继续布孔打钻,还得投入200万或者更多。如果见到矿脉了,皆大欢喜,假如还没有见到矿脉,就等于公司又赔进200万或者更多。如何抉择……
这样棘手的问题甑要强也是第一次遇见,他没有马上表态,而是沉着冷静,对实地作了科学的、辩证的分析。得出了全新的判断,与林总的想法不谋而合。后来实际证实了他们的判断是非常正确的,他也第一次就得到了林总的赏识。
在员工大会上林总宣布了接二连三的好消息,同时又向员工们介绍新来的“甑工”。甑要强红着脸站起来,说出自己是“勤杂工”。然而,林总和员工们笑了,认为他真幽默……
当完老师又重新讲课,当然了是他的最拿手。员工们听过课后,一片赞扬声……
甑要强正在按部就班地完成他的本职工作,和完成林总交给他的另一项工作的时候,这天,一上班林总就通知他参加局里举办的一个研讨会。开始他确实心里有点犯怵:因为参加会议的人都是地质方面的专家、教授、和多年工作在地质战线上的权威人士。他这一位教师,只是因为嗜好读书,当初为了给学生讲好课,和为了给贫困的家乡找一个矿,研读了地质书籍和利用节假日,随野外队上山勘察,积累了些地质勘探经验,又无地质工程师资证的一位‘门外汉’。会上万一让发言,这不是出丑吗?丢自己的脸道不要紧,丢了公司的脸就给林总添乱大的去了。可是林总执意让去,他也就硬着头皮去了……
在实地考察时,他平时的一丝不苟的作风又显现了出来:下洞底、爬上高山、钻入深沟……取得了大量的证据,又加上他平时练就的辩证的、实事求是的、和大胆地分析判断,得出了与众不同的结论……
研讨会上,他力排众议,发言证据充足,分析的透彻,得到了周教授的肯定。经过实际检验,又一次证实了他的推断的正确性。为局里节约勘探经费上千万元,得到了局长、局总工的好评……
实干家、工作狂的林总在得到了铅锌矿基地和大量的煤田项目之后,仍不满足于现状,居安思危,又一个项目勾画了出来:卧龙沟金矿……
在严重人员缺乏的情况下,又派甑要强出马了……
甑要强只带领三位大学生担当起了这个重任。他们风餐露宿、每天艰辛地穿梭在卧龙沟方圆25平方公里的山区,采集岩样上万件,终于找到了金异常线索。根据这条找矿线索,相继又发现了五条成矿带,终于揭开了卧龙沟金矿神秘的面纱……
林总高兴坏了。公司上下欢呼雀跃……
当他们风尘仆仆地回到公司办公室时,值班室被新来的麻美美占了,勤杂工的岗位也安排他人了,甑要强误解了,甑要强走了……
林总得知原委后落泪了:公司不能没有他,卧龙沟金矿还等着他……
晚上,林总、江艳丽、吴娜、三位大学生同坐一辆车,向甑要强家的方向驶去……
剧中人物表
甄要强————112地质队子弟学校教师,下岗,临
时在地址公司当勤杂工                    45岁
吴娜—————112地质队地址助理工程师,增要强
妻子,下岗,现在应聘于地质公司          42岁
江艳丽————112地质队子弟学校教师,水文工程
              师,下岗,现在应聘于地质公司            40岁
林总—————地质公司总经理,兼总工程师              45岁
叶秀敏————113地质队地质助理工程师,下岗,
现在应聘于地质公司                      43岁
阎副总————地质工程公司副总,兼技术负责            35岁宋副总————地质工程公司副总经理,兼煤田技术
负责                                    42岁
局长—————地矿局局长                              45岁
局总工————地矿局地质总工程师                      50岁
周教授————矿业大学教授                            60岁
其他人物:
三位大学生(均24岁)、朱队长(46岁)、女秘书(30岁)、麻美美(35岁)、刘万斗(40岁)

进入初夏的H市,宽阔整洁的大街上:车辆川流不息,忙忙碌碌的人们在行进中,街道两旁的花草争相斗艳,更显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骑着一辆旧自行车的甄要强老师,满怀希望地进入一所所学校,又失望地从一所所学校出来……最后干脆推起了自行车,无精打采地走在了人行道上……
打出字幕:儒工
1、甑要强家  夜内
甑要强在笔记本电脑上打稿。
妻子吴娜边收拾茶几,边埋怨道:“一个大男人家,坐在家里,靠女人养活,丢人不丢人呀?”
