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然影坛]
热线电话:0471-4682078 15847141899
新首页 | 注册 | 搜索 | 会员 | BLOG模式 | 
用户名: 密 码:    
切换为不分页显示
【首页】→ 【影视】→ 主题:[公告] 电影《 离婚正在进行》
字体:    回复
 返回列表 跳至页首跳至页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公告] 电影《 离婚正在进行》
admin(2014/1/10 18:20:43)  点击:30129  回复:3373  IP:1.183.4.*
银幕上银幕上。夜。
焦距没有对实,画面上出现闪烁的光斑。
渐渐地焦距实了一些,显露出空旷而笔直的高速路,很慢的,一个蓝色的小圆点出现在路的尽头,渐渐地看清是一辆蓝色的切诺基越野车。
越野车从镜头前掠过。

一块高大的路标牌矗立在路旁,上面画着路线图和一个行“欢迎你到鹿城来”的字样。
越野车从路标牌的出口处拐下高速公路,驶进夜幕。


某医院手术室外
女医生赵梅走出手术室,他身后跟着外科主任景沂。走廊里他们并肩走着边走边拉下口罩。
赵梅:总算成功了。
景沂:(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说成功还太早,这样的手术在我们医院毕竟是第一次。

医生办公室:
赵梅和景沂走进办公室,电话在响,赵梅去接电话电话不响了。赵梅转过身疲惫地坐在椅子上。
景沂为她沏了一杯茶端到她面前,赵梅抬起头,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一下立即闪开了。

某广告公司办公室
老总陆川正拿着一张纸在向他的秘书王小玉发火
陆川:你看看这种纸怎么行呢?这是复印纸,它比彩喷纸要贵一分钱你懂不懂,还不出效果的,你怎么总是学不会,有粉就是不会往脸上抹。
陆川边说边穿衣服往外走,临出门他有看见一青年正在往架子上摆一本样本册,他拿起样本册翻了个个放下:应当这样子,下次好拿!

淡出片名:       
           离婚正在进行
               文澜
      
黑底出字幕:2006年8月6日夜

1、鹿城一高级住宅区,陆川家。
这是一座复式住宅,室内装饰典雅大方,颇具艺术韵味,男主人陆川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小老板,一个幽默而有些不拘小节的人。女主人赵梅是医院的外科医生,典型的知识女性。
此刻,俩人刚吵过架,正在电脑前打印离婚协议书。
陆川在打字,看样子他刚喝过酒,脸上还挂着幌子。
赵梅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打字。
赵梅:这条不能这么写,这公司是我们的共同财产。陆川:公司是我们结婚之前就有的,是我用血汗换来的,这你不会不知道吧?。
陆川:你做过婚前财产登记吗?我认为只要结了婚,所有的东西都是共同财产。
陆川:看来你法律知识学得不错么!
赵梅:那当然,包括你有外遇也要对我进行精神补偿呢。
陆川:没错,看来你是希望我有外遇了?可惜目前我还没有。不过我很自信我真要是想找女人那真是一抓一大把,你可别后悔,象你这种好坏男人都不敢要的女人。就不一定能找到我这样的男人了。
赵梅生气地站起来:呸!你别把自己太当盘菜,下辈子就是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再找你。你说你没有外遇,那个王小玉像狗皮膏药一样天天和你贴在一块儿是怎么回事?
陆川:那很正常,她是我的秘书。
赵梅:秘书?你知道女秘书现在是什么概念吗?我看纯粹是你包的小蜜,小狐狸精!
陆川:你有证据吗?你不是法律知识学的很好吗?法律是要证据的,光捕风捉影不行。
赵梅又退回到沙发上:我捕风捉影?
正在这时茶几上的电话响了,赵梅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王小玉的声音。
赵梅生气地:他不在。
陆川看着赵梅,不紧不慢地:像你这种人就得开天窗打地洞。一点情调都没有。
正说着陆川的手机又响起,他打开接听。
陆川:已经来了?住什么地方?
电话声:明珠大酒店。
陆川:好,我就来!小玉,你先替我把客人招呼好。
陆川收线起身准备要走,赵梅拉住他。
赵梅:不会又是出去约会吧?小玉,小玉的叫的多亲切。
陆川:你别无事生非行不行?来了一个客户,是个大客户,我总不能错失良机吧?
赵梅:你因为酒耽误的良机还少吗?你必须打完这个协议再走。
陆川着急地:你来打,你怎么打我都认,还不行吗!
赵梅走过去,啪地关掉电脑。
陆川:你这是非法关机。
赵梅:今天晚上再晚我也等你,打完协议明天一早就去离!
陆川:(调侃地)法院有二十四小时上班的没有?要有,咱们后半夜去,保证不用等。反正明天不行,明天我有重要事。要不后天?。
赵梅:后天我有手术,就得明天。
陆川推开赵梅:行行行,你看着办吧!
陆川边说边换上鞋摔门出去了。

2、黑妹酒吧,夜。
这是一家充满异域风格的酒吧。大厅里低徊着外国流行音乐。
两个男人坐在火车椅式的包厢内,年长一些的叫左元,表情阴郁;瘦小的是牟雨,绰号木鱼儿。
左元在一口接一口地吸烟,看得出来他正在琢磨事。
木鱼拿起一瓶啤酒用牙去咬瓶盖。
左元:你别咬行不行?有起子,声音真难听,你他妈象老鼠,什么都想咬一口。
木鱼已把瓶盖咬开,尽情地往肚子里灌啤酒,他们面前的小桌上堆满了空酒瓶,烟灰缸里也塞满了烟蒂。
吕大顺走进酒吧,这是一个非常健壮而漂亮的男人,曾经是散打运动员。
吕大顺径直向左元他们走去。
吕大顺:办妥了。
左元:是他亲自接的电话?
吕大顺:他的助理,没问题。
左元把手里的烟头在烟缸里拧灭。
左元:走!
三人起身离开酒吧。

3、城市夜景,夜。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在闪烁。整个城市的夜景十分迷人。
陆川驾驶着他白色的宝马车在车流中穿梭,就在他驶下立交桥的时候,一辆蓝色的新款切诺基与他擦身而过。

4、切诺基内夜
左元驾车,木鱼坐在他身边,吕大顺坐在后面。
吕大顺:刚过去的就是他的车。
三人的目光向车窗外投去。
白色宝马车的两个红色尾灯在夜色中闪烁着。

5、立交桥上,夜,
蓝色的切诺基呼啸而过。

6、陆川家,夜。
赵梅在收拾东西,看样子她要出去。
电话响,赵梅拿起电话:妈,我正想给您打电话呢。
电话声:小梅,妈还是想跟你说,这婚姻的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千万可别由着性子。
赵梅:妈,您就别劝了,我主意定了。您说我天天跟这么个酒鬼一块泡着,他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不着家,回来了也没个清醒的时候,整个一个横路靖二。还嫌我不要孩子,您说我怎么要?生个孩子也是个醉枣。
电话声:小梅,女人出了这家进那家的可不是个事,再说了……
赵梅哈哈大笑:妈,我都快三十了,您就别操心了。放了,啊,我还要出去一趟。

7、住宅小区,夜。
蓝色的切诺基向陆川家驶去。

8、切诺基内,夜。
吕大顺和木鱼正在换物业的工作服。

9、陆川家。夜
赵梅正在换鞋,门铃响了。
赵梅:谁?
赵梅边问边从门眼向外张望,吕大顺穿着物业工作服站在外面。
赵梅:有事吗?
吕大顺:查煤气管道的。
赵梅刚把门拉开一条缝,吕大顺和木鱼就冲了进来,赵梅见势不妙转身往回跑。
木鱼刚一进门就被一个东西绊倒。
吕大顺一把抓住赵梅的手将一只手套塞进她的嘴里。
赵梅急中生智一口咬住吕大顺的手指,吕大顺抬起左手将赵梅扑倒,赵梅依然咬住他的手指不放,木鱼扑上来按住赵梅臀部。
赵梅挣扎几下不动了。
吕大顺抬起手看看,手指被赵梅咬得鲜血直流。
吕大顺甩甩手指:他妈的,属狗的!
吕大顺像夹起一个孩子一样,抱起赵梅向门外走去。一个红色的小手机从赵梅的衣袋掉在地上,跟在后面的木鱼顺手检起来。

10、明珠大酒店。夜
陆川和助理王小玉正在服务台询问什么,服务小姐正帮他们在查找。
服务小姐:叫什么名字?
小王:钱大圣,广东罗兰纺织品公司的老总。
小姐认真地翻看着登记簿:没有,就没有个姓钱的。
陆川:你听明白了?他怎么住这里?
小王:我听的清清楚楚,他说大宾馆太乱。
陆川:是说这家酒店吗?
小王回想了一下:应该是这家,应该是。
陆川生气地:什么应该是!
小王嗫嚅道:那......咱们再到鹿城饭店去看看?

