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然影坛]
热线电话:0471-4682078 15847141899
新首页 | 注册 | 搜索 | 会员 | BLOG模式 | 
用户名: 密 码:    
切换为不分页显示
【首页】→ 【影视】→ 主题:[原创] 山里娃的心愿
字体:    回复
 返回列表 跳至页首跳至页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原创] 山里娃的心愿
admin(2012/4/10 16:58:29)  点击:24126  回复:0  IP:110.17.245.*
儿电影文学剧本

山里娃的心愿
作者 霍忠胜















2007年9月27日
故事梗概
民工夫妇们都进城打工去了,他们把孩子留在了家里,让老人们照看着。留在家里的这群孩子,就是被称作的:“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们留给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照看着,可这些老人们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做,比如:得种子女们打工走后,留下来的更多的地,和照顾留下来的更多的牲口。老人们原本已是需用有人来照顾的人了,然而,不但得不到人来照顾,反倒又增添了照顾这些孩子……
孩子们的生活能够幸福的了吗?不用问,他们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这还不算,最难熬的就是他们想念父母……
烈日下,一个女孩儿背着小弟弟孤零零地站在村口瞭望妈妈……
拴住和娜娜兄妹俩因为争抢爸妈的相框而起了争执,第二天早晨上学的路上,哥哥还恳求妹妹:“你把爸妈的相框让哥今天晚上搂一夜好吗?”。妹妹说出了真情:“我楼不着爸妈的相框睡不着。”刷刷地留下了眼泪……
“哪怕是听到一句妈妈说话的声音”也成了孩子们的奢望。
拴住在接送远路跑校生梅清的路上,偶然听到了梅清想挖中药材攒钱,装电话机的事,提醒了拴住,于是拴住心里萌生了‘同学们集体买手机’的想法。当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同学们,同学们个个高兴的不得了……
可是,他们这儿山区远离城镇,买上手机也打不成电话,要想通话,就得到五里以外的公路边打。可是,孩子们为了与爸妈说上一句话,再远也不怕:一定要买。
老师知道了此事之后,帮助同学们拟定出了正确的攒钱方案……
星期天,高年级的同学们上山了。他们收获还真不小:蘑菇、山野菜、中药材……
捡净晒干后,他们第一次就买了70元钱。这下高兴坏了孩子们,也增强了孩子们的信心……
低年级的同学,担心买回手机不让他们打,于是,放学后偷偷上山去挖山野菜,由于天黑又遇上了大雨,险些酿成大祸……
老师又重新作了安全部署。可同学们为了能早日与爸妈通上话,不怕山高路远,星期天到达了最多的地方采挖……
同学们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换回了一定的报酬,终于赞了380元,够买二手手机和办卡、预交部分话费的钱……
星期天,高年级同学们兴高采烈地到达了和老师约好的地方,准备去购买手机。可是,左等、右等都等不来老师,同学们觉得不对劲,于是大伙儿到了老师家里,原来老师夫妇得了重病……
同学们把老师夫妇送进了医院,又毫不犹豫地拿出了钱给老是治病……
眼下买手机的愿望落空了,可同学们深知没有老师,他们就上不成课,为了救老师他们高兴……
‘手机一定要买成’,这是他们的心愿。同学们的信心是坚定的,星期天,高年级的同学们又一次上山了……
这件事恰巧让省报记者给登在了省报上。移动(或联通)公司老总看了报纸后,动员员工们伸出了援助之手,给每个同学送来了一部手机,同时,公司又给当地山区安装了信号发射塔……
“通了,通了,妈妈……”
孩子们的愿望实现了……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

剧中人物表
拴住—————民工留守子女(男)            12岁
娜娜—————拴住妹妹(女)                 8岁
大龙—————民工留守子女(男)            12岁
虎虎—————民工留守子女(男)            12岁
虎妞—————虎虎的妹妹(女)               9岁
梅清—————民工留守子女(女)            11岁
刘英—————民工留守子女(女)            13岁
吴伟—————民工留守子女(男)            12岁
甜甜—————民工留守子女(女)            12岁
老师————  乡村小学老师(男)            47岁
其他人员:
琳琳(女7岁)、丹丹(女8岁)、毛毛(男8岁)、豆豆(男8岁)、刘剑(男10岁)、爷爷(55岁)、奶奶(54岁)、记者(35岁)、医生(50岁)、移动(或联通)公司老总(50岁)、工程师(50岁)

镜头:连绵起伏的山峰,重重叠叠;山间谷底的一条条小河,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五颜六色的光芒;河畔或靠山的地方,分散着一簇簇小村庄;村庄周围的田野里,散布着劳作的老人;村旁有一所小学校,校园里活跃着一群穿着不得体的衣服,泥猴一般的,打打闹闹的孩子们……
民工夫妇们都进城打工去了,他们把孩子留在了家里,让老人们照看着。留在家里的这群孩子,就是被称作的:“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们让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照看着,可这些老人们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做,比如:得种子女们打工走后,留下来的更多的地,和照顾留下来的更多的牲口。老人们原本已是需用有人来照顾的人了,然而,不但得不到人来照顾,反倒又增添了照顾这些孩子……
孩子们的生活能够幸福的了吗?不用问,他们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这还不算,最难熬的就是他们想念父母……
本故事讲的就是,生活在这大山里的,这样一群“留守儿童”……
打出片名:山里娃的心愿
1、村里  午外
村内炊烟四起。老人们有的往出担粪,有的扛着锄头从田地里回来,有的背着一背青草回来,有的赶着牛往回走,有的在挑水,……
孩子们有的在扎堆玩狗,有的爬上树摘果子,有的大孩子们背上背着小的,还有的帮爷爷往羊栏里填草,还有的在帮爷爷往回赶牛……
一个女孩身上背着小弟弟在村口张望,娜娜跑上去关切地问:“你背着弟弟在这儿望啥哩?”
