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然影坛]
热线电话:0471-4682078 15847141899
新首页 | 注册 | 搜索 | 会员 | BLOG模式 | 
用户名: 密 码:    
切换为不分页显示
【首页】→ 【影视】→ 主题:[原创] 小弓山奇遇记(二)
字体:    回复
 返回列表 跳至页首跳至页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原创] 小弓山奇遇记(二)
admin(2014/1/10 19:09:29)  点击:16827  回复:0  IP:1.183.4.*
小弓山奇遇记(二)

山雄的家在一个小山包凹陷处的灌木丛中,家门口有两棵高大的云杉,针形绿叶簇拥着灰褐色的躯干,直指蓝天。两棵树的中间儿,绿中带黄的小豆根,挂满了绒绒的苹果,形成一堵天然的影壁墙。山雄提着灯,撩开草丛,让朋友们破墙而入,等客人进去后,他举起灯警觉地朝四处照了照,见没啥动静,才钻到门里。
小珍珠走到院中,见院子的两边有几棵野葡萄,索绕在屋门前,把小院的上空,遮挡的严严实实。山雄媳妇推开屋门,热情地把小珍珠他们让进屋。屋里装修的虽不豪华。可非常宽敞。客厅、卧室、厨房、洗浴间样样齐全。要让人叫绝的是,整个房间都是用米黄色的草梗儿编织而成。米黄色的地毯,米黄色的墙壁,米黄色的顶棚,米黄色的床,米黄色桌椅,整个色调衬映在梦幻之中。
“坐坐坐!随便坐,坐哪儿都成!”山雄的媳妇笑嘻嘻的从厨房里边端出水果,放在桌子上,来来来,吃点水果。今儿咱们能聚在一块儿,那是缘份!山雄啊!你还愣着做甚,快给客人沏壶茶来。山雄媳妇把一串儿山葡萄放到小珍珠跟前,来,远道的朋友,尝尝院中的野葡萄。哎!紫萝、花花、你们也吃。来我这儿千万别客气,常言道,有堵墙是两家,拆了墙就是一家,可我们褐马鸡窝与窝之间从来就没垒过墙!咯咯咯,来来来,吃点毛豆豆。我们这儿的山豆根,结的毛豆豆,可好吃了。山雄媳妇说到这儿,瞧了一眼门口站着的另一只褐马鸡,哎,我说鸡骨木,你老站在门口瞧甚?我这儿又不是金銮宝殿,有甚看的!
“嘿!大嫂咂!你这屋里要比金銮宝殿好上十倍!”鸡骨木张开翅膀旋转着来到桌前,呦!这么多好吃的,我说大嫂子,我一天来这八趟,也没见你给我端上一盘来。
“八盘也不够你吃的!就你那张嘴,我得准备一萝筐。”山雄媳妇拍了下鸡骨木笑着说,这时,山雄端来沏好的茶来到桌前。
“来,品品我沏的茶!”山雄把茶盘放在桌上,端起一杯给小珍珠,小珍珠,今儿个要不是你帮忙,我……我连媳妇也见不着了。哈哈哈!
傻样儿!山雄媳妇用翅膀尖儿捅了下山雄的脑门儿,那还不快去,炒上几个菜,咱们得好好谢谢小珍珠。
“对对对!山雄转身进了厨房。山雄媳妇把剩下的茶杯递给紫萝和花花,我们山雄别看他傻呵呵的,可能干哪!里里外外都是他。你们瞧,这屋里的一切摆设儿,都是我们山雄用草梭的编的。如今他们话儿都出国了!你说把老喜欢的OK,OK得不知说甚好了。”她把最后一杯茶,端到鸡骨木跟前接着说:“咳!这儿也是逼出来的,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屋里屋外连粒石子儿都不趁。这个鸡骨木最清楚。”
“我不时常跟你说吗,只要肯等待,一切都会按时来。”鸡骨木喝了口茶,拍了拍小珍珠,哎,我说小珍珠,你可真不简单,会说人话。你说刚才在洞口的阵势,真有张飞喝断当阳桥,吓死夏侯杰之势!你们被包围了,再不出来,我们就开枪了!一班准备,预备——就这几口可把那几个家伙吓坏了,他们还真以为森林警察来了哪!
“哈哈哈!”
“可不是嘛 ,你是从哪儿学来的,小珍珠?”紫娟剥了两颗毛豆豆放到嘴里,赶明儿个也教教我!
“行,不过这汉语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小珍珠抬起头,我在银色城堡念过书。”
“啊?你……你还念过书?”山雄媳妇惊讶得直拍翅膀。哎哟!瞧瞧人家,谁象咱们褐马鸡,整天成群结队的就知道瞎嘎嘎。哎,小珍珠你说的银色城堡在那儿呀?
“在北边,城堡是我的出生地,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那儿!”
“愿不得小珍珠见识多,敢情人家是截城里长大的。”半天没言的花花,眨了眨她那布满黑点的花花眼,欠起身来说:“小珍珠你的那座城堡一定很大吧?”