甑要强白了妻子一眼:“又来了,简直是往死逼哩。”
妻子吴娜:“谁逼你了?在家坐了快半年呀,还没有找到个代课处,就等我一个人养活你们呀?”
甑要强争辩道:“我这不是每天出去找的来吗?”
吴娜边干活儿:“找,找,天天回来就这句话,你看人家地质上的那些人,月工资四、五千不说,额外还给私人老板整矿点,一拿就是好几万。”
甑要强停住打稿:“你真会比,你咋不跟115、118、119那些队长、书记比哩?人家一年光奖金就是100多万。这叫‘人比人比死了,鸡比鸭子淹死了’。”
妻子吴娜边铺床铺,边唠叨:“我算找你倒了八辈子霉了,大半辈子了,还住着猴屁股大的一个房子,要不是我给人家打工,姑娘上学也供不起。”
甑要强故意地:“这就叫‘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你算是嫁我家错了。”眼睛又盯在了电脑上。
吴娜将抹布一甩:“我看也是的,日子过得处处不如人。”扭头拉开了被子准备睡觉。
甑要强边打稿子边说:“我说你活的累呀不累哩,有些下岗职工,还不如咱们哩。有的供不起子女上学;有的没钱看不起病,因为一个痢疾就要了命,咱们就知足吧。”
吴娜气得:“我看你呀也就这点志气了。”给拉灭了灯。
2、街心花园  日外
甑要强坐在了休息椅子上,眼睛呆滞地盯着对面的一座座高楼大厦……
OS:(电话铃声)……
甑要强接起电话(妻子吴娜的声音):“你在哪儿?”
甑要强:“我在外边。”
OS:“找到代课的学校了没有?”
甑要强:“上午又跑了几所学校,人家暂时都不需要老师。”
OS:“那你就往回走吧,路过菜市场多买点儿菜,中午江艳丽也到咱们家吃饭。”
甑要强:“好的。”关了手机,站起身,推起了自行车……
3、甑要强家  日内
饭桌上已经摆了几个菜,甑要强还在炒菜……
门开了,妻子和同事江艳丽下班回来。
江艳丽嗅了嗅鼻子:“好香呀。”
两位女士洗了手坐了下来,毫不留情地吃了起来……
甑要强也把最后一个菜端了上来:“时间仓促,等你们休息了我给你们好好做。”随即也坐了下来。
江艳丽边吃边说:“这就不错了,一下班能吃上现成饭真享福。”
甑要强往两位女士面前移了移菜盘子:“我就这点儿能耐了。要不是我走错了门,分派在这个单位,我堂堂一个优秀教师,哪能下岗了呢?”
江艳丽:“说的也是,在野外队子弟学校的时候,你是正规师院毕业,学校的顶梁柱,我们都很羡慕你。”
甑要强夹了一口菜:“哎,此一时彼一时。”
吴娜边给江艳丽加米饭边说:“找了这么长时间工作了,也没找上,正好我们公司要一个勤杂工,一个月500块钱,我看你去干勤杂工得了。”
江艳丽看了一眼吴娜:“这不是糟蹋人才吗?”
吴娜赌气地:“咋也比一个大老爷们坐在家强,挣一个是一个哩。”
甑要强没有答话,边吃饭边沉思……
江艳丽打圆场地:“边说这个了,给你,你喜欢吃肉。”将一盘肉菜换到了甑要强面前。
甑要强像是从梦中突然醒来似的,左手攥紧拳头在桌子上轻轻一放:“什么人才?我干!”
江艳丽惊讶地:“啊,你真要干?”
甑要强坚定地:“我真要干。”
吴娜就坡下驴地说着:“干让他干去吧,去了哪儿,咱们不说,谁也不认识谁。一来这份工作也不忙,可以抽时间写他的剧本;二来也可以缓冲一下,等有了合适的地方再让他代课去。”
江艳丽对着甑要强:“这个事正归我管,你去了不要暴露身份。把你的事干完就没事了,自个儿在办公室写你的去。”
甑要强:“那我啥时候去上班?”