大孩子:“他哭得不行,非要在这儿等妈妈。”
OS:(拴住的声音)“娜娜,娜娜,回来吃饭。”
娜娜:“哎—,知道了。”又转向小孩子:“妈妈她们不会回来的,回吧,太热了。”
大孩子转过头,对着背着的小弟弟:“咱们回吧?”
背上的小孩哭了起来……
OS:(拴住的声音)“娜娜,娜娜,……”
娜娜看了一眼小孩,无奈地转身跑回……
老远了一个女孩儿背着小弟弟仍孤零零地站在村口……
2、拴住家  夜内   
哥哥拴住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下了地,蹑手蹑脚地要从和爷爷奶奶睡在一个炕上的,妹妹娜娜的被窝里偷取爸妈的像框,可是妹妹娜娜紧紧地搂在怀里。翻了个身,嘴里含糊其辞地说着:“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接着又睡着了。
拴住只好悻悻地离开,又躺回自己的床上……
3、拴住家门外  晨外
拴住和娜娜背着书包走出……
娜娜紧走了两步:“哥,我昨晚梦见妈妈了。”
拴住停下了脚步:“娜娜,你今个儿晚上,把爸妈的像框给哥搂一夜行吗?”
娜娜为难地:“我搂不到‘爸妈’睡不着。”
拴住生气地:“你真自私。”加快了步子。
娜娜后面着急地:“哥,你慢点走,我追不上了。”……
4、小学教室  晨内
教室内同学们有的在扫地,有的在擦黑板,几个调皮的男孩在打闹,梅清的位子还空着,同桌的女生刘英在吃干粮……
拴住看看还空着的梅清的位子,过去问同桌的同学:“梅清来了没有?”
刘英摇摇头:“还没有来。”
拴住放下书包跑出了门外……
5、山道上  晨外
拴住气喘吁吁地跑着,不时地向前望望,又继续跑……
一会儿,很远的地方,影影绰绰有一个人影晃动……
拴住继续向前跑着……
近了近了……是梅清……也在跑……
(近前)
梅清又惊又喜、眼泪汪汪地擦了一下头上的汗:“你又来接我来了……”累得一屁股坐在了雪地里,喘着粗气……
拴住也累得边喘边坐了下来……
梅清看着拴住:“你以后就别接我了,我一个人敢走。”
拴住看了看还在喘着粗气的梅清:“看你跑的累成啥样了,还嘴硬。”
梅清解释说:“羊馆说见到狼了。”
拴住安慰道:“别害怕,每天有我们大伙儿接送你。”
梅清站了起来:“要不是我们村的强强进了城,我也用不着连累大家。”
拴住随手折了一支野花,嗅了嗅:“什么连累不连累的,爹妈不在身边,互相关心吧。”突然发现梅清胳膊上一道道的血印,“你胳膊上是咋的了?”
梅清用手摸了摸:“这呀,是昨天星期天上山挖药材被树枝划的。”
拴住不解地:“你挖药材干吗?”
梅清坐直了身子:“我想攒钱安一部电话,随时就能和我爸妈说话了。”
拴住也来了兴趣:“哎,要不咱们全班同学一起挖药材攒钱,合伙儿买个手机,咱们班里同学都能和爸妈说话了”
梅清犯愁地:“手机在咱们这儿用不成。我姑姑过年带回来个手机,不能打,咱们这儿没信号?”