“嗯,很大。里边有学校、医院、街道、广场还有那高高的塔楼。”小珍珠抖了下翅膀,我家就住在塔楼上,站在铁纱窗上,整个城堡旮旮旯旯都能瞧见。
“嚄!”我要是能在城堡里生活,该多好哇!花花离开桌子,抖动着翅膀,住高楼,逛大街,进戏院。嘿!咋不住上一个月呢,我这辈子也知足了。
可真的让你呆在城堡里,你就不会这样想了。小珍珠说。
“为什么?”
“咳!说心里话,城堡里哪儿都好,只有一样活憋死你!”小珍珠喝了口水,就是许进不许出。我们几个小伙伴,不信这个邪!千方百计想从城堡里冲出来。我们几个凑到一块儿,挖地洞,探通道,好容易打道耗子王国,还让一场大雨给灌了。我们趁男主人扒城堡的时候,豁出命从城堡里硬冲了出来。为了自由,不知有多少动物为此付出了生命!小珍珠说到这儿,离开座位,走到窗前,两眼凝视着窗外,喃喃地说:“象公鸡堡长、花鸡大婶、黑兔兔奶奶、白兔大椒、白兔大婶还有小花姐姐,特别是小灰鸽哥哥,在冲出城堡那天,为了救我才被男主人抓住的。小珍珠转过身,我永远也忘不了,他在男主人手里,还冲我大声地喊,小珍珠——不要管我——往南飞——”小珍珠说到这儿擦了下眼泪,对不起,唉!到这会儿我也不知道我的小伙伴小白兔、小花兔和花兔大叔、灰鸽大叔还有我妈妈和爸爸,他们到底怎么样了,这前儿在哪儿我全不知道!
“哎哟!真没想到,你小小的年纪,竞受了这么多的坎坷。”山雄媳妇抹了下眼泪,走到小珍珠跟前,我一见别人掉泪,我就受不了!小珍珠这会儿你要上哪儿,不行你就留在这儿吧,啊!
“不!我们拼死冲出城堡,就是要奔向南方的绿色乐园,那里才是动物们的自由世界!”
“绿色乐园!我听说过,花花站起身,对,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刚提过的小白兔说的!”
“小白兔?他在哪儿?”小珍珠一听惊喜万分,抓住花花的翅膀,花花姐,你啥时候见着他的?
“哎呀!这可早啦。记得天快黑的时候,我在南边的胖泉沟,见着他正躺在一颗树底下休息。我问他从哪儿来?他说从北边来,要到绿色乐园去,可后来听说,他让秃老鹰抓到葫芦谷去了。”花花喝口水说。
“葫芦谷?”
“你先别着急!”山雄媳妇拍了拍小珍珠。葫芦谷离这儿不太远,哎,鸡骨木你在葫芦谷的时候,见着没见着小白兔。
那儿有好几只白兔,谁知那个是小白兔。不过……鸡骨木看了看小珍珠,不过有一只大耳朵的白免,他不服管教,被黑熊老板给关了起来,说过些日子,给秃老鹰过生日用。哎哟!可能就这两天!
“啊?大耳朵?说不定就是我们的白兔哥。不行!我得去救他!”小珍珠抖了下翅膀站了起来。
“去救?可没那么容易!鸡骨木摇着头说:那个地方悬崖峭壁,跟刀削一般,非常险。下面是个采石场,采石场的老板,是只从马戏团跑出来的黑熊。他手下有三个坏蛋,一个就是抓走小白兔的秃老鹰黑眼儿蛇,还有一位是黑熊的参谋,阴阳脸白尾狐,大伙都叫白参谋,另两个好象就是抓咱们的那两个人,名字我叫不上来。”
“黑龙爪,鳄鱼掌!”小珍珠说。
“嗯,差不多!鸡骨木点点,这两家伙,见谁干活慢一点,不是不给饭吃,就是挨他的鞭子。有的动物实在难以忍受,豁出性命往外逃。那个地方,白天有那只秃老鹰在空中巡视,再加黑龙爪他伞兵巡逻队,逃出的动物大多被抓回来,不是让他们吃掉,就是用乱棍打死,扔进乱石岗。唉!我那次能从那儿逃出来,是我买通了巡逻队的小队长大黑狗,再加上山雄大哥和山雄嫂的他们的帮助,才从南坡乱石逃出虎口。”
“哎,你刚才说的大黑狗是从哪里来的?小珍珠问。”
“这我不太清楚,只知道这老头儿爱喝两口,只要给他点吃的,你让他干啥都行。”
“嗯!真要是他就好了!小珍珠点了点头,今儿个晚上,我就去葫芦谷。”
“啊?今儿晚上你去葫芦谷?”山雄媳妇瞧了瞧鸡骨木,这能行吗?