江艳丽:“你今天收拾、收拾,明天就去。”
4、一座高层大楼  日外
一座漂亮的高层写字楼,在晨光下,闪闪发光……
5、马路上  日外
甑要强骑着自行车疾驰在人流中……
6、地址公司  日内
甑要强进入江艳丽办公室,江艳丽停下手中的活儿,笑笑:“好,我领你见一下林总。”
7、林总办公室  日内
林总在忙忙碌碌设搞设计。
OS:敲门声……
林总边干边说:“请进。”
江艳丽领着增要强进来,林总头也没抬继续在搞他的设计。
江艳丽往前走了走:“林总,您让我找的勤杂工我给领来了。”用手一指。
林总仍旧头也没抬:“好,一切由你安排好了。”
江艳丽:“好。”转身示意增要强。
增要强跟着江艳丽出来,进到值班室。
8、值班室  日内  
江艳丽:“这就是你的办公室,今天起,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了,怎么样?”
甑要强看看崭新的宽面办公桌、老板办公椅、床铺、沙发、茶几、电视机、衣柜、花盆等,高兴地:“哇噻,环境太舒适了。”像一个老板似的,坐在了办公椅子上,来回享受着……
江艳丽笑笑:“不错吧,这也是我们公司的门面,来了一般的客人,在这里有你接待。”
甑要强玩笑地:“是,江总,保证完成任务!”站起身,行了一个军礼。
江艳丽娇媚地一笑:“又耍贫嘴。”
吴娜快步悄悄地闪进来,低声问:“见到林总了?”
江艳丽:“见到了。”
吴娜:“林总啥意见?”
江艳丽:“在忙他的,连一眼也没看,让我安排。”
吴娜平静地:“雇一个勤杂工,人家才不管哩。”
江艳丽解释道:“林总这几天忙晕头了。”
甑要强问江艳丽:“哪我的任务是……”
江艳丽:“你的任务就是:每天上班前第一个来开了门,将各办公室的废纸篓倒掉,初步打扫一下卫生,再将电锅炉加满水烧开了。有时间了,再帮林总办公室打一壶开水。邮递员来了,你签收一下,相应的文件和报纸分发给各个办公室。剩下时间干你的,下班最后走,锁门。”
甑要强又补充了一句:“哪卫生间呢?”
江艳丽要出门,又站住:“卫生间不用你管,大楼统一有打扫的。小吴你一会儿给他把工作服、毛巾、肥皂、工具等领一下。”
吴娜一转身:“我现在就跟你领去。”随江艳丽出门
9、值班室  日内
甑要强穿上工作服,又戴上口罩,进入饮水间,加满水,合上闸;又将各个纸篓倒掉;拿起了拖布,擦起了地板……
10、茶炉室  日内
锅炉水开了,甑要强进来关掉了电源,他又拿起了拖布擦地……
员工叶秀敏进来打水,问甑要强:“你是新来的勤杂工?”
甑要强:“嗯。”答应了一声,继续拖地……拖完了,打了一壶开水,拎着走到林总办公室门前,停住脚步将口罩往上提了提,进去……
11、值班室  日内
甑要强忙乎完,又换上整洁的服装,坐在了座椅上,看起了报纸……
江艳丽进来看了看增要强,笑了。
甑要强看着江艳丽:“你笑啥?”
江艳丽用手指了一下:“我是笑你坐在那儿,比总裁还气派,哪像个勤杂工?”继续笑着。
甑要强来回转头看了看自己:“要不我换上破衣服?”
江艳丽连忙制止:“不,不,那样吴娜脸上更挂不住了。”
甑要强又问道:“你没检查我干得怎么样?”
江艳丽点了点头:“很好。”
甑要强:“满意就好。”
江艳丽:“白天基本没啥事了,可以写你的剧本了。”
甑要强:“刚来,怕影响不好,况且也没带笔记本电脑,再说吧。”
江艳丽:“无所谓,因为你已经把份内的工作干完了。”
甑要强:“那我就明天吧。”
江艳丽:“你有啥事不清楚的就去找我。”出了门。
OS:(电话铃声)……
甑要强:“喂,要哪位?……要林总,在,你就拨6634469吧,好。”
吴娜笑嘻嘻地推门进来:“怎样?”
甑要强高兴地:“环境很好,也不累。”又感叹道:“就是500块钱少了点。”
吴娜驳斥道:“尽说些没用的,你干的是清杂工的活儿,哪能跟人家搞地质的比呢?”