拴住不解地问道:“啥叫信号?”
梅清想了想:“我姑姑说,就是离得远,打不出去,接不回来。”
拴住追问道:“离多近才能打哩?”
梅清:“我姑姑说,她下了班车时,在公路边那儿还有信号。”
拴住犯愁地:“那也太远了。”
梅清爬起来:“快走吧,看迟到的。”
俩人走向学校……
6、教室内  日内
老师拿着教案走进教室。
拴住喊:“起立。”
老师鞠躬并还礼:“请坐。”
学生坐下。
老师:“这一节课一、二年级上数学;三、四年级上体育,体育呢,还是由拴住同学带领大家在操场练练跑步,拔拔河,爬爬树。爬树不要爬的太高了,去吧。”
四、五、六年级十几个同学走出教室……
7、操场上  日外
拴住带领大家跑步。
“一、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后面几个女生落伍了。
拴住看了一眼:“后面的女生跟上来。”
梅清提议道:“班长,我看我就别跑了,放了学我还得跑五里山路哩。”
拴住听到后:“立定,向左转,向右看齐,向前看,解散。”
同学有的问道:“为啥都不跑了?”
拴住解释:“大部分是跑校生,还用跑?练爬树吧。”
同学们:“练爬树有啥意思?爹妈都不在,挂破衣裳谁给缝?”
拴住:“那就拔河。”
同学们:“没意思。”
拴住生气地:“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说练啥?”
同学们哑口了……
大龙突然提出:“要不咱们踢足球吧。”
拴住:“早瘪了。”
大龙:“我家有气筒子,打点气不就行了。”
拴住:“那得用气针才能打进去,学校也没有气针。”
大龙无奈地:“这又玩不成了。”
虎虎:“看人家强强进了城,学校是楼房,冬天有暖气。”
大龙:“还有崭新的课桌,有电脑,有图书室。”
吴伟:“上体育课,有篮球、排球、羽毛球、单双杠、木马、滑梯……”
同学们哄笑:“滑梯那是幼儿班孩子玩的。”
吴伟争辩道:“就算我最后一句说错了,看咱们学校,连个体育老师也没有,全校就一颗破足球。”
大龙:“和人家城里比,老师缺的多了,咱们这儿语文、数学、英语、自然、历史、地理就咱们老师一个人教着。”
拴住瞪了一眼大伙儿:“知足吧,要不是咱们老师硬给争取,学区早就把咱们这个学校撤了,咱们早就没书念了,还想入非非哩?”
虎虎不满地:“达不到哇,还不让比一比哩?”
大龙插嘴道:“别比了,我看电视上说,以后打工子女也让在城里的学校念书了,说不定咱爸妈明年就能把咱们接到城里上学哩。”
刘英:“我可不想到城里的学校,我离不开我爷爷奶奶,我就是想我妈。”
梅清犯愁地:“我也走不了,剩下我奶奶一个人了,孤苦伶仃地没人管。”
吴伟:“我跟你们一样,我的爷爷奶奶也没人管。”
大龙凑上前:“这有啥难,要是在城里安了家,把他们也接到城里不就得了。”
拴住反驳道:“你说得到轻巧,他们有的还是住在工棚里,城里租房又贵,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拿甚养活这么多人?”
虎虎失望地离开:“哎,这希望又落空了。”
大龙逗趣地:“叫你爸爸也当个包工头。”
虎虎不满地停住脚步,回过头:“尽是抬杠,包工头说当就能当?”
大伙儿没趣地自动散开了各自玩去了……
8、校园  日外
学生放学,分几路回家。
梅清一个从另一路走着,不时地回过头来期盼地停一停……
拴住朝着梅清紧赶了几步:“梅清你等一等。”又转向大龙、吴伟、虎虎:“你们过来,我告给你们个秘密:我昨天在送梅清的路上,发现了树林里有好多干树枝,还有好多干牛粪,旁边就是我舅舅家的土豆地,咱们烧山药吃个来。”
大伙儿一听高兴地:“好主意。”
虎虎若有所思地:“不过你舅舅能高兴吗?”
拴住坚定地:“没事,他们家种的地很多,每年运不出去卖,大都喂了牲口了,完事了我跟说一声。”
虎虎:“这就放心了。”
大龙:“快走,我早饿了。”都向梅清的方向跑去……
跑在最后的虎虎又喊着:“拴住,你不是骗我们吧?”
