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然影坛]
热线电话:0471-4682078 15847141899
新首页 | 注册 | 搜索 | 会员 | BLOG模式 | 
用户名: 密 码:    
切换为不分页显示
【首页】→ 【影视】→ 主题:[公告] 电视剧《沸腾的矿山》
字体:    回复
 返回列表 跳至页首跳至页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公告] 电视剧《沸腾的矿山》
admin(2014/1/10 18:24:25)  点击:18150  回复:0  IP:1.183.4.*
      《沸腾的矿山》故事梗概(暂定名)

人物介绍:

丁大山:男,68岁,沙河煤矿的退休老工人。十六岁跟父亲从山东老家逃荒来到煤矿,在矿山生活了几十年 ,他获得过全国劳模,丁大山性格倔强,率直。依然保持着那个年代劳模的本色。

丁  母:女,60岁,丁母曾是东北的二人转演员,由于丁大山的老伴,三兄弟的母亲。和蔼、慈祥、善解人意,典型的贤妻良母。

丁大岭:男,45岁 ,丁家老二,英俊、帅气,矿业大学毕业,某煤矿矿务局总经理。为人本分,工作有热情、有魄力;对待爱情既传统又浪漫。家庭生活却冷清而刻板。丁大岭为了实现“煤从空中走”的计划,以解决煤炭运输的困难,决定建立一座60万千瓦的电站。在此过程中,各种困难和矛盾不断地纠缠困绕着他,使他精力交瘁……

丁大矿:男,40岁,丁家老三,一表人才,私营煤窑老板。心眼活套,能说会道,爱管闲事,会关心人,是个惹人喜欢的大小伙子。但他经营煤矿唯利是图,善于钻政策的空子,不注重科学化管理,他急功近利地买下了一块地皮,准备扩大生产时,为了争夺资金和二哥反目,最终在采煤时酿成大祸。丁大矿对待爱情敢爱敢恨,是条热血汉子。
丁大山:男、50岁,丁家老大,采煤队队长他承袭了老矿工父亲的一切,憨厚仁义,不善言谈,属于那种心里有数嘴上不说的人。孝敬父母,关照弟兄,在家里是弟兄们的榜样,在采煤队又是工人们的楷模。后来在一次事故中,牺牲在工作面上。
东  方:女,36岁,漂亮的归国电气专家,既是丁大岭初恋的情人又是他的工作搭档。热情、浪漫、工作和生活中带有深厚的欧式风格,属于会工作也会生活那种。一旦发现了值得她去爱的目标后,便表现得义无返顾。
黄子川:男,45岁,南方人,清瘦,精干,矿务局副总经理,工作中有种拼命精神,是丁大岭的得力助手。与妻子王月离异后,一直过着单身生活,对儿子的情感却时常折磨着他。最后患绝症而死。
王  月:女,36岁,叱诧风云的矿务局销售部门经理,能干,不怕吃苦,性格开朗泼辣,为了工作甚至敢骂娘。她和东方是从小的朋友。王月由于性格不和,与黄子川离婚;同样是因为性格的原因,最终和丁大矿走到了一起。
钱大圣:男,40岁,风流倜傥,南方某汽车公司老板,东方的男朋友。有钱人的优越和自负在他身上充分体现了出来,他爱美人,也爱江山。当爱情离他而去的时候,作为报复,他便把大部资金投入丁大矿的煤窑上,结果……
秋  红:女,40岁,丁大岭的妻子,矿山医院的外科医生。对工作和生活有着科学般的责任心,有洁癖,把家里搞得像医院一样,虽干净,却没有生气。经常会为一些琐碎的事情和丈夫冷战。
丁  娜:女,22岁,矿务局工会干部,丁大岭的女儿,既漂亮可爱,又任性倔犟,常会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按父亲的意志上了矿业学院,但她却不喜欢这个专业,于是为此经常和父亲发生冲突。在父亲的安排下,男朋友离他而去,她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张  哲:男,22岁,丁娜的男朋友,采煤队工人。正直、善良、朴实。但在爱情和工作上他都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
刘美霞:女,38岁,丁大矿的妻子,闲妇。没什么文化,属于很俗气,又爱搅事的女人。给大矿和家里若过不少麻烦。
玉  秀:女,48岁,丁大山的妻子,有间歇性精神病。