“不行!小珍珠!那个地方可去不得,弄不好救不出小白兔,连你也得搭进去。鸡骨木摇了摇头,再说是不是你要找的小白兔还两说哪,何必去冒这个险。我劝你千万别去!”
“不!他说是从银色城堡来的,那肯定是我的白兔哥!我今儿个说啥也得去看看。”小珍珠说到这儿两眼噙着泪水,只要是我白免哥,我拼死也要把他救出来。
“嘿!够朋友!也罢!”鸡骨木一拍桌子,既然我们已是朋友,为了朋友两肋插刀,我鸡骨木从来没含糊过。我领你去!
好!我们和你们一块去!山雄!把咱们的家伙全带上,山雄媳妇一挥翅膀,鸡骨木你多带点吃的和酒,再去找那个大黑狗,只要他帮忙,救出小白兔,我看没问题!
葫芦谷位于小弓山自然保护区南二十公里处。此谷四面环山,只有西面有一处出口,活像一个大葫芦仰卧在山谷之中。葫芦谷还是有名的古战场。相传战国时期,有两队兵马误入葫芦谷,混战数日,无一人生还。从此每年春秋前后,夜深人静的时候,谷中便会隐隐约约响起鸣锣击鼓。人喊马嘶的声音,似有千军万马在鏖战。离葫芦谷北面不远,还有一处神奇的沟谷,叫胖泉沟,沟中有一处神泉,据说此泉水人畜喝了之后,身体会马上浮肿起来,喝多了还会有生命危险。这时,小珍珠他们已经来到此沟中,小珍珠正巧落在神泉跟前的小树上,他见下面有股清澈的泉水,喜出望外,马上飞到泉边刚要喝,被身后的山雄给拦住了。
“哎,这水不能喝!”
“为什么?小珍珠倒退了一步,眨了眨眼。咳!这泉叫胖泉,此沟也因此得名。”山雄媳妇走过来把水壶递给小珍珠,相传这小弓山的最高处,有处珍珠瀑。水从山顶倾斜下来,犹如一颗颗珍珠,从天而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非常壮观。珍珠瀑终年流淌,把小弓山出九沟十八峰,成了远近闻名的旅游圣地。传说,徐覆客、马可波罗、还有唐玄奘来过此地。可好景不长,这里来了个大肚水怪。他一口气喝干珍珠瀑,使这里变成了一片枯黄的不毛之地。这下可激怒了四海龙王,派其子白龙王子,下凡惩治大肚水怪。可大肚水怪也不是好惹的,白龙王子与他大战了一百多个回合,仍不见胜负。一天,白龙王子实在坚持不住,败下阵来,来到此沟,又饥又渴。这时,大肚水坚追杀过来,白龙王子用宝剑用力杵地,站了起来。当他拔剑而起时,就见剑刺下的小坑,涌出一股清灵灵的泉水,白龙王子实在渴坏了,他竞扔下宝剑,狂饮起来。当他喝完水,觉着身体象只揣了气的皮球,迅速膨胀起来。大肚水怪一见,白龙王子的两眼一瞪,比锅盖还大。身子一晃,象座小山。大嘴一张,能吞下一头牛。吓得大肚水口吐绿水,跌倒在地,再也没有爬起来。后来,他的身体就变成了胖泉旁边的土岗了。
“从此,这胖泉水闻名于天下。”鸡骨木指着胖泉说:“可我山雄哥就是不信这个邪!”鸡骨木拍了下山雄,上一回,他一口气喝了三大碗,要不是我山雄嫂,冒死从黑崖沟取来瘦水泉给他喝了,非涨死他不可!还有这泉水要是与酒混合在一起,人喝了定死无疑。
“啊?这泉水这么利害?”小珍珠捡起一个小石子扔进泉池,鸡骨木,你把身上的酒,倒掉半瓶,再灌上这胖泉水。
“干甚?”
“我有用!”