拴住转过身质问虎虎:“我啥时候骗过人?”
虎虎笑着:“我看是你一个人不敢回来,想叫我们给你做伴儿吧。”
吴伟推了一把虎虎:“就你心眼多,他要是敢骗我们,咱们就‘夯他’(打夯一样)。”
拴住坚定地:“行。”
大龙边走边说:“快把那个‘夯人’的刑法废除了吧,昨天把我夯的,今个儿还屁股疼哩。”用手摸着屁股。
大伙儿笑起来。
几个人追了上来,梅清高兴的表情……
9、那那家  日内
娜娜放学回来,将书包放在了桌子上,就到处找吃的,找了好多地方,什么也没有找到,生气地:“饿死我了。”于是就揭开了锅,舀了半瓢水倒在了锅里,又挖了半碗面倒在了锅里,开始点火……
同学虎妞边走边啃着窝头进来:“娜娜,你干吗呢?”
娜娜擦了一下脸,在脸上留下了道道黑印:“奶奶给中午做的饭少了,我饿得受不了了,熬点儿稀饭。”继续烧火。
虎妞揭开了锅一看:“啊,你这不就成了糨糊了吗,咋吃呀?”
娜娜擦了一下汗:“管它糨糊什么的,别的我不会做。”
虎妞掰了一块窝头分给娜娜:“给你先吃点窝头吧。”
娜娜结果窝头:“走吧。”
两人出了门……
10、送梅清的山间小路上  日外
走在前面的吴伟鞋破了,脚后跟也露了出来。
后面的虎虎看见:“吴伟,你的脚后跟也露了出来了。”
吴伟抬脚左右看了看:“妈不在,没人给缝。”
拴住看了看几个男生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哎,咱们都是些没娘的孩儿。”
虎虎突然想起什么:“哎—,我听我叔叔回来说,城里有钱人,把穿了一次的衣服就扔了,有时候他们在垃圾道里看见扔掉的鞋,有八、九成新哩。”
梅清:“这算啥呀,我姑姑在市里大酒店当服务员,经常见有钱人要一桌菜好几千块,有的连筷子也没动,就不要了,最后酒店都倒泔水桶里了。”
吴伟:“多可惜。”
大龙嘴馋的样子:“给咱们吃了多好呀。”
虎虎不解地问着:“什么菜,这么贵,里面有鱼香肉丝吗?”
梅清认真地解释道:“鱼香肉丝根本上不了那场合,都是龙虾、鲍鱼、鱼翅、飞龙什么的。”
大伙儿惊讶地:“啊,咱们听也没听说过。”
大龙建议:“那咱们去大酒店好好地解一次馋吧。”
梅清认真地:“保安把着门,不是吃饭的,根本进不去。”
走在后面的虎虎突然高声地:“我有主意了:垃圾道没人管吧?我要到城里有钱人的垃圾道里捡衣服。我捡一身,给我妹妹也捡一身。”
吴伟满足地:“我捡双鞋就行了。”
大龙幻想着:“没出息,我就想去大饭店饱饱吃一顿。”
大火一笑:“我们当是你有多大的理想哩,原来是为了吃一顿饭。”
大龙争辩道:“我看你们的理想比我的也强不了多少,还笑话人哩。”
梅清眨着美丽的眼睛:“我想捡个电脑。”
虎虎点点头:“哎,这还像个理想。”
拴住挥挥手:“我跟你们谁都不一样,我就想捡个电话机,一是让全班同学都和爸妈说句话,二是让老师也和家人通通话。”
大伙儿高兴地:“这个主意好。”
梅清:“你们还夸他哩,捡上个电话机也不能用,固定电话机那得电信局拉上电话线,才能通话。”
拴住:“这个我知道,不过这么远的电话线,哪得多少钱?”
梅清:“我也不清楚,明天问老师吧。”
大伙儿继续赶路。
吴伟脱下鞋,倒了倒鞋内的沙子,边追边喊:“咱们啥时候到城里捡垃圾?”
大伙儿一阵哄笑……
虎虎:“人家是开个玩笑,你就当真了。”
吴伟:“我这鞋实在是穿不住了。”
拴住:“其实呀,真到了城里也捡不到好东西。我爸爸说了,城里也有很穷的人,就靠捡破烂为生。”
虎虎:“哎,别想那些没用的了,想咱们这儿也咋能富起来,到那时,爸妈就不用去外面打工了。”
大龙:“你这才瞎想哩。”
虎虎:“我这叫遐想,也叫理想,不是瞎想。”
拴住:“别争了,说眼前吧,我想咱们集体凑钱装个电话吧!”
