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然影坛]
热线电话:0471-4682078 15847141899
新首页 | 注册 | 搜索 | 会员 | BLOG模式 | 
用户名: 密 码:    
切换为不分页显示
【首页】→ 【影视】→ 主题:[原创] 小弓山奇遇记(一)
字体:    回复
 返回列表 跳至页首跳至页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原创] 小弓山奇遇记(一)
admin(2014/1/10 19:07:19)  点击:17757  回复:0  IP:1.183.4.*
小弓山奇遇记(一)

小珍珠从傻大的朋友那儿里得知,那只大猫就是咪珍妮,咪珍妮的到来使小珍珠迷惑不解,但有一条他坚信不疑在傻大旅馆住的白兔肯定是小白兔,所以他们今天婉言谢绝了小和尚一家的再三挽留,非寻找小白兔。斯图亚特和傻大短尾猴他们,执意再送他一程。他们边走边谈,一直送出五峰山才停下来。从不落泪的傻大,泪流满面拍了拍小珍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斯图亚特心里也非常难受,他拉住小珍珠的翅膀。
“你听我的,留下吧!五峰山一定比你想象的绿色乐园,要好得多!”
“是呀!小珍珠甭走了,短尾猴也过来拉住小珍珠。”说不定你白兔哥绕上一圈儿,还会回到这儿来的!
“不!朋友们!我白兔大婶曾经跟我们说过,志行万里者,不中道而辍足。”小珍珠瞧了一眼南面的天空,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我的小伙伴们为此付出了鲜血和生命……我一想到这些,心里头总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督促我前进!
小珍珠说得对!傻大扒拉开斯亚特和短尾猴的手,每个动物都有各自的志愿,可小珍珠他们的志愿要比我远大的多!小珍珠,我理解你!这万里之遥的路,要多保重。另外,蒜头鼻子的四大金刚才逮住两个,还有黑龙爪、鳄鱼掌没有抓着,路上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朋友们!送君千里总有一别,你们回去吧!我走了!再见——”
小珍珠恋恋不舍的离开五峰山,经过几天的飞行,他来到一片一眼望不到边儿的山林跟前。这片山林除了南面都是不太高的山梁,好似一张没有拉开的绿色大弓。弓的中间儿非常平坦,长满了落叶松和云杉。小珍珠看了一眼西沉的太阳,又往南飞了一截儿,落在山东面一颗高大的松树上,准备在这里过夜。他巡视四周,发现离自己不远的枝杈上,有个被鸟遗弃的窝。小珍珠拿上东西跳上来一瞧,这个窝还不赖,虽说窝顶有点露天,但里面铺垫得非常柔软舒适。小珍珠躺在里边呆了一会儿,很得意地坐起来,他长这么大是头一回住在野外的鸟窝里。他打开行囊,取出一包小和尚送给他的小米酥,吃了一口,又拿起傻大短尾猴送他们的小水壶,拧开盖倒了一缸矿泉水。他端起斯图亚特花了一个晚上,用核桃儿做成的小缸子,浮想联翩,一幕幕难忘的往事涌上心头。他放下缸子,走到窝门口,望着远处渐黄的树叶,想起白兔大婶的话。在追求美好的过程中,必得饱尝凄凉、寂寞和孤独的滋味。真是一点也不假呀!不管怎么样,也决不能让爸爸妈妈、黑兔奶奶和小灰鸽他们失望!我一定要找着小白兔,他想到这儿,转身刚要躺下,忽然,从树下传来了哭泣声。嗯?小珍珠扒在窝门口往下看了看,茂密的枝叶挡着,什么也瞧不见。他只好从窝里出来,顺着枝杈蹦到最底下,只见一只黑褐色的羽毛,红红的眼圈儿,白脖儿白脸的白耳朵,银白色的腰银白色的尾巴,黑尾巴尖上还泛出紫蓝色的光辉。嘿!小珍珠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潇洒美丽的动物。
“喂!你是谁?为啥在这里哭啊?”
“嗯?你……”那动物抬起头,揉了揉眼,轻蔑的瞟了一眼枝上头的小珍珠,你……你还没有蚕豆大呢,你……你管得着嘛!