11、郊区的公路上,夜。
蓝色的切诺基飞驶而过。

12、汽车内,夜。
左元戴着大墨镜驾车,木鱼依然坐在他的身旁,两眼凝视着车窗外。
坐在后座上的吕大顺不时回头张望后面的一个大木箱子,里面传出轻微的呻吟声。
吕大顺:哥,你是不是把墨镜摘了,这大半夜的戴墨镜别人一看就有毛病。
这时前方传来警车的鸣叫声,三个人的神情立即紧张起来。
警车越来越近。
左元摘下墨镜放慢车速,
木鱼:千万别停,闯过去。
吕大顺:110巡警车。
说话间110警车呼啸而过,左元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
公路上恢复了寂静。

13、公路上,夜。
一束灯光从路旁窜上来,在公路上晃动着,渐渐看清了是一个骑摩托车的人。骑摩托的人大概是喝醉了酒,一条道曲线形开过来。
左元在左右躲着对方,终于没躲过,巨大的变了形的摩托车迎面扑过来与汽车相撞。〈慢镜头〉摩托车被高高地抛起来,又摔在地上,溅起一片血红。
慢慢地血红幻化成一片黑暗。

14、二居室,夜。
整个画面像是被一块黑布遮住了。透过布丝,漏过一些红光。
赵梅扭动了几下身子,感觉出自己的手脚被捆着,她听到不远出有说话声。
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妈的,半路上遇到个死鬼,这下麻烦了。
赵梅使劲地抽动着脸上的肌肉,画面上露出一丝光亮。
突然,赵梅尖叫一声:啊__!
一阵杂踏的脚步声。
赵梅从那条缝隙中看到几双男人的脚。
一个尖细男人声:他妈的,是只耗子!
赵梅影影绰绰地看到有人将她脸上的小东西拿掉摔在地上。
又一个沉稳的男人声:给她松松不?
赵梅的眼罩被一把扯开了。
赵梅看到站在眼前的三个男人,不由得身子打个哆嗦。
左元端起赵梅的下巴:认识我不?
赵梅的脑子里立即闪现出给自己装修房屋的工头。
赵梅:摇摇头。
木鱼:盘儿还挺亮。
赵梅看了一眼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知道他就是从她脸上哪掉老鼠的那个人。
赵梅的目光划过去,看见站在后面的吕大顺,她断定就是要给她松绑的那个人。
吕大顺也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他们的目光对接了,但是很快吕大顺就转过身去了。
三个男人到另一间屋里去了。
赵梅看到的是一个破旧的两居室,一大一小两个房间,自己正躺在大屋子里的一张大床上。

15、两居室小屋,夜。
三个男人拿着赵梅的手机在拨号,左元连拨了两次对方都说是空号。
木鱼:你搞准了没有?
左元瞪了木鱼一眼:没搞准我能瞎按吗?
木鱼懒洋洋地靠在床背上: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吕大顺拿过手机调出上面的通讯录:这他妈的谁是谁也不知道!
正在这时,吕大顺手里的手机响了,木鱼和左元凑过来,吕大顺按了一下接听键。
电话里传出陆川的声音:喂,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有重要事……
吕大顺“啪”地关掉手机:是她老工打来的。
木鱼;那不正好吗?你怎么压了?
吕大顺:那能随便说吗!
左元:好兆头!
吕大顺和木鱼莫名地望着左元。

16、两居室大屋,夜。
躺在床上的赵梅听了他们的对话,突然全身扭动着大叫:我要去厕所!
三个男人听到喊声冲进来。
左元:把那个塑料桶拿进来。
木鱼出去提回一个红色的塑料桶放在床前。
吕大顺扶起赵梅,解开她手上的绳子。
赵梅望着眼前的三个男人,三个男人都盯着她。
赵梅:我要上厕所。
左元用脚把塑料桶往她跟前踢了踢。
左元:还挺讲究。凑合吧。
赵梅望着眼前的塑料桶,立即觉得女人的尊严全部丧尽,她的眼睛里渗出泪光,一转身,猛地将头向墙上撞去。
左元和吕大顺手疾眼快地一把拉住她。
左元调侃地:想死?宝贝儿,没那么容易,你现在是我们的银行,我们还没开张,能让你关门吗?
赵梅又哭又叫地挣扎着。
左元:你不好好配合,我们也只好不客气了。木鱼,再给她来一下。
木鱼扑上来按住赵梅又给她打了一针。
吕大顺:你对她那么凶干吗?
赵梅泪眼汪汪地望了吕大顺一眼,再次昏了过去。

17、宾馆一房间夜
陆川正和几个人在热火朝天地打麻将。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牌友甲:老婆找来了。
牌友乙:咱们陆总可不怕老婆!
陆川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向大家摆摆手
陆川:我正忙着呢……
电话男人声:陆先生吗,你旁边要是有人就请他们走开,我们有重要事和你谈。
陆川:什么事?需要......
电话男人声:关于你老婆。
陆川:关于我老婆?陆川表情复杂地向外走去。众人莫名奇妙地望着他。

17A 走廊里 夜
电话赵梅声:陆川,是我,我有急用,你马上帮我准备一百万元。
陆川:(顿时气急败坏地)赵梅你开什么玩笑!你说,你想干什么直截了当点,我现在没时间和你逗着玩。我正和几个客户谈事呢。
陆川说着“啪”地关了手机。扭头走回房间。
黑底出字幕:2006年8月7日

18、郊区公路上,日。
一辆警车在车上停稳,车上跳下几个警察。
警察向前方的事故现场走去。

19、事故现场,日。
一辆摩托车躺在路上,几米之外一个人俯卧在路基旁,他的头下是一滩鲜血。
警察到了现场在王科长的指挥下开始进行工作。
王科长扳动着死者:酒后驾车!
警察乙:仔细地看着路上的车辙。
警察甲:是越野车,象是切诺基。
王科长:现场都仔细点,最好能找到逃逸车的残留物。

20、两居室大屋内,日。
左元、木鱼、吕大顺正围着桌子吃方便面。
赵梅瘫软地躺在上,她正睁着眼睛仔细听着他们说话,有脚步声传过来,她立即闭上眼睛。
吕大顺去到床前:喂,你该醒醒了,吃点东西。
赵梅睁开眼睛看着吕大顺沉默了一会儿。
赵梅(试探地)我想喝点粥,行不?
木鱼:我们还吃方便面呢,你一个要死的人了......
吕大顺:你吓唬她干啥,她现在是咱的爷,知道不?!。
左元:去,木鱼,买粥去!
木鱼不情愿地边嘟囔边往外走:待遇还挺高。
吕大顺冲他的背影;给她带点咸菜。
左元端着碗边往嘴里塞方便面边走过来。
左元:你先生不接电话了,你最好把你老娘的电话告诉我们,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赵梅:我求你们千万别找我妈的麻烦,她那么大岁数了经不住惊吓,你们可以再给陆川打电话么。实话对你讲吧,我们正在闹离婚,他以为我和他玩邪的呢。
左元:(惊奇地)哦?
吕大顺:看来要给人当枪手了。
左元:那要看给谁当枪手了,要是给陆总当枪手起码不会白干,赵小姐你说是不是?
赵梅嶷惑地望着左元:你们不会是陆川雇来的吧?
左元:我只是假设

21、陆川办公室 日
陆川正在和几个客户研究什么事,他的手机响起来,他打开看了一眼又合上了,继续讲他的产品。
他的手机又响,顽固地响。
陆川(不好意思地):对不起,……陆川边走进里间边打开电话。
陆川:我说赵梅你也逼人太甚了,我们在一起搅和这么多年了,就差这几天?!你能不能让我把这个事办完?!我现在没时间和你罗嗦。

22两居室大屋 日
左元手拿电话:我说陆总,看来我们都一样,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人。赵梅在我们手里,你掂量着看,一百万,两天,不然的话后果你很清楚。
左元“啪”的合上电话。

23陆川办公室里间 日
陆川:你是谁?他妈的……
电话里传出茫音声。
陆川冲站在外屋的王小玉招招手,王小玉走进来.
陆川:小玉,你在这里盯着,我得回去看看.
王小玉:家里有事?
陆川:谁知道赵梅又作什么妖呢!

24陆川办公室 日
陆川: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有点急事得先出去一下,就一会,你们先和小玉谈。
说着陆川匆匆离去.

25、郊外的一家野味餐厅,日。
木鱼正在一个包间里和一个短发女子调情。
一台挂在墙上的电视正开着。
短发小姐:看样子最近不错么,另外找见好地方了?
木鱼:忙,太忙。
短发小姐:你能忙什么,除了喝酒就是女人。
木鱼:是呀,酒和女人哪样不要钱?
木鱼边说边将小姐搂到怀里。
短发小姐挣扎着:你答应给我买的皮草还没兑现呢。
木鱼有些迫不急待地:快了,快了,这笔买卖做成就给你买,不行吗?
短发小姐:你又吃药了?
木鱼:(一脸淫笑地脱了自己的衣服)没有,没有,那玩意太厉害,我自己都受不了。
突然,木鱼的动作停止了,他听到了电视里的声音。抬起头向墙上看。
墙上的电视正在播放本市新闻。
播音员:昨天晚上,110国道13公理处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一辆摩托车和汽车相撞摩托车驾驶员当场死亡,肇事汽车逃逸,现有关人员正在进行拉网式的排查,整个案情正在侦破之中......
木鱼神色有点慌张,他推开怀里的小姐,起身站起来。
木鱼:我得走了,屋里有个兄弟病了,让我出来买饭。
短发小姐莫名其妙地望着木鱼:不是你有病吧?
木鱼整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扔给小姐,匆匆走了。

26、赵梅母亲家 日
陆川正和赵母说话。
赵母:我说你们就别闹了,钱够花觉够睡的,就好好过日子吧。
陆川:妈,不是我想闹,我不就是爱喝两口么,多交了几个朋友。再说了,现在办什么事都不得在酒桌上搅和着。
赵母;当年我跟你爸就因为喝酒没少打架,到死也没管住他,他一辈子喝的酒得拿火车拉。唉!这话又说回来,你也少喝点,酒能成事也误事。那年你爸不是让人家在酒桌上灌醉了硬让在合同上签了字,一下子损失了十几万元,小梅也是怕象你爸一样吃大亏。
陆川:她的脾气我实在受不了。昨天晚上非逼着我写里离婚协议,不是我非要离,是她,这不,今天又说让人绑了,让我给她拿一百万,这不是开玩笑嘛。
赵母:气头上的话,昨天晚上我打电话还劝她呢,你先别理她。
陆川:我是不想理她,想等开完会再说,可她一个劲的搅我,他让一个男人给我打电话,威胁我,我现在连她在那儿都不知道,我给医院打电话说她今天夜班。
赵母:昨晚上她在家呀。
陆川:我昨晚上没回家,外地来了客人。
赵母:什么客人得陪着过夜?怪不的呢,你都夜不归宿了,她能不生气吗?
陆川:妈,您再劝劝她,一会来电话一会来电话搞的我在客人面前很没面子
赵母:你先忙你的,回头我再劝劝她。
陆川:那我就先回去了,客人还等着呢。