大龙为难地:“咱们哪来的钱呢?”
虎虎:“咱们每人和爸妈要点儿不就够了。”
吴伟:“哎,瞎想妄,反正我是和他们一分钱也要不出来。”
虎虎:“那他们挣钱干啥呀?”
吴伟:“要攒下钱盖新房。”
拴住:“我妈攒下钱,要供我们俩念书。”
大龙:“我妈也是要盖新房。”
梅清伤感地:“我宁可住破房子,也不想让他们出去打工。”眼里闪着泪花……
拴住:“跟大人要不上钱,咱们可以自己想办法。”
虎虎:“你说安一部电话要多少钱?”
拴住:“我也不知道,咱们明天问问老师。”
大伙儿想着心事,继续向前走路……
11、树林 日外
树林旁一位老太太颤崴崴地向来人这里张望着,眼尖的虎虎喊了起来:“哎呀,咱们又来晚了,看,有人把柴禾捡完了。”
大伙儿驻足看着……
梅清突然撒腿跑了过去,同学们也跟随着跑了过去……
(近前)
梅清眼泪汪汪地扶住奶奶:“奶奶,您不是还在病着吗,咋就出来了?”
奶奶身上颤抖着:“奶奶不放心你一个人走这么远的山路。咳咳…”
拴住上前也扶着奶奶:“路上您就不用操心了,有我们呢。”
大龙:“我和梅清扶奶奶回家,你们在这儿等我。”
拴住:“我去吧。”两人争执……
还是大龙跟了去。
12、树林外土坎旁  黄昏
大伙儿守在火堆旁,大龙气喘吁吁地跑回来:“熟了没?饿死我了。”
虎虎动手用木棒从火堆里掏土豆:“估计差不多了。”掏出来一个土豆,用手按了按:“软了。”递给大龙:“你辛苦了,先给你吃。”
大龙接过土豆,顾不了烫嘴:“呒、呒”吹了两口,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真香、真香。”
大伙儿吃土豆的情景……
13、回来的路上  黄昏
大伙儿匆忙地往回赶……
大龙:“我刚才那会儿送梅清奶奶,到了她们家,梅清哭了,说是她每天上学路上,奶奶不放心,也连累同学们接送,她不想念了。”
大伙儿一听惊讶地:“啊?”
拴住停了一会儿,:“不,说啥也不能让梅清不念了。”
虎虎:“梅清的学习多好呀。”
拴住突然气愤地:“你们是不是对他说啥话了?”
大伙儿:“我们什么也没说过。”
拴住:“告诉你们,你们要不愿意每天接送她,我自己接送。”
大伙儿:“我们没说过不愿意。”
拴住用手点着大伙儿的脑门:“以前不管你们说过没说过,我要警告你们,以后谁也不能流露出半点儿不愿意接送的表情。”
大伙儿:“我们懂。”
拴住:“懂就好。”头也不回地迈开大步走在了前头。
虎虎:“我又有了个主意。”
大龙:“看来‘智多星’这个外号没白给你起,主意就是多,有啥好主意快说吧。”
虎虎:“大龙,你家小狗不是也快长大了,你把那个大狗给梅清得了,让她每天上、下学拉上,就不用咱们接送她了。”
大龙:“行是行,就怕梅清弄不住它。”
吴伟:“明天就拉到学校,让梅清先喂的,惯了就好了。”
大龙:“就这样办。”
14、校园  日外
拴住接梅清回来,虎虎、大龙、吴伟拉着狗迎上去。狗嗅了嗅拴住手里的袋子,像是要找吃的。
拴住看了看狗:“这不是给你吃的。”转向吴伟:“给,这是梅清把她爸爸在家时穿的鞋给你拿来了。”一双半新旧布鞋递给吴伟。
吴伟看看梅清:“这……”不好意思起来。
梅清:“快换上吧。”
吴伟边换边说:“谢谢你。”随手将烂鞋扔掉,踩了踩:“真好。”
大龙拉过狗:“梅清,给你个狗,路上跟你作伴。”
梅清高兴地:“啊,给我了?你真舍得?它听我话吗?”
大龙不好意思地:“我们真心想帮你,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送一只狗有啥。”
梅清接过绳子,狗拽着梅清往远出走。
虎虎:“你先喂着,惯了就跟你了。”
大火高兴地向学校走去……
15、老师办公室  日内
老师在判作业,拴住、虎虎、大龙、吴伟喊报告进来。
老师停下判作业:“你们有事吗?”
拴住:“老师,我们问您个事。”
老师:“说吧。”
拴住:“您知道不,装一部有线电话得多少钱?”