对不起!打扰您了!小珍珠从树上飞下来,落在他的身边,可您不能这样说话呀,常言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针尖大的窟窿,能透斗大的风;秤铊虽小,能压千斤。您个儿大,往那一蹲,眼神儿好的瞅您是动物,要遇上二五眼,非把您当马桶提溜走不可!
“什么?你……你敢骂我?”好哇!我正憋了一肚子气没处撒去哪!那个动物说着倏地往臆一蹿儿,扬起蒲扇大的翅膀要扇小珍珠。
小珍珠见这个动物如此无礼,也把小眼珠子蹬得溜圆。请您把翅膀放下,放尊重点!小珍珠见对方停住了翅膀,往前跨了一步,您硕大的身躯打我,您的本事可够大的?
那个动物一听,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过份,他放在翅膀,你……哎呀!我这儿心烦着哪!请您远我远点行不?
“我也不是闲着没事,只不过见你哭得怪可怜的,想过来帮帮你,没想到您却长了一对儿视力眼儿!好啦!咱们先认识一下,我叫小珍珠,刚从五峰山来,您……”
“我……我是褐马鸡山雄,因为我不善飞行,他们都叫我落叶松,地平线。”
“噢,山雄大哥!天都快黑了,您不回家,在这儿……”
“家……咳!”山雄长叹一口气,那儿还有家呀!我那口子让人给逮去了,他说着又哭了起来,“就……就关在前面不远的山洞里。”
“那你还有心思截这儿哭?咋不找上几个动物去救哇?”
“救?你说得容易,他们是人!而且是一群盗鸟贼!不管啥动物,一到他们手里,就甭想再活着回来。可怜我那口子,呜呜……”
“哎呀!甭哭了,要是能把你的媳妇哭回来,我也帮你哭!小珍珠冲他一跺脚,这儿是什么地方?”
“这儿按我们的叫法是小弓山自然保护区”不知道这儿的人们管这叫什么。
“小弓山自然保护区?自然保护区应该有人保护你们哪?”
人是有,带枪的森林警察和工作人员,还不老少哪,可这年头儿再高的篱笆也挡不住风。按理说,我们褐马鸡是这个自然保护区里的重点保护对象,又管啥用?越是重点越倒霉。
“照你这么说,盗贼不怕警察?”
怕是怕,要不他们早就走了。他们隐藏在暗处,用绳套儿套住我们,然后躲进猫儿眼洞里,等天黑了再爬过山梁溜之大吉。
噢!怕就好!你媳妇有救了。小珍珠拍了下翅膀,快跟我来。
山雄往前伸了伸脖子,你……
“哎呀!你咋老看望远镜,小瞧人呢?”到时候,你照我说的去做,快!前面带路!
“好吧!只要你把她救出来,我管你叫孙子都行!”
“什么?”
“啊!不不不!是你管我叫……叫孙子。”
小珍珠瞪了一眼山雄,跟着他来到北面山坡上的几棵云杉跟前。山雄停住脚,指着一棵最粗的云极说。
“猫儿眼洞在这棵树后面。”
“嗯,跟我来。”
小珍珠朝山雄摆了下头,轻手轻脚地来到树眼前,见后面是个小山坡,坡塄儿上下野草丛生,藤萝缠绕,把洞口遮挡得严严实实。小珍珠跳到山雄的肩上,小声嘀咕了几句,山雄点了下头,绕到洞口的西面,从地上拣起块石头,顺着洞口扔了进去。
猫儿眼洞里的盗贼听着,我们是警察!放出褐马鸡,交枪不杀——小珍珠用汉语喊了半天,洞里也没有动静。站在一边的山雄有点沉不住气了,扇着翅膀就要往里闯,被小珍珠给拦住了。
“等等!小珍珠让山雄又往洞里扔了一块石头,你们被包围了,再不出来,我们就开枪了!一班准备,预备——”
“不要开枪!洞里一阵大乱,紧接着从洞里钻出一个人,因天已经黑了,那人的脸面一点也看不清,只见他五大杆粗晃晃悠悠的抱着头,从洞里边出来,也许是心慌的过,没走几步就被趴在地上的山雄绊了个嘴啃泥,把这小子摔得跟瘸腿乌龟似的连滚带爬地滚下了山坡。这时,又从洞里钻出个小个子,瞧他东瞧西望的样子,一定是个久经盗场的老手,他高举着两手朝前走了几步,见没人出外,撒腿就想跑,突然,一个黑影从他的身边刷的一下蹿了过来,吓得他妈呀一声趴在地上,等他睁开两眼再一瞅,啊,褐马鸡!”这家伙一见褐马鸡,把啥都忘了,猛地一起身朝山雄扑了过去。他一边扑一边朝坡下那人喊,哎!黑龙爪!快回来?不是人是只褐马鸡,还是只公的哪!快回来!