甑要强不平地:“哎,地质上那些工作我哇干不了?我那几年……”
吴娜有点生气地:“说那有啥用,再精通哇,你没有地质工程师本,人家也不会要你的。”
甑要强不耐烦了:“你赶快忙你的去吧,别暴漏了身份。”
12、员工办公室  日内
吴娜和几个员工在忙忙碌碌地工作。
江艳丽进来:“你们整理出来了没?林总要。”
大伙儿:“啊…,还有好多没整完哩。”
江艳丽坚定地:“再加班哇,最晚明天中午就得赶出来,后天林总就去开招标会。”
吴娜愁苦地:“再加上两个班也恐怕干不出来。资料太多,也太烦琐。”
江艳丽走到吴娜身旁:“上次那么多,你不是也很快就搞出来了?”
吴娜压低了声音:“上次那是拿回去让甑要强给整的。”
江艳丽使了个鬼脸:“这回不是更方便了。”
吴娜高兴地对着大伙儿:“快,你们每人给我一部分。”……
13、值班室  日内
甑要强正在给花浇水、修剪……
吴娜抱着一捆资料进来:“快,你再给把这些资料整理出来。”
甑要强抬头看了一眼:“我正闲的难受,放那儿吧,一会儿整。”
吴娜着急地:“不行,马上就弄,林总急得要。”
甑要强洗了手,边翻边看:“小菜一碟。”坐了下来。
吴娜不放心地:“认真点儿啊。”转身出去。
甑要强麻利地边干边哼起了小调:“我爱你—塞北的雪——飘飘洒洒……”
14、
15、林总办公室  日内
员工送来《风水岭矿区化验报告》。
林总赶紧接过去看了起来,面部表情渐渐地变得凝重了……
17、
18、
19、值班室  日内
钟表指针指向下午六点,甑要强忙完,收拾好,活动了一下颈椎,拿起手机编写短信:“好了,过来取。”
一会儿吴娜推门进来拿走。
20、吴娜办公室  日内
吴娜抱着资料回来,大伙儿高兴地拍起了手。
吴娜笑笑:“剩不多点儿了,明天一早就做完了。”
OS:(下班铃声)……
大伙儿起身往出走……
21、大街上  晨外
甑要强骑着自行车疾驰在上班的人流中……
22、地址公司  晨内
甑要强上的楼来,开了大门,进入值班室,换上工作服:
走进茶炉室,加满水,拖了地……
将各办公室门口废纸篓倒掉……
拖走廊里地面……
茶炉室的水已烧开,他将电源关掉,又打了一壶送进林总办公室……
快步进入值班室。
林总第一个来上班,员工们也陆续到达……
23、林总办公室  日内
江艳丽进来:“林总,叫我有啥事?”走近。
林总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忽又像清醒了过来:“你昨天给聘用来的那位叫啥名?”
江艳丽:“叫甑要强。”
林总:“你把他给我叫来。”
江艳丽疑惑地:“他做错啥了?”
林总瞪了一眼江艳丽:“啥话了?难道我一找人就是兴师问罪?”
江艳丽笑笑:“吓了我一跳。”出得门去。
24、值班室  日内
邮递员送来邮件,甑要强忙着接收……
江艳丽进来:“林总让你过去一趟。”
甑要强边忙边问:“啥事?”
江艳丽边往出走边回答:“不知道。”
甑要强:“我马上过去。”又对邮递员笑笑:“慢走。”
邮递员出门。
25、林总办公室  日内
增要强进来。
林总热情地招呼道:“快坐。”又要给倒水……
增要强赶忙起来劝阻:“林总,我刚喝过,别忙了。”
林总停下坐回了座位,看了看眼前这位五官端正、文质彬彬,又有绅士风度的、学者模样的甑要强:“你是咱们那个队的?”
增要强:“我是112队的。”
林总笑着:“看年龄跟我差不多,没退休吧?”
增要强:“我今年才45周岁,离退休还差得远哩,我是……”
林总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就抢过话茬:“我知道,你们队不景气,有的人不愿意在那儿干,出来了。出来也好,自从局里成立了三大公司,非常缺乏像你这么大年纪,有经验的人才。”
增要强辩解道:“我是下岗的,是……”
林总笑笑又打断他的话:“下岗也没什么,从咱们公司来讲:除了刚从院校分配来的学生外,大多数技术力量就是你们各野外队的下岗人员了。你来这儿就来对了,你的能力会得到充分发挥的。”
增要强苦笑了一下。
林总:“你先给把好综合地质这一关,每周再根据发现的问题,针对性地给员工们讲一次课,这样,咱们的工作效率也会大大地提高。”
增要强迟疑了一下:“林总,我怕给讲不了,我是来干勤……。”
林总抢过话茬:“哎,不要谦虚了,讲课对你来说不是小菜一碟。咱们这儿每个人的工作都没有定论,忙了什么都得干。”
增要强:“讲课我在行,讲那方面的,我好备课?”