分集梗概:
第一集:
   老矿工丁师傅家有三个儿子,老二丁大岭是某煤炭公司总经理,大哥丁大山是他属下的一名采煤队队长,老三丁大矿则是一个私企煤窑的老板。
   漂亮的机电工程师东方从国外回来探亲,出租车走到一个住宅小区时,发现人们乱成一片。原来,六层楼上有一个中年妇女要跳楼!经打听,那个跳楼的女人正是总经理丁大岭的大嫂,名叫玉秀,她患有精神病。楼下围观的人不少,老三丁大矿忙指挥着手下的工人在下面拉起一张大网,丁大岭则从公司调来了升降车……丁大岭的女儿丁娜在男朋友张哲的帮助下,冒险爬上楼顶,从后面绕过去抱住大娘,终于避免了事故的发生。
   老丁家,围绕着玉秀的问题发生了强烈的争执。老二丁大岭建议大哥提前退休回家照顾大嫂,老三丁大矿表示支持。老大丁大山则不同意,他们说自己还能干的动,不愿离开矿井。
   丁大矿心疼大哥,提议把大嫂送精神病院,费用由他出。他的建议又受到他媳妇刘美霞和丁娜的反对。刘美霞心疼钱,丁娜心疼大娘。家里吵成了一锅粥。最后丁大矿说服了大家,把大嫂送进了精神病院。
   东方回来之后与丁大岭不期而遇,俩人见面感慨万端,在一间酒吧,俩人进行了深刻的交谈,丁大岭说自己想筹建一个**千瓦的电厂,东方听了丁大岭的设想很是兴奋,丁大岭就借机劝东方留下来帮他建电厂,为国家效力。东方动了心,答应可以考虑……
   
第二集:
   在父母家,老二丁大岭和老三正在为一块土地争吵。丁大岭说他看好一块地皮准备建电厂。不想老三丁大矿也看上了那块地皮。老三想在那里建一座洗煤厂,他看好精煤的市场。没想到却与二哥丁大岭的策划“撞了车”。为此,弟兄俩人各不相让。为了那块地丁家发生了不少矛盾。老父亲支持丁大岭要老三退出那块地,说大岭干的是国家的事是大事。母亲却说大矿是个体户干点什么不容易,要老二应当关照一下老三,结果一家人闹得不欢而散。
   快半夜时丁大岭回到家,正遇上女儿丁娜从外面回来。丁娜是个现代派的姑娘,因不愿意在父亲的权力影子下生活,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到歌舞厅去做领舞赚钱,这引起丁大岭的强烈反对,为此父女间爆发了一场争吵。
   丁大岭的妻子是一位有洁癖的妇产科主任。矿区的孩子大多是她迎到这个世上来的。她和丈夫都是属于那种把工作当全部日子过的人。
   大岭一家三口各行其事,都在忙……
   
   第三集:
   在丁大岭的说服下,东方决定留下来在国内发展。这在矿山引起不小的震动。有人给丁大岭的妻子掏耳朵说,东方是丁大岭的初恋情人,放着国外的好日子不过回矿山来干什么?莫非是俩人旧情复发?秋红于是心存戒备。          
   东方的未婚夫钱大圣曾经是她国外留学时的朋友,现在已经是个很有实力的房地产经销商了。钱大圣特意从南方飞来和东方见面,俩人久别重逢,自是一番缠绵悱恻。东方和钱大圣说了想留下来帮丁大岭建电厂的打算时,本以为钱大圣不同意,没想到钱很高兴,这倒让东方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打算。
   黄子川是丁大岭的总工程师,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由于他的精细儒雅和前妻王月豪爽的性格相不能相互包容所以俩人离了婚。可离婚后黄子川却放不下对儿子默默的思念,于是十分痛苦。