黑龙爪这前已经跑下山坡,他听到喊声,跑得更快了。他心想,你让褐马鸡弄蒙了,那褐马鸡能说人话吗?
山雄见小珍珠,没把盗贼震住,还引来了山头,心里这气呀!这个小珍珠,你哪儿是帮我呀?简直跟盗贼穿一条裤子,害我呀!他自觉上当,把头一钻进了树丛。
小珍珠见小个子朝山雄扑了过来,心里头咯噔一下,要是喊了半天,没有人来,那可就糟了。他望了一眼黑黝黝的森林,连一点儿光线都没有。小珍珠从一颗松树上跳到另一棵高大的杉树上,因天黑眼神儿不好使,从树杈上掉下来。他抓住了树枝,喘了口气,摸瞎蹦上树梢儿,又扯开嗓子喊来,快来人哪!盗鸟贼偷褐马鸡啦——快来人哪——
小个子扑了几下没有扑上山雄,又听到树上有人大喊大叫,心里慌了神儿,赶紧返身钻进洞里,跟另外一个头戴帽子的盗贼,抬着一个鸟笼子,从猫儿眼洞里出来,就在这时候,山下传来了三声清脆的枪声。
“砰——砰——砰——”
不好,森林警察来了!后面戴帽子的盗贼扔掉鸟笼惊慌地说,咱们还是扔了,快走吧!
瞧把你吓得,他们离咱们还远着哪!跟前儿叫喊的只不过是个迷路的小孩子。你让他截树上下来,他还没这个胆儿。只要咱们把这几只褐马鸡弄下山,足够你我花一阵子。小个子拍了下盗贼的肩膀,商烟老弟,你跟我的时间还短,走了你就知道了。来,咱们到那边去。
他们抬着鸟笼顺着山坡,来到一个四周棘丛生的小土坑跟前,小个子让商烟把笼子抬到小土坑里。
“慢点!小心荆刺扎着。好,放下歇歇。”小个子坐在笼子上,不要怕,这么黑的天儿,在这么大的原始森林里,藏起个人来,那还不容易!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就象头发上的虱子,靠他们那十几个人,想把咱们用篦子梳下,没门!给你,抽颗烟。小个子给商烟点着,咱们先截这儿呆一会儿,先让他们折腾折腾,等到后半夜儿,再走也不迟。小个子说着抽了口烟,不瞒你说,相当初,我啥都干过。种地、打工、投机到把,后来跟了蒜鼻子老道拐卖人口,去五峰山扮道士骗钱。唉!那次要不是碰到那该死的小和尚和一只会说话的小鸟,我早就发了!
“什么?真有会说话的鸟?”商烟有点不相信。
那还有错,我亲眼瞧见的。如今五峰山都轰轰动了。报纸都登了。听说一个外国人肯出十万元人民币买这只鸟。
啊?十万块钱?是只什么鸟这么值钱?
好象是只珍珠鸟。
珍珠鸟,我养过,可小哪?红嘴红腿红爪。
对!
这种鸟不会哨,跟家八叫唤没两样,怎么会说人话呢?
要不咋斜乎呢?
这鸟要是让咱们碰见,啊!
想得美,上哪儿碰去?小个子扔掉烟头儿,我在五峰山四周没少踅摸,也没见着它的影儿。这不,我告诉这儿的工作人员瓠瓜……
“瓠瓜是谁?”