胖泉沟离葫芦谷的南坡很近,他们很快穿过茂密的树丛,顺着羊肠小道爬上葫芦谷的南坡。走在前面的鸡骨木,朝后摆了下翅膀,山雄他们都围了上来。鸡骨木和小珍珠趴在一块石头上,鸡骨木指着葫芦谷下面的几束灯光说。
“小珍珠,你看西边的灯光处,是胡芦谷的出口。南边的高处是黑龙爪的住处,北边是鳄鱼掌的住处。靠鳄鱼掌北边一点就是采石场的老板,黑熊和白尾狐的住处。在他住处的上边亮红灯的地方,是秃老鹰的哨塔。咱们眼皮底下,是个发电机房,机房东面是大黑狗的住处,也就是巡逻队的队部,正东面三盏灯的地方,就是小白兔他们的工棚。鸡骨木说到这儿,从石头上下来,靠在一个小土坎上,小珍珠,最要紧的是下边的发电机房,一旦有情况,发电机房上边会亮起红灯,响起警报。葫芦谷四周围的九盏探照灯会把葫芦谷照得雪亮,不论你躲到哪儿里,都难逃脱秃老鹰的视线。”
“那就先捣毁这个发电机房!”小珍珠挥了下翅膀。
“对!我也是这么想,这事就交给我,我跟那个看机房的很熟。”鸡骨木说着从山雄手里接过绳子,来,把绳子从这儿放下去,下面就是乱石岗。
“好!山雄哥,呆会儿你跟我去找大黑狗。山雄嫂和花花紫娟你们从这儿等着,小白兔一来,你们就把他从下边拽上来。”
“没问题!这点事,我们娘子军包了。”山雄嫂笑着说。
有嫂子这句话,我们一定能成功!小珍珠跳到鸡骨木跟前,哎,鸡骨木,我让你灌了水的那瓶酒千万甭打了,到了下面就不定能用上。
葫芦谷的南坡下面,怪石峥嵘,古树参天,荆棘丛生。这个地方别说是人,就是动物也很少光临。小珍珠和山雄在鸡骨木的带领下,摸黑顺着一块块的巨石边上,一点点的往前挪,好不容易才挪到发电机房门前。鸡骨木让小珍珠他俩,先躲在机房门口的一棵老松树后面,他独自来到发电机房的门前。轻轻的推开门一看,一只野兔子正趴在桌子上哭哪。鸡骨木不知咋回事,他警觉地朝四周瞧了瞧,见没什么事,才慢慢的走到桌子跟前。
“哎,老黄!”
“啊?鸡骨木!”老黄吃惊地站了起来,你……
“嘘!”鸡骨木向老黄打了个手势,推开里屋的门看了看,转身走到桌前,你哭甚?你弟弟五黄哪?
“唉!这五黄他不听我的话,非跟小白兔他们从葫芦嘴冲出去不可!咳!老黄叹了一口气,拉上身边的窗帘,没等他们几个走到葫芦嘴,就叫秃老鹰发现了,这会儿已上了老黑熊的餐桌。唉!真惨哪。
“啊?鸡骨木一听吓坏了,那小白兔和五黄哪?”
他俩多亏那个巡逻的队队长大黑狗,认得小白兔,要不也完了。老黄说到儿,猛地抓住鸡骨木的翅膀,哎,我说鸡骨木,你……你已逃出虎口,怎么又……
咱们先不谈这个,黄大哥!我先让你见两个朋友。鸡骨木出去把小珍珠和山雄叫进来,老黄,这是我大哥山雄,这位叫小珍珠,是和小白兔从小长大的朋友。
“噢,你们好!老黄走上前握住山雄的翅膀,你们这是……”
不瞒你说,我们今晚想救出小白兔,山雄说。
“做甚?救小白兔?哎呀!这前儿别说救小白兔,就你们也休想从这儿逃出去!老黄焦急地一拍大腿,坐在椅子上,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唉!你们哪!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哇!你们胆儿也太大了。”
是呀,这回冒险能否成功,全在于黄大哥您了!小珍珠跳到桌子上,指着里屋的发电机房,您甭着急,先听我说,只要您弄坏这台发电机,我们这次行动就成功了一大半!
“干甚?弄坏发电机?老黄把眼睛一瞪,那我怎么办?他们还不把我活吃喽!”
“是呀,问题就在这儿。我从多前儿就跟你说过,可你不听。咱们野生动物,应该生活在旷野里,怎能甘愿做别人的奴隶呢,再说他们非法招工,残害百姓,总有一天,他们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的!”鸡骨木见老黄低下了头,走到他跟前,有些话我不该说,可今儿个不说不行。你们刚被抓来的时候,你们弟兄五个。可现在哪,只剩下你们俩了,这会儿五黄又被抓,难道你……。
“你……你别说了。可他们……”
“他们不就是多给你点钱吗?给你的越多,你死得越快。大黄、二黄、三黄不都是这样完的吗?”鸡骨木说到这儿,忽听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不好,好象是白尾狐。
“你们快到里屋躲一躲!”老黄把小珍珠他们推进里屋,关好门。见白尾狐晃晃悠悠的从门外闯了进来。
“老黄……老黄……你真不够哥儿们。白尾狐拍了拍吃得溜圆的肚子,坐在椅子上,五黄要不是我,在熊老板面前说了几句好话,他……他早就变成酒菜了。你……你说,今儿个咋酬谢我呀?啊?白尾狐打了个嗝儿,张开掉了一颗门牙的瘪嘴儿,用爪尖剔了牙,你……你快……快说呀!”
白大哥,您是知道的,我手里那点钱,是……。老黄倒了一杯水,端在白尾狐跟前,上回你们一家三口吃的那桌酒席可全是我给您付的,我每次开支,好几拾块钱的零头儿,都给您留下了。嗬,你还敢提那桌酒席,我这颗门牙就是那次磕掉的。我不让你赔牙已经够给你面子了。这是您喝得太多,才……。你少在我跟前儿说这个,我看你是不想干这个差使了。那好吧,明几个你到采石场搬石头去吧!我……不不不!我体弱多病,干……干不了那活,您……您是知道的呀!