27、两居室大屋,日。
赵梅已经坐在床上,她正揉搓着自己的手腕。她回头朝窗外望去,外面正在下雨。
吕大顺给她递来一杯水。
赵梅:不喝,我怕上厕所。
吕大顺:你不吃不喝的也不是个事。
赵梅:能给我一支烟抽吗?
吕大顺忙掏出烟点着递给她,还帮她点着。
赵梅靠在床头吸着烟。
赵梅:兄弟,咱们无怨无仇的,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如果光是想要点钱,咱们可以商量么,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怀孕了,现在是一身两条命,就是我死了,警察也不会放过你们。
吕大顺:我要知道绑来的是你,就……你给我看过病。
赵梅:是吗?你什么病?吕大顺:我……根上的病。吕大顺有些不好意思。赵梅:好了吗?吕大顺:(一脸沮丧)……
赵梅:我是医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28、二居室小屋,日。
左元正在床上摆弄扑克牌,他把手里最后几张牌摔在桌上
左元:他妈的!突然放在床上的手机响起来左元拿起床上的手机打开看,电话里就传来赵母的声音。
赵母:小梅呀,你怎么不回家?陆川到处找你呢……
左元听着赵母的声音,犹豫了片刻。
左元:我不是小梅,她在我手里,我已经告诉陆川了,让他拿一百万来赎人,他不当回事,那我只有告诉你了,我再说一遍,一百万,两天时间,不需报警,报了警就来收尸吧!听清了吗老太太?
赵母电话声;你是谁?(惊慌失措地)赵梅在哪儿?我的天呀……
左元合上电话,跳下地走出小屋。,

29、二居室大屋,日。
吕大顺看见左元从小屋出来:我出去看看,木鱼怎么还不回来?
吕大顺推门出去。
左元看见赵梅在抽烟,走到床前。
左元调侃地:有人伺候着,还有烟抽。
赵梅瞪了左元一眼:我都想通了,你们不就想要点钱么,我帮你们跟我老公要就是了。
左元:我又给你老公打过电话了。
赵梅:他说什么了?左元:他说没时间和你罗嗦。
赵梅: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左元:天无绝人之路,正好你老娘来电话了。赵梅:(着急地)你告诉我妈了?左元:只有这样你我才都有出路。赵梅:(激愤地)你们也太不人道,我妈有心脏病!
左元:我别无选择,因为你老公太固执,他认为我和你是同伙。赵梅:你可以继续给他打电话么!左元;他已经不接我的电话了,是他女秘书接的。
赵梅:真是个混蛋。
左元:你骂谁?
赵梅:谁该骂我就骂谁。

30、一条乡间小路上。雨,日。
木鱼和吕大顺在雨中走着,他们已被淋得浑身湿透。
木鱼:说是现场找到车上的漆皮,要对所有的切诺基进行排查。
吕大顺:真他妈的倒霉。

31、居室小屋内。    日
左元、木鱼和吕大顺正在争吵,神情紧张。
木鱼:咱们得赶快转移,起码这辆车是不能用了。
吕大顺扬了一下下巴:她怎么办?
木鱼:累赘。(木鱼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吕大顺:我是要钱不要命。
左元:上山容易下山难,命案你已经惹上了。
吕大顺不解地望着左元。

32、二居室大屋。     日
三个劫匪围在赵梅身边,左元在快速地用赵梅的手机拨电话,拨通之后递给了赵梅。
左元:你知道该怎么说。王小玉电话声:喂——
赵梅听到王小玉的声音立即火冒千丈:你让陆川接电话,我是他老婆!王小玉电话声:……对不起,陆总……他不在。赵梅:我知道他在,王小玉你听着,他要不接电话就让他来收尸吧!

33汽车里      日
陆川驾车王小玉坐在他旁边。王小玉把手机递给陆川,陆川摆摆手,王小玉硬把手机塞给陆川。:她打了个手势让他接电话陆川不情愿地接过电话。陆川:赵梅咱们别闹了行不行?你饶我几天,你要什么都行,只要不是我的脑袋。

34二居室大屋      日
赵梅被路陆川的话激怒了冲着电话大喊:陆川,你太过分了,我的死活你不管,我的电话你不接,手机还让那个小妖精拿着,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真混!

35汽车里      日
陆川正在接电话
陆川:这话要问你,我混,我是混蛋行不行?一百万,一百万对我意味着什么你应该知道,你以为我是银行还是印钞厂?

37二居室大屋      日
赵梅:你什么也别说了,没钱就赶快去找老警,找老警……
站在她身后的左元一把将电话抢过来“啪”地合上:老景是谁?

38汽车里      日
陆川:老警是谁?喂,喂——
王小玉:她不会是真的被绑架了吧?她说让你去找哪个老警?

39二居室大屋     日
赵梅:老警是我的一个朋友。
左元:什么朋友?
赵梅:普通朋友。
左元:普通朋友?他是干什么的能又那么多钱?
木鱼:不会是贩毒的吧。吕大顺:你他妈的闭嘴!嗑瓜子又嗑出你这么个臭虫来。
赵梅:告诉你们,是卖药的!卖保健药品的!
木鱼:这几年卖摇的都发了。左元:这么看来你们关系不一般了?
赵梅:你太敏感了,刨根问底的,明告诉你吧我现在没有必要瞒着什么了。他曾是我的情人。我们好了五六年了,这么说你该满意了吧?
左元哈哈大笑:怪不得要离婚呢,够浪漫的,让老公去找情人,看来你老公是这个。
左元用手指做了个王八的动作。
赵梅瞪了左元一眼。

40、赵母家      日
赵母正在和赵梅的表哥哭诉:我早就看出来了,陆川这小子是指望不上的,他正和赵梅打离婚,有钱也不往外拿。当初小梅那个同学姓景的,人挺好,死老头子硬把人家打散了,说人家书呆子气。这个倒不呆,花花肠子一大堆,天天瞎折腾,他俩就不是一路人!
表哥:姑,现在你就别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你也别急,我看这事有些蹊跷,会不会是可陆川有关……
赵母:你说什么?
表哥:会不会是陆川惦记着你手里有俩钱儿,要是那样倒好了,他怎么也不至于要小梅的命。
赵母:哎呀……你说这可怎么办呀?

41、居室大屋     日
赵梅依然坐在床上,左元、木鱼、吕大顺都在屋里。左元手里还摆弄着那个手机,吕大顺在地上练拳脚,木鱼正摆弄桌上的那台破电视,电视屏幕上闪着雪花点,没有一点声音。
屋子里很安静,显然都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左元手里的手机炸响,几个人的目光倏地转过去。
左元打开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显现在上面。
左元:13804718795,认识吗?
赵梅:想不起来。
左元把手机伸到赵梅的耳边。
左元小声说:你知道该说什么。
赵梅:喂?
电话声:小赵,你昨天晚上要的外卖,我们去了几次家里都没人,我只好端回来了。
左元啪地关机:他妈的,外卖的,还挺负责。
左元话音刚落,手上的手机又响。
左元刚打开盖儿就听得里面有个女人的哭喊声:赵梅,你死哪儿去了,我的贝克死了,让摩托车给撞死的。
电话里的女人还在不管不顾地哭叫着:我抱着它去医院,还没进大门他就死了......我的贝克,赵梅你说我该怎么办!
三个劫匪相互看看,盯着电话。
突然赵梅哈哈大笑,他们被吓了一跳。左元赶紧把手机合上。
左元生气地:你干什么?笑什么?
赵梅:我笑何小娟,我的朋友,贝克是她的狗,她的狗死了。

42陆川办公室      日
陆川正和王小玉说话
陆川:我也不怕你笑话,我宁愿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都不愿回家,这种感觉很奇怪,我看好多男人都这样。其实我也不是不爱赵梅,我也不会和她主动提离婚,烦,一回家就烦。
王小玉:你看过一声叹息吗?电影里的男人也和你一样,动物本能,喜新厌旧,不算毛病的毛病。

43、二居室内      日
三个劫匪围着赵梅,木鱼把一把匕首架在赵梅脖子上。
左元和吕大顺站在赵梅的左右,左元手里举着手机:告诉你老公,我们的等待是有时间的,今天不备好钱就让他来收尸吧!左元把电话拨通,举到赵梅的嘴边。
赵梅:喂,陆川,钱凑齐了吗?

44、陆川办公室      日
日陆川正在接电话。他听出是赵梅的声音显的很烦
陆川:赵梅你跟我说个实话你到底在哪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赵梅电话声: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赶快去找老警!陆川什么老警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赵梅(生气地):你能不能动动脑子,你知道的人里谁姓警

45、二居室大屋     日
左元对着手机:陆先生,照你太太说的做,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准备钱就准备个骨灰盒。
电话里陆川声音:我对你说,你必须告诉我你是谁,否则的话其他免谈,我马上报警。
左元:我是谁并不重要,报不报警那是你的事,要不要你老婆也是你的事,如果你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要的话,是不是有点太没人味了?