老师想了想:“这个就多了。去年学区想给咱们学校装一部电话,可是一问电信局,单装一部的话,15公里的线路,加上电杆五万块钱也下不来。电信局负担一多半儿,自己也得掏两万块,不如买手机。可是咱们这儿,山高路远,没信号,买上也用不成。怎么,想父母了?”
虎虎不好意思地:“随便问问。”
拴住:“老师,梅清说她姑姑在坐班车那儿能打。”
老师:“为了打一个电话,翻一座山,走上五里路?”
大伙儿齐声:“我们不怕远。”
老师沉思了起来……
虎虎:“那买个手机得多少钱?”
老师:“买个便宜一点的,也得个700多。加上卡费,话费,那也得千数来块。”
拴住犯愁地:“这么多?”
老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哎,你们可以买个二手手机,就是别人嫌样式旧淘汰下来的,只要结实耐用就行。那有个二、三百就能买到,加上卡费,先少交点话费,一开头有三百多够了。不过,打长途电话费可贵了,随时就得补充话费。你们从哪儿弄钱呀?”
拴住:“我们还没想好哩。”
老师看了看同学们的脏衣服:“把衣服都洗一洗。”
同学们害羞地低下了头……
16、教室  日内
老师:“这一节是班会,利用这一节的时间,我给大家讲一讲如何洗衣服、如何缝衣服。”
大一些的同学感到好奇,交头接耳……
老师:“为什么要讲这些哩?因为咱们大多数同学,父母出去打工了,衣服脏了没人给洗,破了也没人给缝,看看你们,像小乞丐了……”
17、梅清回家的路上  日外
梅清顺利地牵着狗在前面走着,跟在后面的大龙、虎虎、拴住、吴伟开心地笑了……
18、学生家 夜外
几家学生家的院子里,绳子上挂满了洗出的衣服。
几家学生的家里,几个学生在灯下缝衣服、缝鞋……
19、梅清上学的路上  晨外
虎虎、拴住、大龙、吴伟、刘英在路上等待梅清……
远处影影绰绰露出了梅清牵着狗的身影……
眼尖的虎虎一指:“来了,来了。”
大伙儿一同望去……
(近前)
拴住:“狗听话吗?”
梅清:“可乖了,有了它我一点也不怕了。”
大龙上去和狗亲热了一番:“要么再送给你一个小的,培养它每天接送你,省的来回拉着。”
梅清拽了拽绳子:“我可不要了,等小狗长大了,我也该上初中住校了。”
拴住:“梅清,我问你个事。”
梅清:“问吧。”
拴住:“你们那儿山上中药材真的很多?”
梅清:“真的很多,蘑菇、蕨菜、山野菜真的很多。”
拴住沉思了起来。
大伙儿欢乐地走向学校……
20、校园操场内  日外
高年级的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做着健身操。
另一旁的低年级同学围成一圈,在做丢手绢的游戏。一位同学将手绢丢在了娜娜的身后,娜娜全然不知,被转了一圈返回来的同学抓住。娜娜大大方方地站起来,走向圈子的中间,想了想:“我就给大家唱一支《妈妈的吻》吧。
同学们欢迎起来……
娜娜清了一下嗓子唱了起来:“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有我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过去的时光难忘怀,难忘怀……”
唱着,唱着,圈上的孩子们有的已经开始抹起了眼泪……
OS:“吻干了我脸上的泪花,温暖我那幼小的心,妈妈的吻甜蜜的吻……”洪亮的歌声传到了,已在自由做体操的、高年级同学的中间,起初是停下来聆听,慢慢地脚步也向小同学那边移去……
21、拴住家  夜内
昏暗的灯光下拴住和娜娜在做作业。
娜娜突然问拴住:“哥,你说妈妈啥时候才能回来?”
拴住:“大概等过年的时候。”
娜娜:“啥时候才过年哩?”
拴住:“放了暑假以后,开了学,等的再放了寒假,那时就快过年了。”
娜娜;“还有那么长那?”失望的表情……
拴住:“你不要心里老想他们,就不想了。”
娜娜:“我不由人。”眼里又流出了眼泪……
拴住也不由得擦了擦眼泪:“我有个想法,咱们一伙儿同学攒钱买部手机,有了手机,咱们就能跟爸妈说话了。”
娜娜一下来了情绪:“好哇,啥时候能买上呀?”