“哼!”搬石头是小事,五黄的小命是大事,你掂量着办法。白尾狐说到这儿,摆了一下粗粗的尾巴,伸出二个手指头,想从这儿干下去这个数。一个也不能少,要不然……。
等等,白大哥您千万……噢,我……我这还有点,老黄颤巍巍从身上穿的破黄褂里掏出钱,塞到白尾狐的手里,我可身就这么多了。
早就该这样!白尾孤接守钱揣在怀里,好啦!有我……五黄的事,你……你就放心吧!啊!哈哈……白尾狐笑一声摇着尾巴出去了。
白尾狐狸走后,气得老黄不知道咋好,他倏地推开里屋门,鸡骨木,你说咋办,我听你的!
好!老黄你别哭,来坐下。鸡骨木把老黄扶到椅子上,刚才我见里屋有两桶汽油,呆会儿我们去找狗队长,救出你弟弟和小白兔,如果我们成功了,就灭掉巡逻队队部的灯。你见灯灭了后,用汽油烧毁发电机房,然后到南坡乱石岗,找我们。
“行!”
从发电机房到巡逻队的队部,有一百来米。虽说不太远,可路非常难走。因为巡逻队队部建在一块高高的巨龟石上面,要想上龟背,还得爬上二百多级的台阶,才能到达。所以站在发电机房门口,一抬头就能瞧到巡逻队队部。鸡骨木和山雄怕暴露目标,不敢飞起来,只好一步步往前走。小珍珠个小不容易被发现,于是他一抖翅膀先飞了上去。
巡逻队队部,三间正房完全是用原木搭盖而成。东面还有座瞭望塔尖儿上,见塔下无人,便飞到队部的窗户跟前,因窗户没有玻璃,只好顺着塑料布的破洞处往里看。只见一只戴黑色大檐帽的黑狗,正背靠着窗户,趴在桌子上不知干什么。小珍珠认出他就是看城堡的大黑狗。他高兴极了,不想喊他,见一只黑花猫从东屋出来,把头上的帽子扔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瓶酒,用手咬开盖,喝了几口,把酒瓶递给大黑狗。
队长,您说咋办吧?今儿个我要不是冲您,我非把这小兔崽仔生嚼了不可!黑花猫坐在椅子上,您听我的,干脆把这只兔子交给老秃鹰算啦。
“没错!又一只狸花猫光的膀子,手里拿着电棒,从里屋出来去到大黑狗的跟前,队长,我大哥说得对,大哥,走,咱们这就给他们送去。省得一天到晚的还得看着他们。”
“慢!大黑狗站起身,拦住黑花猫,天霸,我跟你爸你妈可不是一天的交情。从前,他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过我,当然我也没少贴补过他们,这回你妈,把你和地霸梅花豹托付给我,是看上了这个采石场。黑熊从这儿干不长,到时候,这个采石场说不定就是咱们的。小白兔和我不管咋说,在一个主人身边生活过,往后还得……”
“快算了吧!一提起这事,我就恨得他咬牙切齿。从前要不是他们,在男主人面前告我爸的状,我老爸能让他们活剥了皮吗?喵!我今儿个就替我父亲报仇,剥了他的皮!说着从身上拔出刀,就要动手,被大黑狗给拦住了。”
“站住!你们这是咋啦?啊?大黑狗把牙一龇,你们越来越不听话了,那么多弟兄,我为啥今儿个晚上只留下你们哪!啊!你们咋就不好好想想呢?”
“想啥?今儿个为了您,我们连庆功酒都没喝上。天霸翻着白眼退到一边,因为这两只兔子,黑熊老板都没让您去赴宴。”
“行啦!不就是一顿饭嘛,明儿个早起我请你们。”大黑狗冲他们摆了摆手,去去去,到西屋睡会儿觉去,甭从这儿跟我穷矫情啦!天霸摇了摇尾巴,没有办法,只好听跟着地霸进了西屋。
窗户外边的小珍珠瞧到这儿,心想,这大黑狗还有点良心,我小花姐的饽饽没白给他吃。小珍珠见屋里只剩下大黑狗了,便轻轻地拍了拍窗户,小声地喊:“狗大哥!狗大哥!”
“嗯,谁?谁在外边?”大黑狗走到窗跟前问。
是我呀?小珍珠!
啥,小珍珠,大黑狗简直不相信自个儿的耳朵,因为他听说小珍珠在冲出城堡的那天,被男主人捉住摔死了。怎么他……大黑狗使劲掏了换耳朵,从屋里出来,小珍珠,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狗大哥!小珍珠从窗台飞到大黑狗的肩膀上,狗大哥!是我呀!
“我……我不是做梦吧?大黑狗轻轻的把小珍珠从肩上拿下来,放在手心,哎呀!真是你呀!小珍珠!你这是从儿来呀?”
“小声点,狗大哥!小珍珠朝西屋看了看,狗大哥,这事咱们以后再叙,这会儿最当紧的事,救出小白兔!”