46、陆川办公室      日
陆川边打电话边在地上踱步:你愿意当我儿子的话,钱就是小事了左元电话声:你太太究竟怀着谁的孩子看来你也不大清楚了!
陆川:你他妈的放屁!赵梅怀没怀孕看来你比我还清楚。

48、二居室大屋      日
日赵梅正和左元抢手机赵梅:你胡说什么?我和他说话……
左元快速把手机合上甩开赵梅:他说要报警。
赵梅:(愤怒地)他早该报警!你们这些人被警察抓着是早晚的事。
木鱼一把将赵梅推到在床上:想多活几天就老实点。赵梅的眼泪一下涌出来。
吕大顺瞪了一眼木鱼:去,去,去一边待着去!木鱼不满地:你老跟我叫什么劲!。

49大街上      日
陆川驾着车飞快地行驶着。

50、陆川家,日。
陆川慌慌张张地走进来拉开抽屉翻电话簿,他找到一个号码快速拨电话。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您找谁呀?
陆川:是景沂先生家吗?
电话女人声:是呀,你那位?
陆川:景先生他在吗?电话女人声:他出差了。
陆川:什么时间走的?电话女人声:昨天才走。
陆川:你知道他去那里了吗?
电话女人声:不知道,他说去什么地方借钱去了。你是谁?
陆川:我是他的朋友。
电话女人声:你是他朋友能不知道?他给人看病出事故了,被人告到法院,差点被警察用铐子铐走,他急着要钱赔人家钱呢。
陆川:我就是想问问情况,好,谢谢。
陆川说着放下电话。陆川在地上转了一圈琢磨着什么,突然愤怒地一把将茶几上的茶具撸到地上,玻璃碎片立即撒满一地。
陆川坐在沙发上生气,沙发对面的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爱情片,男女主角正在床上缠绵,陆川将沙发上的一个靠垫砸过去。
陆川:我操你妈!赵梅。拿我当猴耍.

51、二居室小屋,日。
左元和木鱼正在密谋。
左元:看来那家伙要报警。
木鱼:我看这事要坏在他手里,当初就不该叫他掺和。
左元并不理会木鱼说什么,用一根牙签剔着牙。
左元:他妈的,你说什么他都不信,看来得动真的了。
木鱼:卸她一件放他办公桌上,我看他不信?!

52、二居室大屋,日。
吕大顺正将一片药和一杯水递给赵梅。
赵梅警惕地:什么药?
吕大顺:心脏不好的人容易一下子过去。
赵梅接过药有些感激地望着吕大顺。
左元〈画外音〉:大顺__!
吕大顺向小屋走去。赵梅的目光也向小屋投去。
小屋里传出争吵声,赵梅挪动了一下身子,凝神地听着。
〈画外〉吕大顺生气地:我还是那句话,要钱不要命。
〈画外〉左元:我不要她的命,就有人要我们的命了!
“咣当”,一个什么铁器扔到桌上。
听他们的争吵,赵梅陷入一种恐慌之中,脸上冒出一层汗。

53陆川家      日
陆川正仰着脖子往肚子里灌啤酒,已经显出醉态。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陆川抬头看看,不理,门铃顽固地响着。
陆川走过去拉开门,王小玉提着一个大文件袋走进来.
王小玉:陆总,钱我给你带来了,十万,都是十元的,真沉。帐上就这些了。
陆川不看王小玉也不说话。
王小玉有些不自在:我觉的这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最好别得罪他们,他们只是要钱罢了!
陆川又仰起脖子喝酒:小玉你坐下——你说——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是什么?
王小玉摇摇头。
陆川:——我告诉你——是老婆
王小玉过去抢过旧瓶子:你不能喝了,你喝醉了!
小王忙去抢酒瓶子,推拉中酒洒了陆川一身,小玉忙拿起毛巾给他擦。
正在这时,赵母和表哥冲进来,见小王正给陆川擦衣服上的酒,赵母愣了一下,突然愤怒地冲过去就打王小玉。
王小玉躲闪着:你干什么?干什么?
表哥冲上去拉住赵母。
表哥:姑,你别急,问清楚她是谁在说。
陆川的酒也醒了:她是我的助理!
赵母:助理助到家里来了是不是?你给我滚出去!
王小玉想解释什么,嘴唇动了动,冲出门外。
赵母生气地指着陆川:你说小梅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陆川惊诧地望着赵母,忽然哈哈大笑。
陆川:自己绑架自己的事,那是演电视剧?这事也许只有赵梅能干出来
赵母:你是说赵梅自己绑自己?
陆川:您还是去问赵梅吧,让我去找老景,老景是谁您应该知道吧?
赵母:什么老景小景的,他让人绑了,人家要一百万还说报警就撕票,你不想办法救小梅在这跟那个小狐狸精鬼混,你说不是你干的是谁?要不你怎么不着急呢?
陆川:让我拿一百万,我现在连十万都拿不出来。
赵母:我知道你有钱也不会往出拿,我今天跟你拼了……说着赵母就要往上扑,表哥忙拉住赵母陆川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打开手机。
电话赵梅声音:陆川,我还活着……。
陆川:赵梅,是我__你听清楚了,别搞错了,我现在还是你老公。
听说是赵梅,赵母一把将电话抢过去。
赵母:小梅......我是你妈......
赵母刚开口,已经是老泪纵横了。
电话赵梅声音:妈,我没事,你别担心。

54、二居室大屋内,日。
木鱼把架在赵梅脖子上的匕首在赵梅的脖子上划了一下,一条血印立即显出来。
赵梅尖叫一声。
左元一把将电话抢过去:你在跟谁罗嗦?
电话里传来赵母喊声:赵梅,赵梅……

55、陆川家     日
日赵母晕倒在地陆川和表哥正手忙脚乱地救她。
陆川:你们别动她,千万别动,赶快打120。表哥拿起电话叫120,

56、二居室大屋      日
日赵梅披头散发的被按在床上,显然他们刚才撕扯过,木鱼的匕首又在她脖子上划了几下,赵梅大声叫喊着。左元拿着手机让陆川听赵梅的喊声。左元:陆总,听到了吧?你夫人在向你呼救。

57,120急救车上      日
陆川:你们千万别动她,钱我想办法,你们说个地方.
电话绑匪声:晚上十二点,北立交桥顶见面。
陆川:我要人钱两清!
电话绑匪声:报警就来收尸!
120车上的医生:这里不是谈生意的地方。
陆川:喂——喂——对方关了电话。

58、郊区野味餐厅,经理办公室,日。
公安局王科长正向餐厅服务员问话,服务员一看就是涉世不深的外来妹。
科长指着一个扎辫子的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
扎辫姑娘:凉城。
公安局王科长又指指另一个短发姑娘(曾经和木鱼调过情的):你呢?
短发姑娘:河口镇。
公安局王科长:那好,你们是不是见过一辆蓝色切诺基?
扎辫姑娘捅捅短发姑娘。
短发姑娘:他经常来,开着一辆蓝吉普,我说不上牌子。
公安局王科长:他叫什么名字?
扎辫姑娘:我不知道,你问她吧。
短发姑娘摇摇头。
扎辫姑娘:你不是说她姓牟么?
短发姑娘瞪了她一眼:我是听别人叫的。
公安王科长:听谁叫的?
短发姑娘:我不认识,是个戴眼睛的。
公安局王科长:都长什么样?
短发姑娘:个头不高。
扎辫姑娘抢话说:不好看,猴头猴恼的。
公安局王科长:知道他住的地方吗?
短发姑娘摇摇头。
公安局王科长:再想想。
短发姑娘:我只知道他在水泥厂宿舍那头租房住。
公安局长:你想想,他最近一次是哪天来的?
短发姑娘:大概是四五天前,对了,那天我俩在包间坐着,电视里播一个事,他听了就走了。
公安局王科长:噢——,你想想,电视里说的是什么事?短发姑娘:好象是撞车的事,我记不太清楚了。公安局王科长: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们。
黑底字幕:2006年8月7日夜

59、立郊桥上汽车里,夜。
一辆红色的雅阁汽车内。
车内吕大顺驾车。
左元和木鱼坐在后排座上挟持着赵梅。
左元:今天就看你老公的表现了。
赵梅:我求你们了,千万别伤害他,要是那样的话,我宁可去死。
左元调侃说:看来你还挺有情有意的,我就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哈哈哈……
赵梅瞪了左元一眼,把头扭向窗外。
左元:不瞒你说,我自己也这样。
赵梅:流氓!
左元的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流氓?在当今的社会里,流氓这个概念早变了,究竟谁是流氓,我也说不清楚了。
赵梅:像你这样的就是流氓!
左元:是是是,我承认,可那些西装革履的,天天在电视里说大话,暗地里什么事都干的人是不是流氓?
赵梅:是人就得做人事,无愧于自己也无愧于别人。
木鱼:哈哈,现在还有人说无愧于别人,雷峰焦裕禄早死了。
吕大顺:你们别跟她磨牙了行不行?

60、北立交桥上,深夜。
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整个城市都安静了下来。
陆川的车停在立交桥的桥顶。
车内坐着的陆川不时探出头向两边张望。
偶尔一辆车从桥上驶过。
陆川手机响,他忙打开。
电话声:你把钱从桥的正中间扔下来,我们拿到钱就放人。
陆川:不,我要见到人才给钱。
电话声:你立即把钱扔下来,不然你会后悔的。
突然远处传来警车的鸣叫声。
电话断了。
陆川跳下车向桥下张望着,他什么也没看见,只有偶尔穿梭的车辆。
陆川走到一个灯下,拨手机。

手机声:对不起,这里是公用电话。

61、立交桥上,夜。
一辆汽车从远处开过来,两只大灯晃得陆川睁不开眼,渐渐地他看清那是一辆红色的桑塔纳。它的身后跟着一辆警车。

62、雅阁轿车内,夜。
吕大顺开着车。不时从反光镜中看后面的警车。
左元和木鱼挟持着赵梅坐在后座上。一把匕首顶在赵梅的腰上。
左元:宝贝,你最好别出声,要不我们都得完蛋!
汽车从陆川的身边掠过,车内的目光都投向车外的陆川。
赵梅望着窗外陆川在焦灼地来回走着,眼泪夺眶而出。
左元调侃地:你老公很有派头么。

63、郊区的公路上。一个岔道口,夜。
一辆红色的桑塔纳在行驶。它身后的警车在岔道口向另一个方向拐走了。

64、桑塔纳车内,夜。
吕大顺依然驾车,木鱼和左元挟持着赵梅,车内空气比较沉闷。
前面是一个收费站,几个警察正在设卡检查。
左元:他妈的,人要是不顺,放屁都砸脚后跟,走哪儿都碰对头。
木鱼:前面快到收费站了。
吕大顺从反光镜中看见左元向木鱼使了个眼色。
木鱼又将刀顶在赵梅腰上。

65、收费站,夜。
吕大顺刚把车停稳,几个警察就围过来,向车里张望。
警察甲看了看吕大顺递过来的车本。
警察乙:到哪儿?
吕大顺:我姐,病了,去医院才回来。
警察看见车里赵梅披头散发的样子,挥挥手。
吕大顺一踏油门,车开走了。吕大顺从反光镜中看到赵梅。
赵梅扭回头望着伫立在那里的警察,眼泪再次流出来。
木鱼舒了口气:他妈的,一惊一乍的!