第四集:
   丁大矿最终拗不过二哥于是放弃了对那块地皮的争夺,之后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买下了另一块名为“鬼见愁”的地皮,准备在上面建一个年入洗能力三十万吨的洗煤场,他讥讽二哥说建个电厂算什么,他将来还要组建一只庞大的运输车队、买一艘货轮,然后直接把优质精煤卖到国外去!
   由于建洗煤厂的资金短缺,丁大矿一时焦头烂额,恰在这时,遇到了一个过去做生意的伙伴老陶。老陶现在是一个点子公司的老板,声称专门为人排忧解难。俩人喝酒时了解到大矿的窘况,慷慨答应帮他一把。老陶出主意说:你立马改换门面,组建股份公司,现在煤碳市场这么好,每股两万元,还用得着发愁手里没钱?大矿喜出望外……
   丁大岭筹建电厂虽已经有了眉目,但最关键的问题——资金也是他最头疼的事情。在丁大矿筹集资金建厂房的同时,丁大岭也在四处筹集五个亿的电厂启动资金。
   丁家两兄弟都在为钱奔波着……
   
第五集:
   东方为了帮助丁大岭,她竭力动员未婚夫钱大圣来电厂投资,钱大圣说,如果是为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可以考虑,如果仅仅是为了煤矿的话,则免谈。
   大矿在老陶的指点下,开始在集资。成立股分公司。他媳妇刘美霞也使出浑身的解数拉人头儿。人们看好大矿的小煤矿,果然没几天资金就敛了上百万。
   没等集完资,老陶以买设备为名,拿着部分集资款走了。老陶一去杳无音讯。正当大矿着急之时,公安局来人说他涉嫌诈骗把他带走了。
   大矿被公安局带走之后,参加积资的人找到丁大岭讨要集资款,丁大岭说这事和自己没关系,一切按法律办事。他这样一表态,在丁家又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老头骂老三不成器,老太太哭死觅活的让丁大岭想办法救大矿。……

第六集:
   无奈之下,人们又追上门来向刘美霞逼债,美霞拿不出钱,家里的电视、洗衣机等都让人们给搬走了,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刘美霞嚎啕大哭。大矿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儿刘秋见状,竭力安慰着美霞,无助的美霞对他产生了好感。
   拿不到钱的人们再次去找丁大岭讨说法,丁大岭宽慰人们说十天之内,一定全部退还丁大矿从他们手中拿走的集资款。
   为了给大矿堵窟窿,老丁家开了个家庭会议,商量凑款还钱的事。丁大山家里有病人,而且还供着个大学生,丁大岭说大哥就算了。丁大山说自己是家里的大哥,关键时候怎么能打退堂鼓呢?让人意外的是生活一向拮据的丁大山竟然拿出了八万块钱。最后,大家七凑八凑总算凑够了还债的钱。丁大岭挑了大头,一下甩出五十万,秋红问他哪儿来这么多钱,丁大岭说你就别管了。秋红耽心他贪污受贿就旁敲侧击的提醒他。
   丁大矿被放回来了,丁父的火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大家拦着,差点被父亲揍一顿。为此丁娜和爷爷又顶撞起来。

第七集:
   丁大岭家,秋红一再追问丁大岭哪儿来那么多钱?丁大岭无奈,告诉秋红说是向东方借的。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满着自己,秋红听了后心里很不是滋味。面对秋红的冷嘲热讽,丁大岭有口难辩越描越黑。
   夜里,丁铁玲内忧外困心里很是郁闷,于是到大排挡去喝啤酒,结果巧遇黄子川。两人酒逢知己,喝得大醉,被路过的东方看到,把他俩一一送回家。秋红看到东方小心搀扶丁大岭的一幕,更加深了误会,赌气回到矿山医院。
   丁大岭酒后受凉,感冒发烧卧床不起,秋红又回矿山医院没人照顾。东方来告诉丁大岭钱大圣决定在电厂投资的事,看到丁大岭孤伶伶躺在床上,顿生恻隐之心,于是又是做饭又是服药对丁大岭照顾的无微不至。丁娜回家来拿东西,看到这一切,对父亲和东方产生了很深的误会。
   丁大岭和东方到北京去开会,同坐在软卧包间里,说了不少过去的事情,俩人聊得很投机。
   王月和东方是闺中好友,王月问东方是不是对丁大岭还有感觉?东方笑笑,不置可否。