“救小兔!就你……大黑狗往四处瞧了瞧,一个劲儿地摇头”。
“咳!小珍珠跳到大黑狗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大黑狗听了点了点头。”
不是我老黑夸口,今儿个晚上我就有这个意思。想趁黑熊他们庆功喝酒之时,把小白兔和五黄救出去。可小白免他不相信我,再加上那两只猫,弄得我一点辙都没有,这回好了,有你们,我就不怕了。
“那好!快领我去见小白兔!”
小珍珠跟着大黑狗来到东屋,见小白兔和五黄都被反绑在桌子腿儿上。大黑狗走过去,给小白兔 松开绳子,小白兔,你瞅谁来了。
“小珍珠!小白兔一下子愣住了,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能在这里与小珍珠相见,等小珍珠跳到他跟前,才伸开双臂把小珍珠紧紧的搂在怀里。小珍珠!小白兔哭了。”
“白兔哥!小珍珠也哭了。”
站在一边的大黑狗,望着眼前的情景,也激动得流下泪来。他拍了拍小白兔,好啦!都甭哭了!大黑狗给五黄解开绳子,五黄这就是小白兔常念叨的小珍珠,他今儿个是来救你们出去的。
“噢,你就是小珍珠,五黄蹦到小珍珠跟前,拉住他的翅膀,你可把我白兔哥想坏了,老在我跟前提起你,这回好啦,你们总算见面了。呆会儿我去找我哥,让他关掉发电机,只要能得到他的帮助,保你们都能从这儿逃出去。”
“我已经跟你哥说好了。小珍珠用翅膀指着头顶的灯说:关掉这里的灯,你哥见灯一灭,就放火烧掉发电机房。到那时,咱们趁乱从南坡爬上去。”
“哦,好!狗大哥你哪?五黄问大黑狗。”
“我……大黑狗嘿瞧了瞧小珍珠,又看了看小白兔,我……”
“狗大哥!只要你乐意,咱们一块去绿色乐园”小白兔说。
嗯!大黑狗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拉了东屋的灯,咱们走吧!
“慢着!突然,天霸和地霸手里握着劈啪作响的电棒,从西屋跳了出来,想走,没那么容易!你快去报告黑熊老板,就说有人要破坏发电机房。”
“是!”
站住!大黑狗一见小珍珠,高兴得早把这两只猫忘到一边,等他跳出来之后,才机灵一下清醒过来,拦住地霸,等等!他转跳到天霸跟前,你……你们咋一点情面都不讲,给我点面子,行不行?
“哈哈哈……狗大叔哇,狗大叔!”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有这心思,只不过我是看在我老爸的份上,才没到黑熊老板那告发你。你说我们不讲情面,那好吧!天霸一挥手中的电棒,今儿个,你们谁也甭想截我这儿出去,都给我后退。
“你……”气得大黑狗真想扑上来,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但他望着天霸手里闪着蓝光的电棒,吓得他直往后退,天霸因为他最怕那玩意儿,小时候过于顽皮,当保安的主人,没少用这东西整治他,所以他一见电棒,浑身不由自由地发抖。你……你甭这样,咱们有话好说。
“狗大哥,你不要怕!”小珍珠嗖的一声飞了起来,落在吊灯的灯罩上,用翅膀一指天霸,天霸!我告诉你,你爸罪恶滔天,死有余辜。如果你也走你爸爸的路,必定死路一条。你要是听我的劝,改邪归正,跟我们去绿色乐园,你还是很有前途的。
“哈哈哈……跟你们走,哈哈哈……真是笑话!天霸奸笑着挥起手中的电棒,小东西少多嘴,天霸说着一跃而起,照着吊灯就是一楔,只听哗的一声,吊灯被砸得粉碎,屋内顿时黑了下来。与此同时,门咣的一下开了,从门外闪电般地蹿过来两个黑影,其中一个一步跨到天霸的背后,没等天霸转过身来,他们后脑勺儿重重的挨了一棍。天霸跟喝醉酒似的,左右晃了晃倒下了。”
小珍珠!
山雄哥!鸡骨木,我没事!快截住地霸,别让他跑出去!小珍珠这一嗓子,提醒了蹲在墙角的大黑狗,他霍地站起身,往前一趴,跳到门前,一把揪住地霸的尾巴。地霸喵的一声扭过头,朝着大黑狗的手就是一口。疼的大黑狗嗷嗷的直叫,但他仍死死地拽住不放。气得地霸返过头来又是一口,这下大黑狗可受不了了,松开双手蹦到一边。地霸趁机越出门外,一不小心撞在门前的石头上,被赶上来的鸡骨木劈头一棒,打得地霸连声儿都没吭,一头跌倒在地,再也没爬起来。
“好!站在窗台的小珍珠高兴得直叫。他把山雄介绍给大黑狗,又把大黑狗和小白兔介绍给山雄。”
受伤的大黑狗,捂着还在流血的左手,哎哟!这小猫崽仔,真够狠的,把牙都断在肉里了。大黑狗用嘴把猫牙从手掌上叨出来,扔到一边,哎哟!