66、陆川办公室,夜。
陆川正沮丧地瘫坐在椅子上,表哥正站在他对面和他说话。
表哥:见到赵梅了吗?
陆川:他妈的,这帮王八蛋,他们要是再不让我见到赵梅,我就报警,我决定了,再等几个小时。
表哥:陆川,这你可得考虑好了,赵梅在人家手里,其实他们只是想要钱,这点很明白。
陆川: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听他们摆布?!再说了他们要是狗急跳墙怎么办?
表哥:我想不会,他们是不会轻易下手的。你想想,绑架是为了要钱,钱没拿上先惹上命案,那样的话不是太蠢了吗?
陆川:人财两空的事也不是没有!我最多只能等到明天!

67、二居室小屋内,夜。
三个男人正在为刚才的事争吵。吕大顺:咱们可别狐狸没逮着再若一身骚。
左元:那没办法,看来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
木鱼:找个背静地方连他也干了算了,速战速决。
吕大顺:你他妈的屠户出身一天不沾点血腥气就过不去!木鱼:那你说怎么办?
吕大顺:我还是那句话,不惹命案。
左元:可是你已经惹了——。
吕大顺疑惑地看着左元。
木鱼:睡觉,睡觉先睡觉,困死了。说着木鱼出
去了。

68、二居室内大屋。夜。
赵梅正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她看见木鱼进来就闭上眼睛装睡。。
木鱼径自走到床前开始麻利地脱衣服脱鞋。
赵梅惊恐地:你要干什么?
木鱼:那边没地方,我只好睡这里。
赵梅厌恶地翻过身。
木鱼挤在赵梅身边:我这辈子还没和这么漂亮的女人睡过觉呢。

69、二居室小屋,夜。
左元和吕大顺一颠有倒着挤在一张单人床上。
左元脸冲着墙,似乎已经睡着。
吕大顺则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躺着吸烟.

70、二居室大屋,夜。
昏睡中的赵梅觉得有人向她凑过来,她惊恐地睁开眼。
木鱼一张不怀好意的脸正向她靠来,狞笑着;玩玩,闲着也是闲着么赵梅:你别动我,你动我,我就和
你拼命
木鱼翻身压在赵梅身上.:别喊,喊我就掐死你!
赵梅不管不顾地惊叫:来人呀,救命——
木鱼捂住她的嘴,俩人撕打起来。
一阵杂踏的脚步声,大顺推门而入。
吕大顺看见木鱼的样子,一把将他拖下床摔到地上。
吕大顺:你干什么!
木鱼站起来:嘿嘿_____这么漂亮的女人躺在跟前要是没想法,那不是有病?.
吕大顺:我告诉你木鱼,别他妈胡来,狗改不了吃屎。
木鱼气急败坏地:你别吃不上葡萄说葡萄酸,要不,你试试?你没听人说过那句话?下半截不行的男人,上半截也不怎么样!
没等木鱼的话说完,吕大顺拳脚相加地对木鱼一顿好打。
吕大顺:我他妈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这个不怎么样的!
木鱼脸上顿时青一块紫一块。
木鱼被打的大声求饶:顺哥__!顺哥,我跟你逗着玩__逗着玩呢。
左元听到动静从小屋冲出来。
左元:你们他妈的都不要命了?
左元一把将木鱼推进小屋.

71、黑画面,夜。
木鱼:这事就不该让他参和,早晚得坏在他的手里。
左元:你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72、两居室大屋,夜。
一缕冷清的月光洒进来,屋子里的一切清晰可见。
赵梅独自躺在木床上。
吕大顺蜷缩在破桌子上,他们正在小声说话。
赵梅: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平时千方百计地给别人方便。唉,怎么也没想到这事就摊在自己头上。
吕大顺:睡吧,这几天你一直没怎么睡觉。
赵梅:兄弟,我能看出来,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为什么要干这事呢?
吕大顺:我需要钱。
赵梅:必须用这种方法吗?
吕大顺半天不语。
赵梅:能告诉我吗?我也许能帮助你。
吕大顺:你帮不了。
吕大顺闭着眼睛,耳边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女人哭着说:我是个女人,说难听点我需要男人!
赵梅:对不起,也许我不该问。
吕大顺:不,不,没关系,睡吧。
赵梅:兄弟,姐劝你还是抽身吧,现在拔出脚还不晚,你真需要钱姐帮你,我可以资助你干个小生意什么的,别干这事了啊?
吕大顺:别说了,睡吧。
赵梅看出吕大顺内心的矛盾,挪动了一下身子。
赵煤:姐求你一件事。
吕大顺:什么事?
赵梅:明天你千万别离开我,行不?
吕大顺看看赵梅,没有说话。
黑底字幕:2006年8月8日

73、小区停车场。晨。
陆川面无表情地开车出来。
汽车在路上行驶。

74、车内,日。
陆川一手把方向盘,一手在拨电话。
电话声: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没有开机。
陆川又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表哥的声音。
表哥电话:喂__
陆川:哥,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报警......
表哥立即打断他的话:报警,也得等等,等我们一会见面在商量商量,现在报警,你不是成心要小梅子的命吗?我在医院,马上就去你那儿.
突然“砰”地一声,陆川的汽车追尾了,撞上了前面的一辆小面包车。
小面包车司机怒气冲冲地跳下车,陆川也赶快下去。
小面包车司机:你会不会开车?
陆川:对不气对不起。
小面包车司机:对不起就行了?得找交通队处理。
陆川:能不能......我有急事。
小面包车司机:这是事故懂不懂,想私了,没那么简单!
小面包车司机打电话找交警。

75、城郊街景,日。
公用电话亭里,一个男人的背影在打电话。
男人转过脸来,是木鱼,鼻青脸肿地握着话筒。
木鱼急迫地:喂,陆老板,一个小时后将钱带到夏威夷海鲜城,我们在那里等你。
陆川电话声音:喂,几点?
木鱼:十一点,就你一个人来,(恶狠狠地)迟一分钟,就杀了赵梅,叫你收尸都找不着地方!

76、汽车旁,日。
陆川正在打电话:千万别碰她,千万,你们要的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准时过去。小面包车司机打完电话:你不能走,交警马上就来。
陆川掏出一个名片塞给面包车司机:我有急事,明天你打电话找我。他边说边上了车一踩油门走了。小面包车司机追着陆川的车大骂:你站住……你这纸片子还不如张擦屁股纸……

77、二居室大屋,日。
吕大顺将一脸盆水端到赵梅跟前。 
吕大顺:你洗洗脸吧。
赵梅接过吕大顺手上的毛巾蹲在地上洗脸。
赵梅:兄弟,我真的很感激你,我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姐还是劝你,赶快拔出脚来,还来得及,你不是需要钱吗,姐给你想办法,我还有十几万私房钱,我可以资助你,做个小买卖什么的,千万别干这事了。
吕大顺望着赵梅不说话。
赵梅:你是不是还不相信我?
吕大顺:来不及了。
赵梅:兄弟,来的及,我保证不报警,这世界上什么都能重新开始,就是命不行,千万别往死里整自己,听姐的,啊?
吕大顺不说话,他思考着什么,突然他把手中的香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向小屋走去。
赵梅一直望着他走进小屋。

78,二居室小屋,日。
吕大顺正在用手机打电话,电话里传出左元的声音。
吕大顺:哥,怎么样?
左元电话声音:上午就有结果,到时候我和你联系,告诉你怎么办。
吕大顺:你发短信吧,别随便打电话!
吕大顺说完“啪”地合上手机。

79 陆川家 日
陆川和王小玉正在往一个密箱里装钱。桌上堆着一大堆拾元的钞票。
王小玉:银行没那么多整钱陆川:帐上就这些了?王小玉:陆总,我看你还是应当报警,警察毕竟经验多……
陆川:这不是老太太死活不让嘛,我也很矛盾,万一报了案绑匪撕了票,那我就更说不清了,现在老太太还怀疑我呢
王小玉:你自己去是不是太危险了。
陆川临出门又折回来:小玉你记着,我如果下午六点还不回来,你就报警……不,你还是等我电话吧

80、大街上,日。
车流,人流来回穿梭着。
陆川自己开着车穿行在车流中,他不时将头伸出车窗外看路边的那些广告牌。

81、夏威夷海鲜城,日。
海鲜城里吃饭的人很多,左元和木鱼坐在一个角落里喝啤酒,他们的目光始终盯着窗外。

82、海鲜城外停车场,日。
陆川将车停在停车场,下车后朝海鲜城走去。

83、海鲜城内,日
海鲜城内陆川站在门口扫视着正个大厅
木鱼迎着陆川走过去,故意和他撞个满怀。
木鱼:对不起。
陆川一脸怒气地瞪了木鱼一眼。

84、大街上一个售货厅后面       日
木鱼正在打电话。

85、海鲜城内。     日
陆川还在大厅张望着,他不知道谁是他要找的人。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忙掏出手机接话。
电话声:陆老板,这里人太多了,我们最好到另一个地方去,你开车一直向北走上了110国道再告诉你到什么地方,听懂了吗?
陆川:你们……
电话断了。

86、海鲜城门前的停车场,日。
木鱼在公用电话厅里看着陆川匆匆上了他的宝马车,将车开出去了

87、大街上       日
日一辆中型客货车紧紧地跟着陆川的宝马车,客货车的身后是一辆红色的桑塔那.