第八集:
   丁大矿开车走在路上,看见一个女人怀抱着水淋淋的孩子在路上疾跑,忙停下车询问,原来王月的儿子默默掉进了水坑里。丁大矿帮忙把孩子送进医院并且办了住院手续,王月很感激大矿。俩人因此而多了联系并成了好朋友。
   丁大矿一直贼心不死,遭遇了那件事后还想着多开煤窑,仍在东奔西跑地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地筹钱,但都没有结果。海成知道岳父倒卖过煤,手里有些钱。心生一计,他找人画了一张设计土地图,对老岳父说要给矿工们修建一座陵园,叫《天堂谷》并说这是行善积德的事,将来建成之后那些死去和活着的老矿工都将有了归宿,况且开发陵园也是个很攥钱的买卖。老岳父听信了他的话,把自己的几十万积蓄交给海成……
   王月通过老同学的关系又帮大矿贷了一些款。海成有了钱就又积极张罗着新开口子挖煤的事。
   丁娜背着家里辞去了工会干事的工作,老丁家的人七嘴八舌地对丁娜进行说服教育,惟有三叔支持丁娜,说当个小干事有什么意思,要她到自己的矿上去,给她个销售部经理干。老丁头大骂大矿是个二百五。自己放着国营的工作不干去搞私企就够不省心的了,还拉上丁娜也去淌水……丁娜没有去三叔那里,她同样也有些看不起三叔,觉的三叔文化太低,只是个暴发户,她为三叔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在三叔那里领取信息费。
   丁大岭夫妻面对既现代又个性十足的女儿也无可奈何。

第九集:
   丁大山的妻子玉秀从精神病院跑了,一家人又慌了神。最后大山在大桥下找到大嫂时,她正在给人们唱现代京剧《红灯记》。丁大山看着傻乎乎的妻子,心疼地流下眼泪。
   钱大圣在东方的说服下,终于同意了在**矿务局投资建电厂的事。
   丁大岭为答谢东方,请她去吃西餐。那天正好是秋红的生日,她在家做好饭菜久等丁大岭不回,郁郁寡欢。
   丁大岭拉东方到首饰柜台去为妻子挑选项链时,正好被前去给妈妈买生日礼物的丁娜看见,丁娜回家后把这一切都告诉了母亲……
   丁大岭回家后,秋红并没有提起这件事,只是对大岭表现的十分冷漠,丁大岭感到了秋红的冷漠,心里也有些不快,就没有把给她卖好的项链拿出来……
   丁娜没有看到爸爸把项链送给妈妈,就更认定了东方和父亲的关系,话里话外表现出对父亲的不满……

第十集:
   王月来到丁大矿的公司,告诉大矿说为他跑的贷款找的那位同学因经济问题正在接受审查,所以丁大矿的贷款也泡了汤。
   刘美霞的父亲到山谷里去查看他投资项目的进展情况,却没有发现丁大矿所说的什么《天堂谷》,意识到受骗的刘父找上门去找大矿算帐。
   焦头烂额的丁大矿心急如焚。
   丁娜以为父亲有了外心,很为母亲报不平,总想伺机报复一下东方。
   东方的男朋友钱大圣在夜总会消遣时,认识了在那里领舞的丁娜,俩人一见如故。当丁娜得知钱大圣是东方的男朋友来这里考察投资环境时,她在心里酝酿报复东方的计划有机会了。丁娜主动接近钱大圣,钱大圣也对年轻貌美的丁娜有了好感。丁娜以散心为名,带着钱游逛了本地有特色的旅游景点,并有意无意地向钱透露了东方和丁大岭之间的暧昧关系,钱大圣听了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丁娜乘机把她三叔丁大矿介绍给钱大圣,当钱大圣和丁大矿几次接触之后,钱告诉东方,他准备撤回给的电厂投资计划。为此俩人发生激烈的争吵。