“山雄哥,快想法把狗大哥的手包一下,小珍珠瞧了一眼大黑狗的手,鸡骨木快去买灯,给老黄发信号!”
“是!”鸡骨木跑进西屋关了灯,刚要和大黑狗出门,忽然门外传来了喊叫声。
狗大叔,灯怎么灭了。
“嗯,闸……闸盒坏了,我……我这前儿正……正修哪!”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把大黑狗吓了一跳,他探出头,梅花豹见外边是只猫花才松了吃气走出门。有事吗?
黑熊老板,请你去喝酒,先别修了快去吧!我哥他们哪?
你俩早就去了,你先走,我马上就走。大黑狗点头应允着,等梅花豹走了以后,他转身问小珍珠,咋办,我是去还是不去?刚才那只梅花豹是咪珍妮的三儿子,他小时候我见过,没想到都这么大了。小珍珠眨了眨小眼珠儿,狗大哥我看鸡骨木把那瓶酒给狗大哥!狗大哥这瓶里面有胖泉水,你到了那儿,想法让黑熊他们几位把这瓶酒喝了,尤其是那只秃老鹰。记住,你千万甭喝!等他们酒劲儿发作之后,你在离开,到南坡的乱石岗找我们。
那好吧!大黑狗顾虑重重地把酒瓶揣在身上,说心里话,大黑狗他真不想去,因为太危险,一旦事情暴露,他的性命难保。如果他不去,拖住黑熊他们,小珍珠和小白兔他们很难从这里逃脱,大黑狗虽说贪吃,可为了朋友还是很讲义气的。他瞧了眼小白兔,你们可要等我。放心吧!狗大哥!小珍珠握住大黑狗的手,能不能把那几个坏蛋牵扯住,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包……包在我身上!”好,诸位多保重!大黑狗说完转身走了。
站在门前的鸡骨木,望着大黑狗的背影,对走到跟前的小珍珠说:“我真担心狗大哥,他能返回来吗?”
咳!甭管他了,咱们快顺原路返回!
等等,小白兔拦住小珍珠,这里的矿工,是黑熊们诱骗来的。他们强迫民工为他们做苦工,每个民工都遭到非人的虐待,我们不能撇下他们,一走了之。
“对!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轰。干脆把他们全放出来算了,省得他们在这儿受罪。”山雄眨了眨眼说。
“你说的容易,一到晚上工棚们门都锁上了,再说还有几个看守看着,尤其那只梅花豹,鸡骨木把手中的棍子戳在地上,闹不好,连咱们都跑不出去。”
别着急,让我想想,小珍珠拍了拍脑门儿,鸡骨木你有打火机吗?
“有,干甚?”
“放火!”
“放火!”鸡骨木掏出打火机,噢,我明白了,你想放火烧毁巡逻队队部。把那几个看守引过来,然后咱们在……
“对!”
鸡骨木二话没说,转身进屋点着所有窗帘,转眼间,屋内火冲天。等鸡骨木从屋内跑出来时,工棚那边已经有人发现了,不好啦!队部着火啦!快去救火呀!霎时间,整个葫芦谷乱作一团,等小珍珠他们跑到工栅跟前时,突然,从山谷那边传来了喊杀声。冲啊!杀呀!冬……哗……战鼓声,刀枪剑戟碰撞声,人喊马嘶声,响成一片。这意想不到的声响,把小珍珠他们都懵了。
“这……这是什么声音?”小珍珠扑棱了下翅膀钻到山雄的翅膀底下。
“别害怕!这……这地方一到春天秋后,就会出现这种怪声。可我还是头一回听到。山雄仰望着山谷,听我爷爷说,这葫芦谷是个古战场, 一到后半夜,成千上万的鬼魂跳出来一起呐喊,听说还吃人哪!”
啊?那你们还不快去砸锁!小珍珠从山雄翅膀底下钻出来,快……快去!山雄哥你……你留下。
小白兔、五黄和鸡骨木,从地上捡起石头,走到工栅门前,丁零当啷,不一会儿便把三个门都砸开了。民工们推工门,跟潮水似的从屋里涌出来。小珍珠趁机飞上屋顶,扯开嗓子大叫起来,民工弟兄们,快跑哇!此谷闹鬼啦,饿鬼见啥吃啥!快跑哇!落在后面就没命啦!
小珍珠这么一喊,再加上时有时无的战鼓声喊杀声,民工们全吓得蒙头转向,到处乱蹿。但大多数还是朝葫芦口冲了过去。小珍珠他们也随着黑压压的人群朝西南跑去,当他们到达发电机房时,冷不丁从机房屋顶,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紧接着葫芦谷四周探照灯,刷的一下全亮了,整个葫芦谷立刻亮如白昼。
“嗯?咋回来?老黄他……”小珍珠惊愕地站住了。这时,一群巡逻兵朝葫芦口方向奔去。东面还有十来个打手,手里拿着棍棒,吵吵嚷嚷的朝发电机房走来。急得小珍珠直跺脚,山雄哥,情况不好,你快领小白兔他俩先走,我和鸡骨木去买灯!不然那些民工一个也逃不掉!