88、水泥厂家属院     日
日俩个警察正在和院子里的人了解情况警察甲:他一直开着那辆蓝切诺基吗?。
中年男人:前些日子才开来的,以前他不开车,骑着一个破车满街跑。老太太:这几天他屋里还有人。好几个呢。
警察乙:他们家平时就他自己吗?中年女人:他原来是木工,下岗后跟着别人搞装修,有了点钱就吃喝嫖赌什么都干,老婆气的和他离了婚带着孩子走了,他就更没人管了,蹄子爪子全露出来了,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伙子:妈,你瞎得得啥呢,人家各有个的活法,你想那么活还没那个条件呢。
警察:他住几楼?小伙子:三楼
警察甲:走,上去看看。

89、二居室大屋      傍晚
吕大顺听到上楼的脚步声一把将赵梅推进小屋顺手将门锁上,敲门声响起,吕大顺踮起脚尖走到门口,从门眼向外看,他看见是警察立即将身体闪到门后。敲门声又响了几下。警察甲(画外音)没人!警察乙:(画外音)晚上过来看看车吕大顺听到脚步声远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90、土路上 日
陆川下了车向四处张望着,四周没有人,他回头向公路上望去,公路上不断有车辆飞过,一辆客货车停在路边,司机正趴在车下修车。

91、汽车里       夜
陆川神情恍惚地边开车边接电话,
他回头看看,客货车挡住他的视线。
陆川:往那个方向走?电话声:一直向前,然后向右拐下路——
陆川的车拐上一条土路,透过车窗陆川看见前面是一片树林。陆川有些胆怯停下车冲着电话大声喊:还往哪走?
电话声:继续走穿过树林。
陆川:我拒绝再往前走,你们在那里?我首先要见到赵梅才能说别的。
电话声:……那好吧,你就等着见赵梅吧。陆川还想说什么,对方已把电话关了

92、土路上      夜
陆川下了车向四处张望着,四周没有人,他回头向公路上望去,公路上不断有车辆飞过,一辆客货车停在路边,司机正趴在车下修车。

93、客货车的驾驶楼里      夜
左元正在打手机:告诉他,一小时后再联系。左元合上手机,把头伸出车窗,对趴在车下的人说:可以了吗?车下人(画外音)马上就好。红色的雅阁车迎面开过来向城里的方向驶去。

94、一家桑那浴室      夜
桑那房里雾气腾腾的,两个特制的桑那木箱里只露出两张看不太清楚的男人的脸,听他们说话才知道是左元和木鱼。
木鱼:我看他对那女的不大对劲,
左元:他一个废物能干什么!木鱼:我是说他不会和那女的把咱们卖了吧?
左元:他也不是什么好鸟,打架进去过,这回也是他找的我,说想搞点钱看他根上的病。
木鱼;我看咱们还的回去,节骨眼上别出什么岔子。
左元:走!穿衣服!我看还得给她加点压。

95、两居室内      夜
赵梅和吕大顺还在说话。
赵梅:我知道你的心里很矛盾,其实,人有时候命运的抉择就在瞬间。
吕大顺正仰头吸烟,吐烟圈,听了赵梅的话,他看了赵梅一眼,又仰起头。
吕大顺:谢谢你的关心,晚了。
赵梅:我不是跟你说过吗?除了生命外,什么都能从头开始。
吕大顺: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吕大顺抬头望着赵梅。
赵梅点点头。
吕大顺站起身在地上来回走着:没有生下来就坏的人。我十八岁当兵,二十岁在武警大比武中当过省里的散打冠军……二十二岁退伍,分到外贸纺织品公司当保镖。那时候很单纯,一个心眼想着怎么保护好老总。那个老总是生产保健品的,钱很冲,后来他遭遇了黑社会,是我救了他一条命。可就是那一次,我被踢坏了,男人最要紧的地方,差点没了命。老板开始很仗义,医药费确实没少花,后来因为赔偿问题搞僵了。我变成不男不女的人……需要手术,大手术,没个二三十万怕是不行。老板不干,我爸就四处告,打官司,法院判是判了,但执行不了,老板就是不掏钱。我一气之下把他也打残了,我也进去了。就这么简单,我们算两清了。可是我为这件事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把我爸也搭上了……
吕大顺说不下去了。
赵梅:你有女朋友吗?
吕大顺抬眼看了一下赵梅:算是有吧,她一直等着我,。
赵梅:那你更得听姐的话了,不为别人,也得为你女朋友想想,多好的姑娘,千万别害了人家。
吕大顺:我早看透了,这个世道当不了官你就当婊子,当强盗,你才能活的滋润,要不你就得当牛做马给别人当奴才,我现在看见当官的有钱的就来气!
赵梅:你别以为有钱的都为富不仁,当官的都是胡长青陈克杰……
他们正说这话木鱼和左员进了门。

97、高级住宅区      日
日陆川的车驶进小区向自己家开去。

98、陆川家门口      日
日陆川刚把车停到门前还没下车,他的手机就响了,陆川打开电话,坐在车里接电话。
电话左元声:陆先生不是急着见到赵小姐吗?她要和你说话。
电话赵梅声:(着急地)陆川,你是不是还没去找老警?
陆川:生气地)我为什么非得去找他?我陆川还没贱到去求老婆情人的份上。

99、二居室大屋      日
三个男人围着赵梅,赵梅正对着手机发火。
赵梅:(温和地)陆川,你想想我是让你找那个老警,你动动脑子行不行?!
陆川电话声:我就认识一个姓景的,景沂!你让我去找他拿钱,我告诉你,他自己的屁股还拿瓦盖着呢。
赵梅(愤怒地):陆川,你真是脑子注水了!你……左元一把将电话抢过去。
左元:陆先生你听到了吧?你夫人她安然无恙,你只要把钱备好了,我会一根毫毛都不少的把她还给你,我说话算数,否则的话……

100、陆川家门口汽车里      日
日陆川:你说吧,时间,地点,我准时!

101、二居室大屋      日
左元:六点钟,马莲滩汽车驾驶训练场——
左元的话没说完赵梅又去抢手机赵梅:陆川你赶快报警!报警!
左元早已合上手机,木鱼一拳打到赵梅的脸上,赵梅倒在地上。
木鱼;想多活一会就老实点!

103、马莲滩汽车驾驶训练场,傍晚。
这是一个很大的汽车驾驶训练场,周围环境很复杂,有一条小河,有树丛还有一些坟墓和废弃的砖窑。
陆川驾着车从远处驶来,训练场里空无一人。
左元(画外音):陆老板,看来你还比较守信用,你把钱提上向南走五十米。
陆川左右看看不见人影,他有些心悸,头上冒出一层汗,定了定神,他向四周张望,还是什么也没看见。
陆川:你们在哪儿?
左元:你把钱箱打开让我们看看!
陆川从车上取下一个密码箱,他打开箱盖,原地转了一圈。
陆川:看见了吧,我说话是算数的,但还是那句话,我只有看见赵梅才会把钱给你们。
左元(画外音)你继续往南走,会看见你夫人的,顺着我的声音走。
陆川大胆地向南走去,又走出四五十米,眼看就要到训练场外了。
陆川:我都按你们说的做了,你们让赵梅出来,我就把钱放下,咱们两清了!
陆川的话音未落,砖窑里窜出两个蒙面人。
最先扑向陆川的是高个儿蒙面人,陆川往旁边一闪,照他的后背就是一脚,那人扑倒了。
另一个小个子蒙面人,从陆川的身后扑过去,照他的脖子重重一劈,对方的脚向陆川小肚子踢了一脚,趁来川弯腰的时候,那个大个子又扑上来按住他的头,膝盖上抬,陆川顿时满脸开花,昏了过去。
去。

104、马莲滩训练场,傍晚。
陆川醒过来,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从衣袋里摸出手机,报了警
黑底字幕:2004年8月8日 夜

105、公安局门前 夜。
几辆鸣着警笛的汽车开出公安局的大门,向远处驶去。

106、公路上 夜。
一辆闪烁着警灯的红色桑塔那正在飞奔着。

107、桑塔那车内 夜。
左元驾车,木鱼正打开箱子,贪婪地数钱。
木鱼:大哥,六十万。
左元:他妈的,还差四十万!
木鱼:六十万也行了,我从来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路旁左元突然刹住车
左元:你在车上看着。
左元提起钱箱,打开车门下了车。

108、公路上,夜。
左元站在车旁四处张望着,暮色已经罩住了整个大地,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生息,左元向一条土路奔去。

109、马莲滩训练场,夜。
几个警察正在围着陆川问话。
王科长:你接到绑匪的电话是几点?
陆川:大约一个小时前,在海鲜大酒楼。
王科长:之间就到这里来了?
陆川:对。
王科长:见到人了吗?
陆川:他们都戴面罩,就看见一高一矮。
王科长:他们向哪个方向跑了?
陆川:当时我晕过去了,没看清。
王科长对一警察说:报告指挥中心,检查路口。
王科长走到陆川跟前:你先到医院吧。

110、土梁后的一片坟地里,夜。
左元正用一块破木版在一座坟墓的墓碑前,搬开墓碑下面是一个坑,他把钱箱放进去埋好,上面还压上了一块石头。
左元望着墓碑上刻着“李莲之墓”,若有所思。
左元:小莲,我谢你了。
左元站起来向公路跑去。

111、公安局刑警队长办公室,夜。
王科长和两个民警正和陆川谈话,气氛很严肃。
队长:你接到绑匪的电话是几点钟?
陆川: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
队长:这么说,你整个夜晚都没回去?
陆川:开始是去宾馆找一个客户,没找到,就到朋友家玩麻将到凌晨,第二天就直接上班了。
队长:你平时也有这样的情况?
陆川:什么情况?
队长:夜不归宿。
陆川:经常有。
局队长:老婆不管吗?
陆川:我们正闹离婚。
队长:噢......。
队长:为什么才报警呢?
陆川:绑匪说报警就撕票,更主要是赵梅的母亲不主张报警,我也是担心赵梅的安全问题。
队长:六十万买条人命,看来你是宁可相信绑匪,也不相信警察。
陆川:不不不……
队长:这件事你先不要对任何人讲你报了警,这也是为了人质的安全。
陆川点点头。