第十一集:
   在丁娜和丁大矿的游说下,钱大圣经过一番考察,把资金投在了丁大矿的洗煤厂上,准备和丁大矿成立什么股分有限公司。准备大干一翻,他们还准备再开几孔煤窑,而且还要组建大型运输车队……
   丁大岭知道内情后非常气愤,并且动手打了丁娜。
   丁娜从家里跑出来后,径直去了三叔丁大矿那里。丁大矿安排丁娜在他的公司做了一名部门经理,丁娜这回没有推辞。
   老丁头指责丁大矿无情无义,竟然挖他二哥的墙角,大矿无所谓地说:商场无父子。老丁头气急,用鞋底子把大矿打出门外。
   丁大岭的煤矿发生了冒顶事故。丁大山本来是可以逃生的,但他为了救矿井深处的弟兄们,毅然跑向矿井深处结果和另几名工人被困在里面。事故发生后,丁大岭一直在现场指挥抢险,不想矿井发生了更大规模的塌方,丁大山和他的弟兄们以身殉职。
   丁家陷入一片悲痛之中……

第十二集:
   丁大山死后,玉秀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仍然疯疯癜癜地张罗着要给大山做饭,家里人看了,无不落泪。老俩口经受不住如此大的打击,双双住进了医院。
   后来,人们在丁大山殉难的地方发现了他写在矿帽上的最后留言,那是一份让人落泪的帐单……
   丁大山为了给大矿凑钱还债跟自己的工友借了外债,把没有还完的债记在矿帽上。
   丁大岭和丁大矿弟兄俩为大哥的死痛苦万分,许久以来他俩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俩人各自反思着自己的过去……并一起回忆了兄弟三人小时候在一起的一些事情,这时才感到了兄弟情的真贵……
   东方为了大山的死和丁大岭发生了争执。东方认为,在一些发达国家,难度大的,地质状况复杂的矿区都不会去开采,我们也应当以人为本,不应当只追求经济效益。而丁大岭则认为丁大山的死和这个问题无关……

第十三集:
   丁大矿的煤窑里开采出了一种专门供西方烧壁炉用的精煤,王月帮他联系了一家国外的客户。丁大矿和王月俩人十分投脾气,他也十分喜欢王月的儿子默默,渐渐地俩人有了感情,丁大矿承诺要带默默到北京的海洋公园去旅游。
   丁娜和男朋友张哲来往频繁感情很好,丁大岭出于门户之见坚决反对他们的交往。一天,丁娜在上班时突然腹痛剧烈,被送往医院后诊断为宫外孕。这件事情在老丁家又掀起了一场大波。
   老丁头认为既然丁娜已经做出了这种丢人的事情,干脆就认了这门亲事算了,丁大岭却坚决不同意。丁大岭找到张哲并和他进行了一次认真的对话,他答应安排他去带职上学,条件是从此后和丁娜断绝一切关系。
   丁娜希望张哲和他一同出走,到外地去打工,张哲处于两难之中。

第十四集:
   张哲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听从了丁大岭的安排到北京去上矿业学院。张哲不辞而别。丁娜十分痛苦。病好之后,丁娜在奶奶家不停地干活,并且给大娘准备好了四季的衣服。丁母看觉出蹊跷,问丁娜时,她又什么都不说。有一天,丁娜留下了一封信后出走了。
   大矿去看望王月和默默,三人正在吃饭,忽然外面传来救护车的声音,紧接着被告之楼上发现了一名非典病人,他们的这座住宅楼已被隔离了。大矿于是被隔离在王月的房间里。刘美霞听到消息后赶来,站在楼下高声叫骂,搞得满城风雨。
   在隔离的日子里,大矿和王月先前还很拘紧,刘美霞这一闹腾,倒把俩人的感情给促近了。刘美霞意识到自己犯了致命的错误,于是回家去找丁父。
   隔离结束后,丁父责令大矿放弃王月,否则的话和他脱离父子关系。丁大矿托他的哥们刘秋去给美霞做工作,令人意外的是,美霞竟然同意了大矿离婚的要求。