拴住:“同学们都没有钱,我还没想好咋凑钱哩。”
娜娜着急地:“你快点想,我现在就想听听妈妈的声音。”
22、拴住卧室  夜内
拴住趴在台灯下,手里拨弄着笔,两眼呆滞地想心事……
23、校园里  日外
同学们下了课,高年级的簇拥着跑出了教室外,后边跟出了低年级的孩子。
拴住向大孩子们摆了摆手,大同学们领会,一起跟着拴住涌向操场的边缘。后边的小同学不解地看着:“他们在干吗?”
娜娜看着远去的大同学:“我知道他们干吗去了?”
小同学着急地:“你快说。”
娜娜:“他们是在商量的咋攒钱买手机哩。”
(镜头拉向大同学)
拴住:“大家都想想办法,手机咋买?”
大伙儿都在挠头,嘴里嘟囔着:“咱们一点钱也没呀。”
拴住着急地:“我不是让你们从家里要钱。”
梅清挤进圈里:“我这儿有我姑姑给我的20块钱,一直没舍得花,拿去吧。”
拴住看了看梅清递过来的钱,没有接:“你收起来吧,我们是想从别处弄钱。”
梅清慢慢地把钱收回:“那咋弄?”
虎虎看了一眼梅清:“是想搞点副业。”
梅清一听来了情绪:“要不咱们一起上山上挖中药材吧。”
大龙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山上还有各种山野菜,城里人最爱吃的。”
娜娜、虎妞也领低年级同学跑过来:“我们也要跟你们上挖山野菜。”
吴伟一摆手:“去、去…,低年级到时候打电话就行了,买手机不用你们。”
拴住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宣布:“我看挖药材、挖山野菜卖能行,就这么办。”
梅清插话道:“那我把我挖下的都拿来。”
拴住看了梅清一眼:“等卖的时候再说吧。”
吴伟:“我爸说,在城里浮石也能卖钱。”
大伙儿笑了起来:“浮石那是杀猪褪毛用的,城里人要哪干啥?”
虎虎:“可能城里人也杀猪。”
吴伟脸一红争辩道:“城里人用它洗澡哩。”
大伙儿一笑:“哪不把肉皮划破?”
拴住:“我看说得对,不管他用来干啥,反正咱们河沟里浮石多得是,捡上几筐试一试,卖不了就把它倒了也不可惜。”
吴伟:“城里人爱养鸟,咱们套些鸟卖哇不行?”
虎虎:“哎,好办法,咱们再套野兔、掏獾子,都能卖钱。”
拴住:“不行,不行,残害动物的事我们不能干。”
OS:(老师的敲钟声)“叮、叮……”
大伙儿都向教室跑去……
24、教室  日内
黑板上写满了各个年级的数学题。
老师写完转过身:“大家现在就开始做吧,不会做的先空下,老师一会儿给大家讲。”
同学们开始做了起来。
老师边左右看着边说:“同学想买手机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很赞同。为什么呢?因为你们想父母,父母都一样想你们。有个同学跟我说了:哪怕是听妈妈一句说话的声音也行。在外的妈妈呢,同样也想听一句孩子的声音……”
低年级的同学们都擦眼泪……
老师接着说:“咱们要想一个好办法,怎样凑钱。”
拴住站起:“老师,我们大伙儿已经商量好了,大同学星期天上山采蘑菇、挖野菜、挖中药材卖钱。”
老师:“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这个星期天我回去有事,下一个星期天,我带你们上山”
拴住站起来:“老师,我们商量好了,这个星期六、日由我们高年级的上山,低年级的不用他们。”
老师:“你们能行吗?”
拴住:“您放心吧,假期时我们还上山砍柴、放牛哩。”
老师:“无论如何,安全第一。”
拴住:“嗯。”坐下。
25、山上野果灌木丛  日外
拴住、虎虎、大龙、吴伟、刘英、甜甜高兴地采着野菜、蘑菇、中药材……
拴住突然发现了一颗很大的黄芪,手铲并用,艰难地挖着……
26、山下的小河里  日外
山下的小河里:小同学在水里嬉戏的情景……
娜娜从山上望着:“虎妞,刘剑,快看,那不是哥他们,在那个山上挖哩。”
小同学们都望着……
27、校园里  日外
同学们晾晒的场景
28、公路边  日外
拴住、虎虎、吴伟、大龙将干野菜、干黄花、浮石摆放在了路边。
一辆汽车驶过来,孩子们齐声招呼着,汽车没停…
又有一辆汽车驶过来,孩子们又齐声招呼着,汽车又没停……
孩子们:“哎……”失望的表情……
虎虎:“我看咱们摆在路边卖不了。”
大龙:“明天就上课了,去镇上太远了,咋办?”