还是你们先走吧!我留下!五黄跳出来说。
“别罗嗦啦!我们会儿,你们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鸡骨木朝五黄挥了下翅膀,跟着小珍珠飞到发电机房跟前,顺窗户往里一瞧,坏了,白尾狐正跟几名打手,站在配电箱中前欧打老黄。老黄已被打的浑身是血,但他仍挣扎着站起来,关掉警报器。白尾孤见了飞起一脚,踢得老黄满口吐血,直撅撅的躺在地上。白尾狐还不罢休,又揪住老黄的耳朵,恶狠狠的说:“你小子想耍我,起来!你跟那两只褐马鸡说的话,我在外边全听见了。我已经报告了熊老板,熊老板布下了天罗地网,五黄他们几个,休想从这儿逃出去。白尾狐把老黄的头,使劲儿磕在地上,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
“住手!窗外的鸡骨木,再也看不下去了,他砰的一下破窗而入,一步跨到白尾狐跟前,抡起手中的棍子,劈头朝白尾狐打了下去。没想到狡诈的白尾狐,把脖一缩,一个鹞子翻身,跳到鸡骨木的背后反手一掌把鸡骨木打倒在地,给我绑了!”
这下可急坏了小珍珠,他怒气冲冲的指着白尾狐说:“狗狐狸!你这个坏蛋!快点放了鸡骨木和老黄,不然的话,我鵮掉你的眼珠子,当球踢!”
哈哈哈!白尾狐翘起蓬松的白尾巴,用舌头舔尾巴尖儿,瞧了一眼小珍珠,真对不起!我今儿个没有带放大镜,实在是瞧不见你呀!哈哈哈,小珍珠瞪着两只发红的小眼,蓦地一抖翅膀,对准狐狸的眼晴,直冲过去……
这时候,趴在地上的老黄,看到眼前的一切,他好象明白了什么,他拖着伤腿,爬到发电机旁边汽油桶跟前,用力推倒在地。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看了一眼离他不远的鸡骨木,他又犹豫了。
“老黄!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火呀!”鸡骨木扭着脖子朝他喊。
鸡骨木的喊声,激怒了白尾狐,他闪过小珍珠,跳到老黄跟前,刚要伸手夺老黄的手里的打火机,没料想老黄把牙关一咬,咔嚓一下,打着了打为机,就听轰的一声,发电机房立刻变成一片火海。
老黄——鸡骨木——小珍珠被热浪掀到空中,刹那间,葫芦谷四周的探照灯全灭了,只有发电机房的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南坡上面的山雄嫂和紫娟花花,她们已把小白兔和五黄,从葫芦下面拉了上来,没多大的工夫,山雄也从底下飞上来。这前儿就剩小珍珠,可他们等了半天,也不见小珍珠飞上来,急得小白兔要顺绳子下去找小珍珠,被山雄和小雄嫂拉住了,死活不让他下去。又过了一会儿,小珍珠才气喘吁吁地从下面飞上来。小白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珍珠,鸡骨木和老黄他们哪?”小白兔蹦到小珍珠跟前问,哎,你倒说话呀!
“他们……小珍珠叹了一口气,唉!他们……”小珍珠看了看山雄和山雄嫂,又瞧了瞧五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哥!五黄悲愤地跑到山谷跟前,拍着身边的石头,痛哭失声。哥哥——”
“好了,甭哭了!”山雄走到五黄跟前,指了指幽深的山谷,你看有多少无辜的矿工趁黑,逃离虎口。为了他们,你哥哥死得值,咱们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呀!
嗯!五黄抹了下眼泪,扭过头,哎,小珍珠,狗大哥哪!
我找了他一圈了,也没见他的影子,小珍珠站在一块石头上,我看不用等他了,把绳子留给狗大哥,他会找到咱们的。
“那好吧!山雄嫂掏出手绢擦了擦眼泪,把绳子头儿栓在一棵小松树上,天快亮了,咱们走吧!”
 导航:[上一篇下一篇] - [返回]
[本主题共0回复 | 每页显示30回复]

按用户名:    按标题:   按内容:       包括所有回复
【首页】→ 【影视】→ 回复:[原创] 小弓山奇遇记(二)
帖子标题:
    未登录!    

帖子内容:

UBB功能:×
匿名发表:×
会员专区:×
文件上传:×
 

风格选择:极速  古韵  宽屏  大字  |  图示说明:·24小时新发主题 ·最近被编辑的主题 ·超过24小时普通主题
页面执行时间:46.875毫秒 | 在线:6 今日:118 合计:5492121