第十五集:
    东方突然对丁大岭说她要回德国一段日子,丁大岭亲自把她送到机场。临分手的一刹那,东方说她很快就会回来的。丁大岭苦笑着没有说话……
   黄子川的身体越来越差,经检查,患了肝癌晚期,可是他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丁大岭。黄子川更加拼命地工作,终于倒下了。在医院里,丁大岭去看黄子川,黄子川拿出一大卷图纸,他告诉丁大岭,建电厂所有的资料图他已经全画出来了。黄子川是八十年代初来矿山工作的,默默无闻地一干就是二十多年,丁大岭望着弥留之际的黄子川心如刀割。
   东方走了,黄子川病逝,丁大岭突然间失去了左膀右臂,再加上工作的不顺利、女儿的出走,他处于水火交融之中。

第十六集:
   与丁大岭相反,丁大矿的事业在钱大圣和王月的支持下如鱼得水。国外的客户对精煤的需求量很大,为了提高煤的产量,大矿又新买了地开了三口井。
   大矿带着王月和默默到郊外去野餐,三个人玩的很开心,大矿向王月承诺说,等洗煤厂投产后,他们就结婚。
   秋红和丁大岭的冷战在升级,他们想尽了一切办法,却仍然没有丁娜的消息。秋红借口工作忙搬到了矿山医院,丁大岭受不了家里的冷清,也回到了父母那里去住。丁父和丁母从不同角度关怀着丁大岭,丁大岭在父母面前忍不住落泪。
   一天夜里,丁大岭突然高烧不退,打电话叫来大矿,大矿赶来后把二哥送进了矿山医院,恰巧遇上秋红值班……

第十七集:
   丁大岭住院期间,秋红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俩人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渐渐地冰释前嫌,解除了误会。
   大矿去看二哥,丁大岭提起最近甘肃矿难的事,他醒大矿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只求产量。丁大矿说没问题。
   丁娜给家里来了电话,告诉父母自己很好。当丁大岭追问她在哪里时,丁娜挂断了电话。
   刘美霞意外地嫁给了刘秋,大矿还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大矿认为这样很好,他说,家庭也象一个企业,需要经营,经营不好就重组,总比死守着强。
  
第十八集:
  丁大岭突然接到东方的电话,说她当天晚上的飞机到京,并说给他带来了一个贵宾。
   丁大岭亲自到机场去接东方,和东方一同走下飞机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夫人,东方介绍说她是玛格利特夫人,德国知名的投资商。丁大岭此刻终于明白了东方回德国的原因。
   玛格利特夫人全面地考察了**矿之后,决定投资八个亿与**矿合资电厂的建设。
   丁大岭的事业峰回路转,他和东方等人又开始忙碌地准备着建电厂的一切事宜。正在这个关键时刻上级决定提拔丁大岭到政协去当副主席。丁铁领痛苦万分,他找到有关领导,希望留下来,那怕是留下一个阶段,以完成他空中运煤的设想……
   东方和丁大岭进行了一场推心致腹的交谈,他们从事业谈到感情,东方表示对他的调动不理解,丁大岭也表示对自己一生选择献身煤炭并不后悔。他宁肯在矿上当一名采煤工也不会离开矿山……
   同时东方也坦率地对丁大岭了表达了自己的感情。
   丁大岭对此并不突然,他只是很无奈……
   东方决心要从事业和情感上挽救丁大岭。她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他找到邱红,俩个知识女性进行了一场刺刀见红的谈话。
   