林总:“就讲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嗷,你现在就先替我审查报告,会从中发现问题的。”随手将一大摞报告给了增要强。
26、值班室  日内
增要强在埋头审查报告,不时地画一画、算一算……
钟表指向12点,OS:(走廊里想起了下班的电铃声)……
增要强抬头看了看钟表,又低下头继续审查报告……
27、走廊里  日内
员工们陆陆续续地出来,吴娜见前面江艳丽也出来,紧赶了几步追上了江艳丽。
江艳丽犯愁地:“咱们以后就吃不上现成饭了。”
吴娜建议着:“要嘛今天咱们下饭馆吃得了。”已走到了值班室门口。
江艳丽停住脚步:“行,告给他一声。”
两人进了值班室。
28、值班室  日内
吴娜和江艳丽两人进来,看见甑要强正在忙乎着什么。
江艳丽上前:“你在干啥?”
甑要强边干边回答:“审报告。”
江艳丽疑惑地:“谁让你干的?”
吴娜也愣在了一边。
甑要强坚定地回答:“林总。”
吴娜惊讶地:“他咋知道你能干这?”
甑要强停了下来:“我也纳闷。”
江艳丽翻看着桌上的资料:“这是副总干的活儿。”
吴娜凑上前来:“你能给人家干了这?”
甑要强不满意地白了妻子一眼,又对江艳丽:“林总说了,来了这儿的人,工作都无定论,什么都得干。”
江艳丽生气地:“挣上500块钱,外加这么大的工作量,我给你找他去。”就要出门。
甑要强赶忙拦住:“不能去,林总刚刚交给我,你就去了闹惑,不合适。行了,这点活儿也不累人,你俩赶紧回去做饭去吧。”
吴娜:“我们今天中午不回家了,去饭馆吃呀。”
甑要强:“我得等林总下了班锁门。”
江艳丽转身拉吴娜:“那个工作狂,早哩。”转身就走。
甑要强:“你们就先走吧。”又忙乎了起来。
29、饭店  午内
吴娜和江艳丽早已吃上,增要强才来。
江艳丽边吃边说:“我们知道等你早哩,就先吃开了。”
甑要强看着饭菜:“你们先吃就对了,确实林总能干哩。”坐了下来。
吴娜解释着;“林总那是全地质局出了名的工作狂。”
甑要强:“我很佩服林总一个领导和员工一同拼命地干,这样的公司一定错不了。”
江艳丽:“你算说对了,有时候为了争取一个项目,一连几天白明黑夜地往出赶报告。”
吴娜:“要不然公司的效益哪能这么好哩。”
甑要强感叹道:“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这句话一点儿也不假。咱们那个队如果有这样几个领导,也不至于……”
30、风水岭铅锌矿区  日外
钻机在钻进……
阎副总愁苦地走近钻机。
机长:“阎工,已经钻够进尺了,咋办呀?”
阎副总:“还没有见矿?”
机长摇摇头:“没有。”
阎副总:“停了等的吧。”
机长一挥手,招呼工人们:“准备提钻。”……
31、公司值班室  日内
吴娜和江艳丽躺在了床上,甑要强躺在了沙发上。
江艳丽突然:“我想起来了。”
吴娜:“想起什么来了?一惊一乍的。”
江艳丽:“林总肯定是把他当成新聘来的地质工程师了。”
吴娜翻过身来:“咋回事?”
江艳丽:“前几天林总还让我给物色一个退了休的、地质经验丰富的工程师,我至今也没有给选摸上一个合适的。”
吴娜若有所悟地:“莫非是?”
江艳丽欠起身:“要强,林总上午咋跟你交代的?”坐了起来。
甑要强也坐了起来:“先是问了我的岁数和那个队的,他又大体介绍了一下公司情况,再是给我分配工作。”
江艳丽:“具体是做啥工作?”
甑要强:“让我先把好综合地质这一关,发现问题更正了,根据问题,每周讲一次课。”
江艳丽转向吴娜:“你看,就是他搞混了,你当时咋没解释?”
甑要强:“我一要解释就被他打断了,况且昨天你领我见他的时候,不是已经跟他说了勤杂工了吗。也许是林总就这样安排的,我也觉得我能干了,就没好意思扫他的兴。”
吴娜生气的:“你觉得能干了就能干了,综合地质那是总工干的活儿,到后来我看你干不了咋收场?”