112、公路上,夜。
左元和木鱼驾着那辆挂着警灯的桑塔那正向水泥厂方向奔去。

113、桑塔那车内,夜。
左元驾车,木鱼坐在他旁边。
木鱼:大哥,咱们不是说好了和吕大顺对半分吗?
左元:你懂个屁!一个活口都不能留!
木鱼惊恐地看了左元一眼,没敢再说话。

114、两居室内,夜。
小屋里吕大顺正在接电话。
左元声音:大顺,快,快到老地方碰面。
吕大顺:她怎么办?
左元声音:带着,找地方办了。
吕大顺合上电话,沉思片刻,从床垫里摸出一把手枪,别在腰里走出小屋。

115、两居室大屋,夜。
赵梅正望着窗外发呆。
吕大顺:姐,我想通了,跟你走。
赵梅(兴奋地)姐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咱们应当立即报警,你打电话!
吕大顺:我的手机没电了,刚才就说了半截。
赵梅:那怎么办?
吕大顺:快走,上了公路再说。

116、公路上一个岔路口,夜。
三个警察正在查车,他们刚拦住一辆越野车,一辆闪着红灯的桑塔那急驶过来。三个警察同时向桑塔那望去,远远看见开车的人穿着警服,就向他们摆摆手,桑塔那呼啸而过。

117、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夜。
仓库里一片漆黑,只有靠房顶处有几个通风口射进几缕光亮。
吕大顺和赵梅站在黑暗处,只听见他们的对话声。
赵梅:你不是说一上公路我们就拦车去公安局吗?
吕大顺:我不想便宜了他们俩,钱在他们手里。
赵梅:警察会抓住他们的,这样多危险。
吕大顺:别忘了,我是散打冠军。
正说着,外面传来汽车的刹车声,接下来就是匆忙的脚步声。
吕大顺和着梅屏住呼吸,俩个黑影过来了。
吕大顺扑上去将木鱼几拳砸倒在地上,左元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扭头向外走。
吕大顺拽住他把他扔回来,左元爬起来也向吕大顺扑过来1W笤饭涫酰饺舜虻媚闼牢一睢?突然,左元一个龙腾跳起来,向下落的时候脑袋碰到一架破机器上,顿时脑袋鲜血四溅。
赵梅吓坏了,趁他们打斗的时候溜出仓库。
吕大顺过去看看左元没气了,他转身去看看木鱼,木鱼也一动不动了。
吕大顺看他们都穿着警服,冷冷地“哼”了一声。
吕大顺转身找赵梅,赵梅也不见了。
吕大顺冲出仓库,向停在路旁的车奔去。

118、汽车里,夜。
吕大顺气急败坏地四处翻看着,他在找钱箱,没找到,他又跳到车下,后备箱都找遍了,他很失望。
吕大顺自语:他妈的,我知道他们就会耍这种把戏。
赵梅从一片树丛中钻出来,向这边跑来。
吕大顺一把将她推进车里,自己跳上驾驶座,车向箭一般窜出去。
赵梅坐在后座上,吕大顺一反常态露出狰狞面目,恶狠狠地看着赵梅。
吕大顺:我还是那句话,要钱不要命,现在钱没拿到,你还得配合我一下,否则的话,你的下场和他们一样!
赵梅突然意识到自己上了吕大顺的当。
赵梅的眼泪哗地淌下来。

119、公路上,夜。
红色的桑塔那划过镜头,消失在黑暗中。

120汽车内
夜吕大顺开车,赵梅坐在他旁边。
赵梅:我要解手。吕大顺不理她。
赵梅歇斯底里地:你快停车,不然我就跳下去!
吕大顺透过车窗向外张望着,
吕大顺:就在路边,快点!赵梅在路边解完手,他突然看见对面开来一辆卡车,她就迎着汽车奔跑过去站在路中拦住汽车。
吕大顺看见赵梅拦车,他跳下车跑过去

121卡车旁      夜
夜赵梅正和司机说话赵梅:快让我上去,我被绑架了……
吕大顺追过来,一把拉住赵梅:你给我回去!
赵梅:师傅,救救我,我……
吕大顺:她是我老婆,你别听她瞎说。
司机:两口子打架打到马路上了,真是的!说着一踩油门车开走了。

122、公安局会议室,夜。
这里正在举行案情分析会,屋子里烟雾缭绕,气氛严肃。
局长:让绑匪从我们眼皮子下溜走,这是我们的失误,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两天前发生的交通事故逃逸案和这起绑架案有可能是同一伙罪犯。
王科长:水泥厂那间宿舍我们去过了,房主早搬进了城里,他把房子租给了一个叫牟雨的人,是个木工,在一家装修公司干,爱赌,常招人到家里打麻将。周围的人说,最近还看到有几个人出出进进的呢。
局长:去搜过了?
王科长:我们的人刚才去过了,门没锁,看样子刚走人,我们派人在那里等着。
局长:还有其他线索吗?
王科长:暂时没有。
局长:赵梅的消息一点没有?
王科长:没有。
局长:找到赵梅的下落是我们下一步破案的关键,还有,我们尽快搞清他们一共有几个人。
正在这时,局长手机响,局长接电话。
手机里干警声音:报告局长,水泥厂的废仓库里发现一具男尸,还有一个伤很重、正处于昏迷状态的男人,都穿着警服。
局长:保护好现场,我们马上就到。
局长合上手机:马上出发,水泥厂有情况!

123、公安局院内,夜。
公安干警们迅速跳上警车,呼啸着驶出院门。

124、一小区塔楼内      夜
这是一间小二居室住房,虽然不大但很温馨,一看就知道是年轻女人的住所。
赵梅正在和吕大顺撕扯着,赵梅身子一歪要往墙上撞,被吕大顺一把拉住。
赵梅两眼冒火,眼泪唰唰地往下淌。
赵梅:流氓!强盗!
吕大顺:姐,别想不开,我不想让你死,,只想要点钱,我女朋友给我在国外联系好一家医院去治病,需要钱,就这么简单。
赵梅愤怒地:你需要钱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吧!
吕大顺:你说我用什么方式?这种方式是恐怖了点,可和那些贪官比起来,我起码没有又当婊子又立牌坊的虚伪,你说是不是?
赵梅:卑鄙!都一样!
吕大顺:你这话我很赞同,都一样,都是强盗。不过,姐,我告诉你,现在咱们俩也一样,起码有一点是一样的。
赵梅:放屁!我和你一样?
吕大顺:现在我们都没有退路了,这点是一样的,要么我们平安分手,要么我们谁也别想走出这间屋子!只要我能拿到钱,我决不会伤你。
赵梅:那你要我怎么样?
吕大顺:打电话,给你那个情人老景,他不是卖药的吗?卖保键药的都有钱,跟他要100万恐怕是小菜一碟吧?
赵梅冷笑一声。
吕大顺:笑什么笑,这不是为难你吧?
赵梅:没想到你们男人都这么蠢,我让我丈夫去找老景,是让他报警,可惜他没理解,你倒信以为真了。
吕大顺:那你还告诉他电话?
赵梅:你可以打那个电话,我也可以告诉你,1234665。
吕大顺拿出手机拨号,但他马上改变主意了,合上手机。

125、陆川家,夜。
王小玉给陆川做好了几个菜摆在桌上,她又给他倒了一杯啤酒。
王小玉:陆总,你都好几天没正经吃顿饭了,不吃饭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么!
陆川:谢谢你小玉,我不饿,这几天根本就没有饿的感觉。
王小玉:不行,那也得吃。
陆川顺从地坐在桌旁,端起酒杯,一仰脖将一杯啤酒冠灌了下去。
陆川痛苦地:小玉,我跟你说,他们把我绑去不是更直接么,他妈的,大不了以命抵命。
王小玉: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陆川:这都几个小时过去了,赵梅是死是活也不知道。我早就说报警,不让报,这下弄不好就是人财两空。
王小玉又给他倒了一杯啤酒:她一定活着,绑匪要的是钱,他们不会轻易撕票的。
陆川又端起酒杯,电话响了,陆川赶紧打开手机——

126、塔楼住宅内,夜。
温馨的小屋内,吕大顺正一只手用刀子逼在赵梅的脖子上,一只手在打电话。
吕大顺:你立即准备一百万,十个小时之内!
突然,他 用刀尖在赵梅的脖子上扎了一下,着赵梅尖叫一声。
吕大顺:陆总,你听到了吧?十小时之内把钱准备好,否则的话这是你听到你老婆的最后声音!
陆川声音: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钱你们已经拿走六十万,你要还是个男人,有话就对我说,别动赵梅,我绝对按你说的办。
吕大顺:这么说话还算个丈夫,十小时之后把钱送来,还是一百万,那六十万和这回无关。地点嘛,到时候我回告诉你的。怎么?还想和你老婆说几句话吗?
吕大顺把电话递给赵梅。

127、陆川家,夜。
陆川正在接电话。
陆川:赵梅,你没事吧?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陆川边说边哽咽着。
陆川:赵梅,你——千万别急,啊?我就是把房子卖了,把公司卖了也要救出你,赵梅,我下决心了,你回来,我什么都不干了,好好过日子,钱,钱就是王八蛋!赵梅,我想好了,咱们平平安安有饭吃就行了……
陆川哭着说不下去了,对方的电话压了,陆川生气地把手机摔到沙发上!
王小玉:陆总,你别急,警察会有办法的。陆川: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是几拨人,拿走六十万,还要一百万,我怕赵梅是……说着陆川失声痛哭。王小玉:我们的赶快把刚才的情况告诉公安局,王科长不是让我们有情况立即汇报吗?