第十九集:
    为了丁大岭的事情,东方又以一个专家的名誉去见了市里的领导,她开诚布公地提出了对调丁大矿去当政协主席不理解,他认为专业人员应当让在他的专业上发挥作用,才是对人的尊重。
   一天晚上,老丁家正在吃饭,忽听的有人敲门。打开门后竟然是丁娜站在外面,她的身后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丁娜告诉家人,这是她的男朋友。全家人都很吃惊,丁大岭更是无所适从……丁娜并不在乎家人的反应。
   张哲约丁娜出去谈谈,问丁娜他们的事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丁娜告诉张哲,她活得很实际,她不会象父辈那样总是为别人活着。丁娜还拉过那个外国男人,幸福地对张哲说:这是我的未婚夫。
   东方和王月这两个无话不谈的闺中好友躺在一张大床上谈着各自的苦恼和幸福,因为她们同时爱着丁家俩兄弟。王月调侃地对东方说,看来我们都是第三者……
   丁大岭和玛格利特就合作问题的谈判在紧张地进行着。东方也在全力促成这件事情。
   为了调整情绪,丁大岭请玛格利特夫人到家来做客,大家正在热热闹闹地包饺子时,忽然有人来报告说,丁大矿的煤窑出了大事故!
   丁大矿一味地追求产量,结果把煤窑挖进了**矿务局的废矿下,采空区的老塘积水灌进了小煤窑,十二名正在作业的工人生死不明。
恰好丁大矿也在井下。
丁大岭赶到小煤窑后立刻组织抢救,结果十二名工人全部遇难。丁大丁大矿也在其中。
丁家再次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丁大矿的小煤窑也处于一片混乱。

第二十集:
   丁大岭在焦头烂额地处理大矿留下的烂摊子。他决心要收购丁大矿的煤窑,在大矿没出事的时候他就和他谈过收购的事情,当时大矿不同意。
听说大岭要收购大矿的煤窑,就有人告黑状,说大岭假公济私,是为自己家聚财。工人们也再次找到丁大岭闹事……
   正在这时候,丁大山的儿子丁蒙矿业大学毕业回到了矿山,爷爷和大岭希望他到国营的矿务局工作,去继承爷爷和父亲的事业。可是丁蒙却不同意。他坚决要到三叔的私企,他也不同意二叔收购三叔的煤窑,他认为私企在中国会越来越有前途。他还说私企小煤窑需要现代化的科学管理,三叔的教训就在于他缺乏科学管理……
   丁大岭被丁蒙说动了,他同意丁蒙去管理丁大矿的煤窑,并鼓励他好好干……
   东方去看王月,王月正为大矿的突然离去悲痛万分,俩人面面相对,心情都十分沉重。王月向东方诉说了丁大矿的很多事情……
   东方则告诉王月说,邱红同样是个很通情达理,很明智的女人,邱红表示只要大岭提出和他离婚,她会同意的,她说婚姻是要在乎对方的感受的,她同样不希望家庭是维持会。这反到让东方很尴尬……东方对自己选择留下是否正确产生了怀疑,…… 她正在考虑等电厂的事情筹备好之后,她还要回德国去,并且说她和丁大岭永远都是好朋友……
   丁娜和那个外国人走了,去了美国……
   丁大岭没有离开矿山,他和邱红依然在一起过着不冷不热的日子。邱红首先向他提出离婚,他还没有决定,因为他害怕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情感上他陷入深深的痛苦中。
   他的电厂却在轰轰烈烈地建设着……
   东方也没有走,这里毕竟是生她养她的地方,难以割舍的东西太多了,使她无法选择离去……
  沸腾的矿山生活仍然在继续……
 导航:[上一篇下一篇] - [返回]
[本主题共0回复 | 每页显示30回复]

按用户名:    按标题:   按内容:       包括所有回复
【首页】→ 【影视】→ 回复:[公告] 电视剧《沸腾的矿山》
帖子标题:
    未登录!    

帖子内容:

UBB功能:×
匿名发表:×
会员专区:×
文件上传:×
 

风格选择:极速  古韵  宽屏  大字  |  图示说明:·24小时新发主题 ·最近被编辑的主题 ·超过24小时普通主题
页面执行时间:46.875毫秒 | 在线:14 今日:52 合计:5492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