“细高挑儿赵山哪!”
“噢,就是上回给咱们弄两只小褐马鸡,非跟咱们要两千块钱的那位,那人可靠吗?”
“咳!这年儿啥可靠不可靠,有钱能买鬼推磨,只要咱们甩大点,让他干啥就干啥!”小个子站起身,扒开荆丛朝外看了看,前两天儿我给他口付粘网,下了好几处也没粘着那只鸟。
这么大的小弓山你上哪儿粘去,它落不落咱们这儿还是两说哪!嘘!树上好象有人!商烟霍地站起身,你听!
“嘿嘿!你呀!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哪儿来的……”小个子说到这儿,冷不丁的就觉着脑门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哎哟!小个子这么一叫唤,可把商烟给吓坏了,这小子把帽檐儿往下一拉,拨开荆枝就钻了出去。
小个子见商烟溜了,又气又恨,他胡噜下脑门上的血,打开鸟笼,从里边抓出一只褐马鸡刚要走,突然一道亮光从外边射了进来。
“啊?”小个子一见电光,浑身一震,这回这小子可真的害怕了,他扔掉褐马鸡,顺着荆棘丛的空隙,一闪身就不见了。
“站住!不站住开枪了!”
“砰——砰砰——”
“砰!哎哟!一名森警歪一下,留神儿!盗贼手里有枪——”
小珍珠这会儿,走在小土坑旁边的一棵松树上,他不象猫头鹰那样在晚上也能看清老鼠走向,他只能靠响动来估摸盗贼的位置。夜间飞行对小珍珠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在茫茫的大森林里,弄不好就会撞在树上,活活的摔死。小珍珠不敢过低的飞,只能爬高擦着树梢儿,随着盗贼的脚步声,紧紧地跟着他们来到这里。刚才,是小珍珠不小心碰掉一颗松塔儿,正巧儿落在小个子的脑门儿上,吓跑了盗贼,盗贼又与森警队相遇,一阵枪声过后,大森林又悄悄的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鸟笼里的几只褐马鸡从敞开的笼门里钻了出来,被小个子扔掉的那只褐马鸡,扇动着翅膀在鸟笼边大声地叫了起来。
“山雄——山雄——”
树上的小珍珠听到喊声,想飞下去,又怕被树枝刮着,只好站在树梢儿上朝下说:
“喂!你快甭喊了,山雄他早就跑得没影儿了。”你是不是山雄的媳妇?
“是呀!你……你是谁?”
你先甭问,呆会儿你就知道了。我说你咋找了个这样的丈夫?一遇危险,他先颠儿了,把你扔到这儿,死活不管啦!要是我早一杆子把他打出八丈远去了。
谁背地里拆我的台?山雄手里提溜着小马灯从外边钻进来。
小珍珠见有了亮,便顺着树梢儿落在山雄的身边,还有谁,我呗!
“我一猜就是你!别的动物才不敢这样说哪!”山雄用翅膀尖儿轻轻地拍了下小珍珠,我还以为你早就走了呢?
不救出你的媳妇,我能走吗?谁象你一见人撒腿就跑!小珍珠瞧了一眼山雄的媳妇说。
“嗯……我……我不跑行吗?刚才要不是我用小马灯,把巡逻队引来,那盗贼能跑嘛?”
还是我们的山雄好!山雄的媳妇张开双翅扑到山雄的跟前,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一口,当然,还有你这位小兄弟。好!大家都到我家去,今儿个晚上,咱们好好的庆贺庆贺。
 导航:[上一篇下一篇] - [返回]
[本主题共0回复 | 每页显示30回复]

按用户名:    按标题:   按内容:       包括所有回复
【首页】→ 【影视】→ 回复:[原创] 小弓山奇遇记(一)
帖子标题:
    未登录!    

帖子内容:

UBB功能:×
匿名发表:×
会员专区:×
文件上传:×
 

风格选择:极速  古韵  宽屏  大字  |  图示说明:·24小时新发主题 ·最近被编辑的主题 ·超过24小时普通主题
页面执行时间:46.875毫秒 | 在线:7 今日:74 合计:5492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