拴住:“咱们耐心点儿。”
一辆面包车驶来,大伙儿招呼着,车慢慢地停了下来,司机探出头:“你们要搭车?”
虎虎赶紧上前:“不是的,我们要卖这些……”指着地上的篮子。
司机看了一眼又发动了车,起步不远又倒了回来停在了孩子们的面前:“咋卖?”
拴住凑近:“干野菜三块钱一斤,干黄花五块钱一斤,干蘑菇六块钱一斤,浮石看着给。”
司机:“便宜点,一样我要二斤。”
拴住:“那就一样给你少一块,咋说?”
司机:“行。”下了车……
孩子们给司机装好,收了钱。
司机看了看浮石:“把那石头送我一块吧?”
拴住:“行,送你几块。”捡起了好几块,递给了司机。
司机上车开走。
孩子们高兴的样子……
29、梅清家院内  日外
梅清拉着狗出来:“奶奶,我上山挖野菜、采蘑菇去呀。”
奶奶:“孩子,一个人能行吗?”
梅清:“不怕,有狗哩。”
奶奶:“孩子,不要走远了。”
梅清:“知道了奶奶。”
出门……
30、公路边  日外
孩子们招呼着一辆辆开来的车,又失望地望着开走的车的背影……
从沟内小便回来的拴住,看了看大家叫卖的样子:“哎,哎,咱们的卖法不对。”举着篮子:“这样。”示范着……
果不其然,一辆车过来,同学们举着篮子叫卖着,汽车停住,司机下了车……
司机:“孩子们,黄花咋卖?”
虎虎:“四块钱一斤。”
司机:“那就给我称两斤吧。”……
又一辆车停了下来……
31、山上  日外
梅清不停地在采摘,篮子内已放进了不少的蘑菇、野菜,狗在身旁陪伴着她……
32、回村的路上  日外
孩子们提着空篮子,边走边兴高采烈地议论着。
吴伟:“没想到后来卖的这样痛快。”
虎虎:“这是拴住的功劳。”
拴住:“大家的功劳。”
33、校园  日外
梅清将一篮子野菜和一篮子蘑菇,放在了门口,拉着狗在等待。
虎虎一眼看见了梅清:“看,梅清在等咱们。”
大伙儿跑去……
(近前)
大伙儿:“你咋来了?还一个人采了这么多。”
梅清擦了一下汗:“我们那儿山上很多、很多的。”
虎虎回头冲着拴住:“我看咱们下一星期天,就去梅清他们那儿的山上采吧。”
拴住想了一下:“就是太远了。”
大龙喊着:“快开门,看热得。”拿起纸片给梅清扇着。
拴住凑近了梅清:“告给你个好消息,我们一共卖了35块钱。”
虎虎:“还没有算老师给带走的中药材哩。”
拴住:“嗯,加上中药材,咱们再有几个星期就够了。”
梅清一听激动地:“太好了。”
34、拴住家  晚内
拴住在数钱……
娜娜过来:“哥,哥——”叫了两声拴住没有答应,继续在数他的钱……
娜娜生气地对着拴住的耳朵大喊了一声:“哥——”
拴住皱了一下眉头:“你看,让你捣乱的数到多少了?”不数了,摞起来:“啥事?”
娜娜天真地望着拴住的脸:“哥你说,打通了电话妈妈第一句话说啥?”
拴住走神儿似的,随口说了一句:“我哪能知道?”
娜娜很认真地:“我想妈妈第一句话就问‘家里好吗?妈妈好想好想你呀。’我说,妈妈我也好想好想你……”眼泪不由地流了下来。
拴住看看妹妹,也不由地眼圈红红,本能地用手擦了一下:“娜娜,不要哭了,咱们的钱再有几个星期就够了,很快就能跟妈妈说话了。”
娜娜急切地:“我恨不得现在就跟妈妈通电话。”
拴住安慰道:“快睡去吧,别胡思乱想了。”
35、拴住奶奶家  夜内
娜娜和爷爷奶奶都睡下。
娜娜渐渐地进入梦乡:
【梦里】老师给买回手机,同学们争抢着要看,老师:“同学们,不要争抢坏了,要不然跟你们爸妈打不成电话了。”
拴住举起手机:“谁先来和家长通话?”
娜娜:“我先来,我先来。”
同学们都争抢着:“我先来,………”
娜娜抢过了手机,对着手机喊了起来:“妈妈,妈妈,我是娜娜,你听见了吗?为啥不答应我呀?妈妈,你说话呀!……”
同学们笑了起来:“你没拨号码,就打电话。”
娜娜:“哥,哥,妈妈号码是多少?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