江艳丽:“下午我向林总说明吧。”又躺下。
甑要强:“你先不要去,我先干着,等你找上人了自动会接过去的。”又躺了下来。
江艳丽躺在那儿:“勤杂工那一摊,再加地质这些工作,挣上500块钱,图个啥?”
甑要强:“不要紧,我也想证实一下我的能力,等我干不了的时候,我主动会说的。”
吴娜:“那多丢人,不如现在就向林总讲明了好。”
甑要强:“着啥急,先干着看吧,不一定我就能给你们丢了人?”
江艳丽又坐起来:“不过我了解你了:什么书读什么书,一大摞地质书差不多背会了。记不记得,那几年除了星期天上山外,假期上还要跟着野外队出队,有一次整整走了一个多月,气得小吴差点儿跟你离了婚,啥能难住你?”
甑要强笑笑:“这事哪能忘了,当时一是为了给学生讲好课,二是想给老家找个矿。书没有白读的,辛苦没有白下的,今天不是用上了吗?”
吴娜不满意地:“这叫啥用上?还不是挣得勤杂工的钱。”
甑要强争辩道:“人活着,不能光为了钱哇。”
吴娜毫不示弱:“不为了钱为啥?这个月孩子的学费又该寄了,你有钱给寄去。”
甑要强欠起身:“一说话就抬杠。”
江艳丽:“你先干的,到时候我给说吧。”
甑要强生气地:“我就不信这个邪。”又躺下……
32、风水岭铅锌矿区  日外
四台钻机停在那里,几名机长围着阎副总着急:“你们倒是打,还是不打了?”
“不打就让我们走,等得没个准星,我们可耗不起。”
阎副总:“你们再耐心等一等,已经向总公司请示了,他们答复也得有个过程。”
机长们:“再等得等几天?我们也好给工人们放几天假,回去让他们跟老婆亲热亲热。”
工人们高兴地样子……
阎副总:“那可不能把工人放跑了,没准马上打来电话,让重新布孔开钻,你人不在咋办?”
33、林总办公室  日内
办公桌上摊展着一幅地形图,林总弓腰盯在图上沉思,突然将手中握着的铅笔扔在了图上,拿起了电话拨了号:“甑工,你来我这儿一趟。”放下电话,又呆坐在那里沉思。
甑要强敲门进来:“林总,有啥事?”
林总站起身指着图纸:“过来,风水岭这个铅锌矿,以前你去过没有?”
甑要强上前来:“我去过,物化探资料我也见过,那里还有古人开过的矿洞,前景很好。”
林总指着图纸:“这里正是咱们公司今年的一个重点项目,它的成败关系到咱们公司的基地。可是按设计布的孔,钻孔都打完了也没有见到矿脉。是布孔密度不够、还是位置不对?或者是这里根本就没有矿?”
甑要强皱了皱眉头,用手指在图纸勾画着,自言自语:“这是老洞口,根据老洞里的矿脉的走向,近似于东西向,50米老洞就到头了,矿脉也就不见了。这是咱们布的四个孔的位置,南北向。”
林总点点头。
甑要强目视着图纸沉思了起来……
林总:“现在面临着:是再重新布孔,或是放弃。如果再重新布孔还得投入200万或更多,再见不到矿,就等于又白白扔了好几百万。如果放弃,我们的第一个基地现在就宣告破灭了。”
甑要强摇摇头:“咱们不要过早地放弃:你看(拿了铅笔在纸上画着图)这是老洞走向,50米来到这儿到头,矿脉就突然不见了,是不是这里是一个断层?我们在这里布孔,没有见到矿脉,是不是断开的两块后又发生了相对运动,导致水平位移?”(作者付出图)
林总高兴地:“你跟我想到一块了。”也拿起了笔,在甑要强的草图上画:“咱们现在先别打钻,在这儿挖槽,找断层,找见断层再找标志层,然后一钻定音。”看着甑要强笑了起来。
甑要强边点头边说:“按说从老洞底部就能看出断层来。”
林总马上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是小阎吗,……,你拿上手电,马上下老洞内,走到洞底,看那里是不是一个断层?……,对,越快越好,我在等你电话。”放下了电话。
34、值班室  日内
甑要强在审查资料……
江艳丽进来:“哎,你审查完了没?”
甑要强抬起头:“快了。”
江艳丽催促着:“抓紧点时间,别误了明天的招标会议。”
甑要强坚定地:“误不了,一会儿就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