128、水泥厂废弃仓库,夜。
警察门正在现场忙碌着,木鱼被人抬上一辆巡逻车。
警犬在现场来回跳动着。
王科长站在左元旁边,思索着,左元俯卧在地上,头下是一滩血,异常显眼。
站在队长旁边的警察甲说:看来他们不只是两个人。
王科长:至少三个。
这时王科长手机响起,科长接电话。
王科长:方位锁定了吗?方位锁定就立即进行排查,好,就这样,我回去再说,就这样!
王科长收起电话,有些兴奋地:绑匪又露头了!
黑底字幕:2003年8月9日

129、塔楼内住宅,日。
赵梅披头散发地被反绑在椅子上。屋子里很乱,看样子他们刚刚冲突过。透过走廊可以看见吕大顺在另一间屋里睡觉,不断有胡噜声传来。
赵梅用眼睛扫视着房间里的一切,她看见桌上的手机,想去拿,可身子无发动弹,她又扭头看看吕大顺,吕大顺依然睡的很熟。
赵梅看见窗户开着想走过去,于是她身子扭动着,带着椅子一点一点向窗户前蹭,不小心将窗台上的一个水杯碰到地上,“咣当”一声,赵梅一回头,吕大顺已经从另一间屋子跑过来。赵梅急中生智,抬脚将窗台上的一盆花踹了下去——
吕大顺一把将赵梅和椅子掀翻:你跑得了吗?这是十一楼!

130、楼下。日
被赵梅踹下的花盆正砸在一个台球案子上,摆台球的中年女人抬头向上张望,大声叫骂着。
中年女人:楼上是谁缺大德了,把案子都砸坏了!
院子里的人都围过来,冲着楼上张望。
中年女人:这幸亏没砸头上,砸头上不就没命了?
群众甲:找他去!
群众乙:对找他去!
中年女人向楼内跑去。

131、塔楼内住宅,日。
吕大顺正将赵梅往卫生间里拉,赵梅挣扎着。
吕大顺把赵梅塞进卫生间:你这叫自做自受!
吕大顺把卫生间的门锁上。
楼内传来咚咚的上楼梯声,吕大顺赶紧关上卫生间的门。
“咚咚”的敲门声。
吕大顺在门眼里看着,开了门。
中年女人:你把花盆弄下去,砸坏了我的台球案子。
吕大顺:对不起,对不起。
中年女人:对不起就行了?你得赔,你去看看就知道砸成什么样了。
吕大顺:我赔,我赔。
吕大顺跟中年女人往外走,卫生间内发出啊啊的叫声和踢门声。
中年女人惊讶地回头张望。
吕大顺:我姐,病了,从外地来看病的。神经病,要不怎么把花盆弄下去了呢。
中年女人:噢。
俩人走下楼梯。

133、塔楼内卫生间,日。
赵梅坐在卫生间的地上,凝神望着天花板,窗外传来警笛的呼啸声,他的耳边响起吕大顺的话。
吕大顺画外音:我可以告诉你,这房子就在公安局旁边,是我女朋友的住房,你随时可以听到警笛响,可它救不了你,这叫灯下黑。赵梅站起来使劲拽门,门被拉开了,赵梅很紧张。

134、塔楼下台球案旁,日。
吕大顺和中年女人查看台球案子被砸坏的地方。
中年女人:我们老百姓买个台球案子容易吗?这是才买的,刚开张才三天。
吕大顺:大嫂,你别嚷嚷,我赔,我赔还不行吗?你说吧,怎么个赔法?
中年女人:我——我哪儿知道?
吕大顺:我给你买个新的,行不行?不过得等一两天,等我取了钱给你买,行吗?
中年女人疑惑地看着他。
吕大顺:我住哪屋你都知道了,跑了和尚跑得了庙吗?
吕大顺说着扭头走回去了。
中年女人一直疑惑地望着他走进楼门。

135、塔楼内居室
赵梅从卫生间走出来,他发现吕大顺的手机还在桌上,他一把抓起手机,快速拨了一个号,电话通了。赵梅:陆川,是我,我被关在……一个塔楼的房间里……

136、大街上汽车里      日
日陆川听到赵梅的声音一脚踩住刹车接电话陆川:赵梅,你慢慢说,哪个塔楼,在什么位置?赵梅电话声:我说不清,他说在公安局附近

137、塔楼居室      日
赵梅的话没说完,传来吕大顺的脚步声,赵梅赶快将电话放到一个立柜顶上,又闪进卫生间。

138、派出所,日。
中年女人正和警察说着什么。

139、大街上     日
日陆川驾车掉转车头向公安局开去。

140、塔楼居室     日
日吕大顺正到处找他的手机,赵梅站在一旁看着他。吕大顺气急败坏地:你肯定把它藏起来了。赵梅:我根本就没看见。吕大顺:你给我老实点,别把我逼急了,我们俩是一根线上的蚂蚱,知道吗?告诉我电话在哪,你刚才给谁打电话了?吕大顺向赵梅逼过来,赵梅退到墙角,恐惧地望着吕大顺,突然,柜子上的电话响了吕大顺扑过去。拿下柜顶上的电话看,他没接。吕大顺:我很佩服你,真的,你有女人少有的聪明和冷静,要不是有这事,我真想认你这个姐。现在什么都晚了,你最好还是成全一下我,咱们都图个平安。

141、公安局办公室,日。
陆川正在汇报情况。
陆川:刚才的情况就这些。
局长:看来情况和我们掌握的越来越接近,我们初步认为,死者左元是大地装饰告诉的小老板,牟鱼是他装饰公司的业务员,现在正处在植物人状态,另一绑匪,就是刚才陆总说的那个现在正在浮出水面。根据技术部门追踪到的信号,罪犯可能就在花园小区塔楼里。具体到那个房间,根据群众反映也基本锁定。赵梅也在房间里,我们这次行动只能智取,不能强攻,还得注意保护人质。

142塔楼居室      日
吕大顺已给赵梅套上一件柜子里的带帽子的大衣,他又给赵梅嘴上粘上胶带纸,赵梅撕扯着不让他粘。
赵梅:你要干什么?吕大顺;我们得转移个地方,只能先委屈一下你了吕大顺又让她戴上一个大口罩,赵梅还是不戴。
“笃笃笃”,有人敲门。
吕大顺一把将赵梅推进另一间屋子关上门。
吕大顺:谁呀?
门外:登记暂住人口的。
吕大顺犹豫了一下,又回头看看,走过去打开门。
门刚打开,几个干警就冲进来。
吕大顺反应很快,他退回到赵梅所在房间,他一把拽起赵梅挡在胸前,拔出别在腰上的枪。
吕大顺:别过来,过来我就开枪!
干警甲:你现在放下枪还不晚。
吕大顺:我现在什么都晚了,撂倒一个就赚一个!
干警乙:你放开人质,什么都好说。
吕大顺:别蒙我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他的话音刚落,赵梅突然一挺身子,用头将他下巴重撞了一下,吕大顺打了个趔趄,一个警察冲上来,吕大顺的手枪也响了,赵梅一转身当住警察,子弹击中她的右臂,赵梅倒下去了,几个干警冲上来制服了吕大顺。

143、院内塔楼下,日。
围观的群众很多,赵梅躺在担架上被抬上救护车。
吕大顺带着手铐被警察押向警车,他扭头看见赵梅躺在担架上站住了
吕大顺:姐,对不起,你说的那句话我一直记着,“什么都可以重来,只有生命不能”,可惜我认识得你晚了。
赵梅目光冷冷地看着他。
警察把吕大顺带向警车。
突然,陆川开着自己的车从院外飞驰而来,他一直把车开到楼前,急刹车。
陆川从车上下来,局长,王科长立即上去握住他的手。
局长:陆总,赵梅好样的,她配合的不错。王科长:她右臂受了伤,你别急,刚上救护车。陆川:(着急地)她在哪儿?伤的利害吗?说着他就向救护车奔去。

144医院病房      日
病房里阳光明媚,地上摆满了鲜花,赵梅躺在病床上,陆川在旁边给她喂水陆川电话响。
陆川接电话:哎,妈,是我,现在没事了,小梅就在我旁边。
赵梅接过电话:)妈,我没事。很快就去看您的……我这几天忙,过几天去看,您放心,什么事都没有。赵梅合上电话。
赵梅看着自己缠着纱布的手臂伤感地:看来我的下岗了。
陆川递给她一个削好的苹果:不,不会的,是我该彻底下岗了。
赵梅:你下什么岗?陆川:(调侃地)丈夫岗呗,你好了我就接着打离婚协议。
赵梅看着陆川,眼里立即涌满泪水:
陆川,什么都别说了,人生其实很短暂,善待自己,善待生命吧。陆川的眼里也涌出泪花,他一把紧紧地抱住赵梅:小梅,我……其实离不开你……
赵梅用左手替陆川抹了一把泪笑了赵梅:(玩笑地)我这样的女人没情调,好男人没兴趣,坏男人么又不敢碰
陆川我用吻堵住赵梅的嘴:不许你再提这句话————


  出字幕:                  (完)
              
                                              编剧:閻文澜  (国家一级编导)
                                              联系电话:13804748795
                                              通讯地址:呼和浩特文联
 导航:[上一篇下一篇] - [返回]
[本主题共0回复 | 每页显示30回复]

按用户名:    按标题:   按内容:       包括所有回复
【首页】→ 【影视】→ 回复:[公告] 电影《 离婚正在进行》
帖子标题:
    未登录!    

帖子内容:

UBB功能:×
匿名发表:×
会员专区:×
文件上传:×
 

风格选择:极速  古韵  宽屏  大字  |  图示说明:·24小时新发主题 ·最近被编辑的主题 ·超过24小时普通主题
页面执行时间:46.875毫秒 | 在线:11 今日:458 合计:5486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